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大药天香 107 第 107 章

穿越 zblog 2018-07-28 96 次浏览 0个评论

    大婚前三天,绣春送明敏回了朝馆。回来后,听门房说殿下方回不久,心中一喜,急忙朝里去。还没进屋,就听见里头传出他父女嘀嘀咕咕的说话声。

    “爹爹,我踩得好不好?”

    “好。乖女儿,再用力,使劲踩——”

    “我踩——我踩——”

    一阵嗨哟嗨哟声中,绣春推门而入,看见萧琅和衣闭目趴在小憩用的那张贵妃榻上,女儿正赤足挽起裤脚,用力在他背上踩来踩去。

    他父女二人经常玩这种踩背解乏游戏,绣春早见惯不怪了,正要过去,榻上的萧琅听到开门声,睁眼见她进来了,一喜,一时竟忘了还在自己背上替自己踩背踩得专心致意的女儿,微微抬了□体,萧齐儿打了个脚绊,整个人失了平衡,喝醉酒了般地晃了两下,便从萧琅背上倒栽葱地摔了下来。

    贵妃榻一边没有围屏,她人圆滚滚的,摔到榻边了,哪里还止得住势,继续飞快往下滚,夫妇二人还来不及出手扶住她时,便听吧唧一声,萧齐儿已经脸朝下,跟只小青蛙般的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榻前的地上铺了张地衣。但听方才那一声响动,估计摔得还不轻,绣春哎呀了一声,那个施作俑者的爹,这才终于发现不对,慌忙一骨碌从榻上爬了起来,俯身要抱起她,口中忙不迭道:“齐儿你疼不疼?疼不疼?”

    地上的萧齐儿蠕了下手脚,自己翻身坐了起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委屈地回头看了眼自己的那个爹,朝着已经跑到了跟前的绣春扁起了嘴巴,道:“娘,我帮爹爹踩背,爹爹不听话,动来动去的,我摔下来了,好疼……”

    绣春白了眼诚惶诚恐的魏王殿下,抱了萧齐儿起来,一边替她揉着手脚掌,一边道:“娘也瞧见了,确实是是你爹不听话。娘等下就帮你出气。”

    萧齐儿急忙从她手上挣脱了出去,抱住了自己父亲的腿,使劲摇头,“不要。我不疼了。娘你不要欺负爹爹!”

    “听见了没,齐儿都说你欺负我!”

    魏王殿下摔了女儿,还被女儿这样护着,心里那叫一个甜蜜,忍不住得意起来,借机朝着绣春撒娇,见她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忙见好就收,抱起了萧齐儿,心疼地替她吹着手脚,“都是爹不好,下回再也不乱动了。”

    绣春叫了兰香来,带了女儿下去,自己服侍丈夫换衣衫,问了几句他前些时日在外的情况后,自然便说到了礼部正在准备的唐王婚事。

    “你二哥到底什么时候才回?”

    绣春问这话的时候,略微有些不满。

    还剩三天就是大婚之日了,唐王萧曜却还是没归京,北庭那边的事再忙,也不至于会忙成这样吧?明敏在自家的这些天里,绣春一直很小心,一次也没在她跟前提唐王萧曜,更不让她知道这事儿,生怕她会有想法。只是等她回了朝馆,恐怕就难说了。

    千里迢迢来嫁人,那个丈夫却摆明了对这桩婚事不大上心的样子,再通达的女子,心里想必也会不痛快。

    萧琅看出了她的不快,苦笑了下,忙替自己的兄弟遮掩:“他不是伤势刚好没多会儿吗?再说了,最近北庭那边,确实事也多……你放心,这婚事关系两国邦交,他也不是没谱的人,一定会赶上婚期的,绝不会耽误。”

    绣春哼了声,“要不是她帮了大忙,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伤好。不说谢就罢了,倒显得人家女孩儿上赶着想嫁似的……”

    萧琅一怔,看向自己的妻子,“什么?”

    绣春没好气地道:“没什么,你们萧家兄弟都不是善茬儿。”

    她早就看出来了,这女孩儿并不想当唐王王妃,只是身不由己。她本来对唐王也没什么意见,但现在和这女孩儿处出了感情,喜欢这个颇有见地的年轻姑娘,想到她往后嫁入唐王府可能要面临的困境,心里的天平自然就往她那边倾斜了。

    萧琅见妻子迁怒自己,赶紧转移话题,当没听到,改成亲她一口,然后笑眯眯道:“春儿,我在外头一直都在想你,你在家,有没有想我?”

    绣春道:“你是怪我一直欺负你,这才记着不忘的吧?”

    萧琅哈哈笑道:“我刚才说错话了。不是你欺负我,是我一直欺负你才对……”不由分说,伸手一把抱起了她,将她放在了床榻之上,随手扯落帐子,自己便跟着压了下去。

    绣春念着两人分开已经有些时日了,虽是大白天的,也不忍真拒绝他,在他身下随意挣扎了几下也就完了,随他解了衣衫,两人抱住滚起了床单,也不知道滚了多久,正胡天胡帝着,忽然听到外头传来女儿拍门的声音,这才被惊醒,慌里慌张地要推开他起身。

    魏王殿下目中还带着明显欲求不满的暗浊之色,压下她不放。

    “爹爹,娘——开门,你们在干什么——”

    外头那小丫头奶水吃足,扯着大嗓门喊个不停,门拍得更加啪啪有声,边上又传来奶娘哄她走的低低说话声。

    绣春脸愈发热了,使劲推他,催促道:“快些,别让奶娘丫头她们暗地里笑话……”

    萧琅凝视着她,伸手抚了下她泛着红晕的一边玉颊,凑到她耳畔低声道:“要我现在放了你,晚上你要怎么样?”

    “都随你!”

    她现在只想快点脱身。要不然,等下恐怕阖府的丫头婆子又都知道她这会儿在干什么事了。

    萧琅这才满意地从她身上翻了下来,笑眯眯道:“是你自己说随我的。到时候可别又说我欺负你——”

    绣春捶了他一下,急忙找到自己方才被他扯剥下来的衣衫穿回去,又催促他也赶紧起了身,俩人相互帮着对着整理了衣衫头发,见没什么异样了,绣春过去开门,萧齐儿冲了进来,后头跟着一脸尴尬之色的奶娘等人。

    萧齐儿仰着脸道:“爹爹,娘,你们怎的不开门?齐儿的手都拍痛了……”摊开掌心,果然有些发红了。

    奶娘急忙解释:“方才想抱小郡主去玩的,只她定要过来找你们……”声音渐渐轻了下来,显见是知道打扰了外出刚归的王爷的好事,心中有些不安。

    女儿的脾气原本就有些强,想干什么,便要得依从,加上被萧琅爹和那个半大堂兄萧羚儿一起给宠上了天,愈发没边了,除非是她这个做娘的出声喝止,否则谁也拦不了她。

    萧琅已经过去,弯腰抱起了萧齐儿,吹吹她手心,道:“齐儿,爹今天有空,带你去逛下。”

    萧齐儿听到要和父亲去玩,不顾还红着的掌心,拍手欢呼。萧琅含笑看了眼妻子,托着女儿出去了。

    ~~

    三天之后,唐王萧曜迎娶来自贺兰山下的明敏公主。这场筹备了许久的特殊婚礼,成为整个上京瞩目的焦点。

    大婚典礼进行得十分顺利,两国观礼的高官与宾客无不满意,随后举行盛大婚宴,席间推杯换盏,昨天才刚赶回上京梅开二度的新郎官,可没上次他弟弟成亲时那么好运,灌了不少的酒,直到脚步开始略微踉跄,这才终于得以脱身,一身酒气地被送入了新房。

    进去之后,他顺手关了门,转过身,原本带了几分醉意的眼眸立刻便恢复了清明,看向那个此刻正端坐在床榻边等着自己的新娘。

    她是异族人,但嫁给自己,所以这场婚礼,也是按照南朝的习俗来进行的。唯一的特殊之处,大约就是她的装扮了。她并不是他习惯了的女子打扮,而是头戴璎珞宝冠,身穿属于她的繁复华丽的新娘礼服。

    进行合卺之礼的时候,他承认,揭开她盖头的一刻,他有过短暂的惊艳之感。但这种惊艳,很快就被另种感觉所代替了。

    他的这个新娘,似乎对他这个丈夫并不怎么满意。

    揭开她盖头,她抬眼望向他的时候,他对上了一双异常明亮的漂亮眼眸,但在这双眼眸里,他见不到应该有的恭顺和谦柔。那双眼睛里,有的只是戒备和不满。显然,她在极力隐藏这种情绪,但他还是一眼便抓到了她当时的情绪。

    到了这一刻,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或者说,除了对他的戒备和不满,他现在也明显感觉到了来自于她的紧张和恐惧。

    她坐在那里,双手搭在膝上,紧紧捏在一起,肩背挺得笔直,而上身却下意识地微微前倾——这是随时准备起身逃离的身体自然反应。

    对自己这个小新娘在洞房里的这种反应,唐王殿下自然不会觉得有多高兴,但也没觉得不快。可以想象,这个年纪小了他许多的贺兰公主,应该也不是自己愿意嫁他的。

    就和他的情况差不多。

    ~~

    对于唐王殿下来说,在他过去这数十年的生涯里,能让他记念住的女人,不多,当然也不算少,有两个。

    第一个,就是给他生了萧羚儿的元配王妃。那也是一桩经由他父皇定下的联姻。成婚的时候,他还很年轻。

    她是个尽职的王妃,因为过于尽职,加上性子方正、拘谨,所以他对她谈不上有多喜欢,但还算敬重。随后几年里,在他身边的女人,除了她,就只有一个她带来的随嫁侍女。婚后,他常常经年在北庭,而王妃则需要留在上京的王府中打理门庭。他和她这样长久分离、偶尔聚首几年之后,她便撇下当时才不过四五岁的萧羚儿,不幸病故了。

    她的不幸故去,让他有些难过,但渐渐也就淡去了,现在想起来,也就如同失去了一位值得纪念的家人一般。

    他生命里,第二个让他记住的女人,便是陈绣春,那个他现在的弟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发现自己竟似渐渐被她吸引,有事没事总会想起她,甚至希望能时常和她一起,看到她,就会觉得心情愉悦。

    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对这个女子动心了。加上萧羚儿,这个一度曾让他想起来就觉头疼的儿子,对她似乎也服管教,这是非常难得的好事,所以他当即就决定,要把她娶过来。不止是为自己,也为了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刚出手,立刻就碰了个壁——原来她竟已经和自己的三弟情投意合了。

    清楚这一点的时候,说不遗憾,那自然是假话。如果他再年轻十岁,他也可能会再去争一争,毕竟,第一次对一个女子上心到了入梦的地步。但他毕竟已经不是毛头小伙子了。自然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而与自己兄弟生出龌鹾。所以立刻,他便断了念头,转身去了。

    然后就是去年,他人还在北庭,忽然接到了来自于他兄弟的一封信,问他是否愿意接受这门亲事。

    他没想着要娶,且觉得那个贺兰公主,未必适合自己。但当时出了这件事,朝廷中人一致认为他就是最佳人选,应该娶,齐齐把这事安在了他的头上。而他的这座王府里,长久以来,正好也缺一个王妃,他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可以拒绝,所以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

    这个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小新娘,似乎和自己原先想象中的有些不同。他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算不上高兴,但也算不上有多失望。但既然已经娶了,他决定还是好好和她处下去。毕竟,自己年纪大她不少,而且听太医林奇说,他的毒伤最后能痊愈,也离不开这个异族公主的帮助,所以有些地方,能包容的话,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包容一下。

    他想妥了,便试着尽量朝显得还十分紧张的她挤出丝笑,然后朝她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bobhong扔了一颗地雷

    碧波琉璃扔了一颗地雷

    若相惜扔了一颗地雷

    看到有读者问番外长度,不会很长,计划就写昨天提到过的两个故事。这是第一个关于唐王府的,明天再一章就完了。

    第二个魏王府鸡飞狗跳嫁女儿的番外,大概也和这个长度差不多。完了,就开新文。

    

已有 96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