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65.第 65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56 次浏览 0个评论

    第六十五章

    孟清苑望着严枫, 见对方还有点儿懵的模样, 估摸着她应该对孩子们之间的事情,还不如自己了解的多。

    所以她有些歉意地说;“应该是我们主动约你们吃饭的。只是没想到在这里先碰上了。”

    严枫这会儿确实挺懵的, 不过她也是见惯大场面的。

    当即轻笑道:“缘分来了, 挡都挡不住。”

    孟清苑没有久留,她也只是过来跟严枫打个招呼而已,毕竟这是儿子未来丈母娘。

    等她离开之后, 严枫站在原地转头看向蔚蓝。

    她皱起眉头, 半晌,问道:“这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呗。”蔚蓝无奈道。

    严枫不由有些薄怒,她低声说:“之前我问你, 你说什么来着,他父亲在政府工作?”

    “对啊,不就是在政府部门工作。”

    严枫被她气得,翻了下眼睛, 薄怒道:“这两个能算一个意思?”

    蔚蓝转头望着她, 严枫知道她心底想着什么呢。她也不客气, 干脆说道:“你爸爸和我把你们精心培养到如今, 难道就是为了让你随便被人骗走吗?别说咱们这样子的家庭, 就是寻常家庭精心培养出来的女儿, 父母不也要对未来女婿挑剔一番。”

    这话太过世俗,有点儿不像严枫这样的贵妇人会说的话, 以至于蔚蓝在严枫说完之后, 许久都没缓过神。

    最后, 她笑着摇头,轻声说:“这还真不像您会说的话。”

    严枫倒是没在意她说,只是轻轻呵笑了一声,“觉得我这话俗气是吧。蔚蓝,不管再如何淡泊的父母在孩子婚事上都会这样。两个人在一块,可不是几句甜言蜜语就能过下去的。”

    显然孟清苑的出现,让严枫对秦陆焯的态度一下有所缓和。

    现实,但是社会就是这般。

    蔚蓝点头,正好把孟清苑邀请她周末去秦家做客的事情说了出来。

    严枫没算太吃惊,只是说:“我说你怎么有空跟我逛街,果然无事献殷勤,准没好事。”

    蔚蓝这下被戳破,也觉得有点儿理亏。

    她望着严枫,语气格外柔软地说:“那下次您要是还想逛街,就给我打电话?”

    严枫没跟她客气,居然应下了。

    等晚上回去之后,蔚蓝把今天陪严枫逛街,遇到孟清苑的事情告诉了秦陆焯。待说完,她望着秦陆焯,估摸着才说道:“是不是我妈妈挺势利的?”

    秦陆焯挑眉。

    蔚蓝定定地看着他,“之前不知道你家世的时候,她还挺反对的。今天她就同意,我去拜访你父母。”

    她知道秦陆焯的性格,这些弯弯道道他自己不在意。

    但是严枫态度转变,确实是他家世缘故。她不想骗他,干脆说清楚。

    半晌,秦陆焯说:“以后我如果生了女儿,她交了男朋友的话,我大概会把对方祖上三代都查个一清二楚。”

    结果想了下,他突然又摇头:“不对,我大概会想打断那小子的狗腿。”

    蔚蓝朝他瞧过去,见他神色挺认真。

    她点点头:“你在暗示让我爸爸来打断你的腿?”

    “要是他同意让我娶你,打断腿又怎么样。”

    这次他神色是真认真,蔚蓝一瞧,摇摇头笑道:“我姐夫当初和我姐结婚的时候,我爸爸也没打断他的腿。所以你别担心。”

    “况且,还有我在呢。”

    她乌眸直直地望向秦陆焯,柔美的脸颊上带着清浅笑意。

    原本两人靠在一块闲聊,偏偏蔚蓝这个表情,竟是勾出了秦陆焯心底的那团火。

    他不是吃素的,只是之前受伤,出院的时候,医生又特别叮嘱过。蔚蓝算是严格遵循医嘱,就算两人躺在一张床上,也是盖着被子纯睡觉。

    原本秦陆焯没打算做什么。

    结果蔚蓝抬眸朝他望的时候,他忽而觉得她眼睛像是带着钩子。

    他低头寻着她的唇,毫不犹豫地衔住,肆意亲吻。

    蔚蓝往后躲,却被他禁锢着。

    唇舌交缠,他像是有意的,不给她喘息的机会,舌尖勾着她,一点点,没一会,蔚蓝身体软了下去,眼睛轻闭着,长睫不停地颤抖。

    房间内因为有暖气,两人都是穿着家居衣服,不厚。

    直到秦陆焯的手掌掀起她衣裳的下摆,大手贴在她柔嫩的后背肌肤时,蔚蓝这才觉出不对劲。

    她用力地想要推开他。

    待唇舌稍分开些,她低声说:“不行,医生说……”

    “行不行,我说了算。医生懂什么。”他轻咬了蔚蓝的唇,没用力,只有轻微刺痛。

    蔚蓝不动声色,谁知后背上的那只手开始游移,慢慢往上。她穿着的家居服,宽松,他手掌没一会就贴到她内衣后面按扣上。

    蔚蓝朝他望过去。

    按住他的另外一只手,不许他再乱动弹。

    谁知她刚伸手按着他的手,就觉得胸口一松,竟是内衣后面的扣子被解开了。秦陆焯单手解的。

    她愕然了下,就见面前的男人,咬着她的唇。

    低声说:“我说了,行不行,我说了算。”

    秦陆焯翻身,将她压住,这次蔚蓝是彻底逃不了了。

    一室旖旎,暖香四溢。

    等隔天醒来的时候,蔚蓝觉得自己身上像是被碾压过了,手臂重得犹如千斤。某人禁欲太久,像是要从她身上找补回什么似得,弄得她到半夜才睡觉。

    卧室里,窗帘拉得严实,外面一丝阳光都透不进来。

    蔚蓝揉了下眼睛,伸手去捞放在床头的手机。等看到时间停留十点半的时候,她先是闭了闭眼睛,随后猛然睁开。

    她起床的时候,秦陆焯大概是听到动静,推门进来。

    他还挺意外地,问道:“不再多睡一会儿?”

    “还睡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今天要去你家里的。”蔚蓝有些着急,随手撩了下自己的头发,刚起床,长发凌乱地很。

    秦陆焯走过来,坐在床边,按着她,低声笑道:“没事,你要是累,我们晚上过去也行。”

    “这怎么可以。”她瞪了他一眼,回头等孟清苑问起来,难道她要说因为自己中午睡过了头。

    蔚蓝一向生活作息规律,平时就算周末,早上七点半也必然会起床。

    偏偏今天,因为昨晚的闹腾,居然一下睡过了头。

    秦陆焯站在一旁,瞧着她站在柜子前面挑选衣服。既然是去秦陆焯家,打扮自然不用像平时上班那样冷淡成熟。她托着腮,在柜子前面站了半天不动弹。

    直到秦陆焯在往后,声音清浅地问;“随便穿一件吧。”

    “那怎么能行?”蔚蓝皱眉。

    她本身不是特别钻牛角尖的人,只不过这是第一次去秦陆焯家里。她也难免会有想给他父母留下好印象的想法。

    秦陆焯站起来,原本双手插在兜里,走到衣柜前面,倒是伸出一只手,挑了件连衣裙。

    款式很简单,束腰长裙。

    不过蔚蓝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即便这款式不算太出挑,但也绝对不会出错。

    蔚蓝皱眉,轻声问:“会不会太普通?”

    “你是去见我父母,又不是去选美。”秦陆焯笑了。

    蔚蓝朝他瞪了一眼,后来想想,长辈的审美大概都是简洁大方,所以接过秦陆焯手中的裙子,便要换衣服。

    谁知旁边的人站着却一点儿意识都没有。

    她朝他望了一眼,直到最后,直接推着他,“我要换衣服了。”

    男人轻嗤了下,低笑道:“矫情了。”

    蔚蓝毫不犹豫地开门,将人推了出去。这才转身去换衣服。

    出门的时候,蔚蓝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二十,她也算是紧赶慢赶着,她有些担心地问道;“会不会太晚?”

    “没事,我已经打电话说过了。我说我公司有点儿事情要处理,晚点儿过去吃饭。”

    听他这么说,蔚蓝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一路上她没怎么说话,等车子在大门口停下,她看着岗哨给秦陆焯的车行礼的时候,整个人一下子在车背上坐直了。

    秦陆焯余光瞥见她动作,转头见她神色紧张。

    于是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伸过来抓住她手掌,低声问道:“紧张了?”

    蔚蓝抿嘴,最后点点头。

    “就是吃个饭而已。”他说。

    蔚蓝:“我知道。”

    知道是一回事,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又是一回事。

    她倒是试图拿出平时面对咨询者时候,那股淡定优雅的姿态,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做了心理预示。总算在下车的时候,心情平复了下来,脸上的神色也放松了不少。

    秦陆焯瞧着,暗觉得好笑,低声问道:“做好心理建设了?”

    见他这时候还有心情笑话自己,蔚蓝瞪了他一眼。

    好在这是他家门口,蔚蓝怕待会有人从里面出来,只是瞪了他一眼。却不想秦陆焯直接伸出手,握着她的手掌,拉着她往前走的时候,低声说:“怕什么,我给你撑腰。”

    他们踏进秦家的时候,蔚蓝还在想着这句话。

    她进屋的时候,还是觉得心咯噔一下。秦家不算小,二楼的房子,据说这是秦陆焯爷爷住的地方,只是他老人家最近不在北京,太冷,空气又不好,所以去南方修养了。

    他们一进门,孟清苑就听见了动静。

    她从客厅走出来,看见他们,笑道:“刚才听到门口车子的声音,就想着是不是你们回来了。”

    她用的是回来了,这三个字,温柔又体贴,似是一下熨贴着蔚蓝的心。

    蔚蓝冲着孟清苑点头,“阿姨,您好。”

    家里的阿姨把早就准备好的拖鞋递给他们,拖鞋都是新的,一粉一蓝。

    瞧着还是一对儿的。

    这样细节处的贴心,蔚蓝是真的不紧张了。

    孟清苑领着他们到客厅,吩咐保姆端茶上水果,轻笑道:“我去叫陆焯爸爸。”

    临走的时候,孟清苑特地朝蔚蓝眨了下眼睛,低声说:“其实他一早就盼着你们来呢,就是端着架子。”

    蔚蓝一愣。

    孟清苑已经走了。

    没一会,保姆把茶水先端了上来,蔚蓝说了声谢谢,双手接过。保姆年轻不算轻,大概四十来岁,笑着说道;“小姐先喝茶,待会就吃午饭了。”

    蔚蓝冲着对方笑了笑。

    她刚笑完,就听到楼梯上传来哒哒声音,脚步挺沉,是男人的。

    等脚步声渐近,她起身站了起来。秦陆焯跟着她一块站起来,刚低头想跟她说话,就听到一个挺威严地声音地说:“回来了。”

    这是蔚蓝第一次见到秦克江。

    怎么说呢,她抬头的一瞬间,就觉得这对父子还真是亲父子。就是那种站在一块,都不用别人说什么,长相、神色就已经出卖了他们是亲父子的事实。

    她突然想起秦亦臣。

    与其说是秦家的兄弟两人长得像,倒不如说是秦亦臣也像他父亲。

    秦克江表情淡定从容,说话气度更是十足,跟蔚蓝打招呼的时候,目光与她对视,倒是不见威严,反而透着一份亲和。

    这份难得的亲和,自然是对着蔚蓝的。

    因为他冲着秦陆焯看过去的时候,眼神显得有些严厉。

    秦克江请她在沙发上坐下,秦陆焯大咧咧地在旁边坐下。好在秦克江瞧见了,也只是淡淡扫了一眼。

    孟清苑去厨房看看午饭准备的情况,客厅只留下他们三人。

    好在秦克江只是让蔚蓝喝茶,问了问她工作的情况,并未对她刨根问底。

    过了几分钟,孟清苑笑着说:“午饭差不多可以吃了。”

    秦克江先站了起来,蔚蓝跟着站起来,准备前往餐厅。谁知刚转身,门口就传来砰地一声响动,然后一声清楚地,我艹。

    孟清苑诧异地瞧过去,就见秦亦臣穿着鞋子直接进来,一脸嫌弃:“咱们家这门怎么回事,差点儿撞着我。”

    “你别把门撞坏了就行。”秦克江一见是小儿子,脸色登时拉了下来,没好气地说。

    秦亦臣撇嘴,眼睛在蔚蓝身上打量了一番。

    他转身就往楼上走,秦克江立即喊道:“吃午饭了,你干嘛去?”

    “困,睡觉。”

    他头也不回。

    秦克江脸色一冷,呵斥道;“回来。”

    别说,秦亦臣还真的转身了,秦克江脸色略难看的说:“你当家里是宾馆吗?一回来就是睡觉,没看见有人在,连招呼都不打一个。今天是你哥哥第一次带女朋友回来,你给我一起过来吃饭。”

    秦亦臣转身,脸上挂着坏笑。

    他朝蔚蓝打量了一番,低声说:“怎么,我是不是还得叫她大嫂?”

    他这话说的不无讽刺。

    蔚蓝知道,他话虽然对着自己说的,不过态度却不是冲着自己。

    也不生气。

    谁知,他刚说完,身边的秦陆焯突然大步上前,转眼就走到秦亦臣面前。两人个子差不多高,只是秦陆焯眼睛直勾勾地瞧着他,“还记得我上回说的话吗?”

    秦亦臣没说话。

    直到秦陆焯甩了下下巴,“上楼洗澡去,然后下来吃饭。”

    他声音低沉,透着一股压迫。

    秦亦臣哼了声,转身,还真的上楼。秦克江不放心,追问道:“你干嘛去?”

    “洗澡,然后下来吃饭啊。”秦亦臣满满的不耐烦。

    秦克江没想到他这么听话,登时不说了。

    直到秦陆焯走回蔚蓝身边,低声安慰道:“别在意,他就是教训。”

    蔚蓝想起来他进门时,说的那句话,他给她撑腰。

    于是,她压低声音,用只有他们两个能听到的声音说:“有你给我撑腰呢。”

    她才不担心呢。

已有 56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