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66.第 66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55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 防盗时间24小时  秦陆焯冷笑,没说话。

    就在有个人从桌子上拎了个酒瓶, 要冲过来的时候, 从店门口传来一声,“老大。”

    众人回头,就看见十几个穿着黑外套的男人, 堵在门口。

    原本这边气势汹汹准备闹事的几个男人, 一下子脸都白了。

    沈放一见这阵势,哪有不明白的道理。呵,肯定是吃饭的时候, 遇到什么龌蹉。不过老大不是刚跟他们一起过来的,这才几分钟时间,就跟人干上了?

    这不像他性格啊?

    沈放虽然心底这么想着,还是带着一班人进来。

    他眉毛一横, 问道:“老大, 有事儿?”

    秦陆焯斜眼看着对面的几个男人, 问道:“还想惹事吗?”

    蔚蓝站在他旁边, 此时开始认真地打量着他。

    他今天依旧一身黑装扮, 头发又短又黑, 剑眉凌厉,眼窝比一般人深, 显得整个五官都格外立体, 就是薄唇微抿。

    神冷肃地看着对面, 眸子里带着冷意。

    “你们是跟着薛三的?”

    秦陆焯看着几人,淡淡问道。

    这几个人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都是一怔,面面相觑。

    直到秦陆焯面无表情地说:“今天我不为难你们,不过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欺负姑娘,见一次打一次。要是不信,回去问问薛三,秦陆焯说话到底算不算话。”

    秦、陆、焯。

    总算其中脖子上戴着大粗金链子的男人,诧异地看着他,似乎从记忆深处想起了这个名字。

    等这帮闹事的人走了之后,老板见状,赶紧打圆场说道:“诸位,小店小本生意,实在得罪不起刚才那些凶神,还请大家见谅。这样,但凡今晚在小店消费的都打八折。”

    这家烧烤店的生意是真好,要不然也不会这么晚,还这么多人。

    因为楼上有圆桌,所以沈放带来的人都被老板领着去了楼上。

    倒是他们几个,站在一起,居然没人先开口。

    最后,还是蔚蓝看着秦陆焯,说道:“又麻烦你了。”

    又麻烦?其他三人一听,哟,认识啊?

    秦陆焯看着她,漫不经心地说;“知道就好。”

    一点儿面子都没给。

    好在蔚蓝神淡然,没生气。

    沈放心思转了一圈,立即说:“既然是认识的人,那一起坐,大家不介意?”

    温沁和徐佳宁自然没意见,虽然秦陆焯刚才威胁别人的时候,特别社会。可是仔细看他这个人,长得太过英气,姑娘家的多少都有点儿颜控,总觉得长得好看的男人,不会是坏人。

    至于秦陆焯是没来得及阻止沈放,就被他拉下水了。

    温沁点的烧烤已经端上来了,所以他们也没换桌子。

    因为是四人的桌子,徐佳宁和温沁坐在一起。

    沈放直接拉开蔚蓝身边的椅子,说:“老大,你坐这儿。”

    秦陆焯看了他一眼,最后倒是坐下了。

    两拨不算熟的人凑在一块,总有人先开口。秦陆焯就不是那种爱寒暄的性格,蔚蓝性子淡,在朋友中话也少。

    最后,沈放先和温沁她们聊起来。

    温沁对他们身份有点儿好奇,特别是刚才秦陆焯说的话,忍不住问道:“你们真是道上混的?”

    徐佳宁忍不住用脚踢了她一下。

    好在沈放大笑,一点儿不介意地说:“怎么可能,你们想哪儿去了。我们其实是物流公司的,今晚公司有活,所以加完班之后,老大请工人过来吃烧烤。”

    徐佳宁明显松了一口气。

    倒是温沁有些失落,她嘟囔道:“我还以为是真黑帮片呢。”

    ……

    扑哧,坐在秦陆焯身边的蔚蓝,笑了起来。

    她本来就长得好看,只是整个人太静了,这么一笑,众人朝她看过去,竟有种鲜活灵动的俏丽。她皮肤通透,是那种打小就精致水养着的又白又嫩,头顶正好是光源,打在她身上,整个人像是在发着光。

    沈放见秦陆焯也朝蔚蓝看了一眼,心底讶异。

    赶紧解释说:“我们公司叫清源物流,网上搜到我们的官网,你们不信可以搜搜看。”

    温沁有些奇怪地问:“那为什么刚才那几个人一听你们老大的名字就很害怕啊?”

    她说完,有些小心地朝秦陆焯看了一眼。

    这人确实是个大帅比,就是整个人气场太强。

    沈放嘿地笑道:“那是因为我们老大以前是警察,黑社会怕警察,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警察……

    蔚蓝伸手去拿桌子上的一次性纸杯,手肘不小心碰到身边男人的手臂。

    还真有点儿硬。

    沈放见另外两个姑娘脸上的表情,自然是得意,口吻自豪地说:“哥们以前也是当警察的,而且还是刑警。”

    这次连蔚蓝都忍不住看向他,问道:“办命案的?”

    “都有。”沈放说道。

    温沁来了兴致,追问说:“那你们怎么又开公司了?”

    沈放伸手挠了挠后脑勺,不好意思地笑道:“嗨,为人民服务也得吃饭不是。在北京这地界,警察的工资哪辈子能买得房子啊。”

    徐佳宁和温沁都不是北京本地人,对他的话,颇为赞同的点头。

    虽然刚毕业的时候,每个人都壮志满怀,恨不得立即大展一番拳脚,在这个偌大的城市占据一席之地。很快现实的锋利,将他们身上的棱角磨平。当初的那些理想、目标,都成了一缕飘烟,在某个奔波劳累的夜晚,随风而逝。

    只是沈放说完的时候,嘴角的苦涩未褪。

    都说谎话说的多了,连自己都开始相信了。可是这样的理由,即便他再说上一万次,都还是没办法欺骗自己,特别是看着身边的秦陆焯……

    要是老大真是被现实打败的,估计还能比现在更好受些。

    “对了,你们都是做什么的?”沈放问道。

    徐佳宁是学金融的,现在在投行工作。至于温沁,她是个兽医,目前正在宠物医院工作,未来目标自然是开一家自己的宠物医院。

    最后,沈放看向蔚蓝,这姑娘是三人里长得最好看的,也安静。

    不过他有些惋惜地看着秦陆焯和她,两个人话都少,完全摩擦不出火花啊。

    等知道蔚蓝是心理医生之后,一直垂着眼睑,在把玩打火机的男人,总算微抬眼皮,懒洋洋地朝她看了一眼。

    蔚蓝侧头看他,淡笑道:“不像?”

    “嗯,天天闹事进派出所的心理医生,头一次见。”

    秦陆焯讥笑了声,端起面前的纸杯,喝了一口里面的热水。

    蔚蓝盯着他滚动的喉结,这男人连脖子都长得好看,修长又有力道,仰头时,下颚紧绷,处处都透着硬朗。

    沈放很少见自家老大对姑娘这么不客气的,其实喜欢秦陆焯的人不少,只不过他连正眼都不瞧,自然就谈不上有态度。

    所以,不客气的态度也是一种特殊?

    沈放生怕秦陆焯怕人姑娘得罪了,赶紧岔开话题说:“心理医生厉害啊,我记得我还在警队的时候,遇到的专家,个顶个厉害,好像一眼就看能看穿别人。”

    时至今日,沈放都记忆犹新。

    所以他特别好奇地问:“蔚小姐,你是不是也能从这么厉害?”

    蔚蓝没说话,反而是温沁和徐佳宁对视了一眼。

    “要不你分析分析我?就当是消遣。”沈放笑道。

    总算,蔚蓝看向他,表情不明。

    沈放见她这么看自己,以为他说错,刚想说,要是不行就算。

    然后他就听到蔚蓝开口。

    “你以前在警队工作的时候,不是前线队员,工作应该是技术支持。更准确点儿,应该是t方便技术支持。”

    “你有姐姐,或许还不止一个。”

    “你现在还是单身,不过身边应该有暧昧对象。或许是父母介绍的相亲对象,你对她不是很满意,但又碍于父母的面子没有直接拒绝。”

    听到这里,沈放瞪直了眼睛,显得有点儿不敢相信。

    坐在蔚蓝身边的男人,终于再次瞥了她一眼,黑亮眸子里有些玩味的惊诧。

    显然她确实叫他惊讶了。

    沈放:“这些都是你猜的?”

    蔚蓝嘴角上扬:“或许说推测更为合理。”

    温沁得意地看着沈放,说道:“你是没看过蔚蓝在大学里的论文,她回国的时候,她在哈佛的导师极力挽留。”

    早已经领教过蔚蓝这种推理能力的温沁,见有人像自己当初那么呆愣,自然乐不可支。

    蔚蓝转头,视线与身边男人撞上,问他:“想知道?”

    秦陆焯看着她,笑笑,低声说:“愿闻其详。”

    只是他脸上没有别人的好奇,反而越发慵懒。

    有种愿者上钩的姿态。

    “刚才他解释现在公司的时候,下意识就是让我们到网上搜索,说明他更信任网络。他提到公司网站时,语气明显上扬,说明这个官网的建立应该和他有关系。再加上他之前是在警队工作,不难推测他以前应该是做t技术支持。”

    沈放在和她们几个女孩,特别是漂亮女孩接触时,并不显拘束。作为专业是t,又是警校那样男多女少的环境出来,他善于跟女孩打交道,这跟姐姐长大的那些男性,所表现出来的特性,基本一致。

    至于那个相亲对象,是因为他进来后,手机一直放在桌子上,收到三次微信提醒。他却一次都没点开去看,肯定不是工作伙伴,应该是生活上的朋友。但是这个点能给他发信息的,多数是女性。他又不着急看信息,说明这个女性并不是他的女朋友。

    更可能是还在接触中。

    为什么是父母介绍的相亲对象?

    因为他既不看短信,脸上却也没显得不耐烦,说明这个对象的行为还在他的容忍范围中。

    而这种容忍度,多半来自于介绍她的那个人。

    待蔚蓝说完,桌子上一片安静。

    沈放脸上有种难以置信,就他这么几句话,她就能推理这些。

    最重要的是,她全说对了。

    其他人正愣着,蔚蓝倒是想起一件事。

    她转头问:“我的胸针,你看见了吗?”

    一直没开口的秦陆焯,看着蔚蓝,手指在桌子轻敲了下,说道:“嗯,丢我车上了,今天没戴在身上,你着急要吗?”

    蔚蓝莞尔一笑,认真地说:“着急。”

    秦陆焯点头,不在意:“嗯,明天给你寄快递。”

    ……

    一时间,桌子上的其他三人,心底都浮现一个念头。

    真、钢铁直男。

    秦陆焯难得遇到比他还横的。

    蔚蓝这种横,他真是头一回见,脑回路奇特的女人。她说什么都理所当然的模样,

    正好,他办公室的房门被人敲响了。

    随后,沈放推门进来,在瞧见蔚蓝的时候,虽然挺开心,不过没多少惊讶。

    刚才他进来之前,就已经有人偷偷跟他报告过,今天秦总带回一个特漂亮的姑娘。

    秦陆焯身边最亲近的人就是沈放,他身边哪有什么女人……

    刚这么想着,他就想起那天在烧烤店遇到的人。

    这不,还真被他猜对了。

    沈放:“蔚小姐,你来了。我刚回公司,没亲自迎接,失礼了。”

    “你对待每个人都这么客气吗?”

    蔚蓝见他这么郑重,浅笑道。

    沈放立即摇头,表示:“那当然不是,只有你我才这么客气,毕竟你是我们老大的朋友。”

    秦陆焯见他这幅热情似火的模样,瞧着有些心烦,“没事就回去上班?是不是手头上的事情太少了?”

    沈放一听,心都要塌了。

    上回秦陆焯说这话的时候,沈放真的足足忙了一个月才休息。中间别说放假,就连脚沾地的功夫都没多少。...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已有 55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