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68.第 68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151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防盗时间24小时

    今天早晨起了大雾,到现在都还没散开。蔚蓝习惯性地走在自己停车的地方, 等看到空荡荡的车位,才想起来, 她的车子留在了酒吧街那边。

    起雾天, 出租车很难等, 要不是蔚蓝的家离工作室近,她今天也得迟到。

    虽然工作室是她自己的, 不过蔚蓝一向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一般工作室里她都是来的最早的那一拨。

    所以她从电梯里走出来,正端着水杯在前台喝水的杨佳, 差点儿呛着。

    杨佳赶紧放下杯子, 低声说:“蔚老师,早上好。”

    “早上好。”蔚蓝微微颔首,脸上浅笑,进了自己的工作室。

    没一会, 蔚蓝的助理张萧从茶水间出来,她手里端着一杯热豆浆, 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餐, 带到公司来了。杨佳见她赶紧喊了一声,小声提醒道:“蔚老师来了。”

    张萧夸张地拍了下胸口, 说道:“幸亏来了, 要不然我真的要去蔚老师家里看看了, 她上班可从来不迟到的。”

    即便偶尔身体不舒服,蔚蓝也会提前一个小时告诉她。

    所以今天这么反常,她刚才还在和杨佳说起自己的担心。

    杨佳想了下,摇头说:“放心吧,蔚老师不仅没生病,我看她心情还挺好的,跟我打招呼的时候,还冲我笑了呢。”

    张萧伸手抵了下她,嗤嗤笑道:“瞧你说的,蔚老师也没那么可怕吧。”

    “是不可怕,不过有距离感。”杨佳仔细想了下,说道:“就是那种一看就跟我们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阶层,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蔚蓝说起来其实也没比她们大几岁,已经是这么大一间心理工作室的老板。杨佳因为还兼着行政的工作,所以知道工作室运作的状况。

    这里其他的心理老师,说是合伙人,其实给蔚蓝交的佣金,并不足以支撑这样地段的房租。说到底,他们能租用这么一大独栋别墅当工作室,还真的要仰仗着蔚蓝。

    况且蔚蓝本人性格又淡,待人温和却不过分亲近。

    即便不认识她的人,在第一眼看见都会觉得,她一定是从小到大被保护的很好。

    属于另外一个圈子的那种人。

    张萧眨了眨眼睛,明白她说的意思,伸手拍了拍杨佳,“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所以咱们别比,默默地仰望就好了。”

    好在两人都不是钻角尖的人,况且蔚蓝和她们之间的差距,也确实不是说几句就能扯平的。

    此时蔚蓝全然不知道外面两姑娘对她的评价,她依旧平静地准备着早上的咨询工作。

    等这一小时的咨询过去,蔚蓝送走咨询者,这才有时间去看手机。

    她工作的时候,习惯把手机静音。

    她打开微信的时候排在最上面的联系人。

    连头像都是微信最初始的头像,即便没点进去,也能看到消息栏里提醒,是一条转账待确认的消息。

    十七块钱。

    她用这个借口,要到了那个男人的微信。

    所以盯着这个头像看的时候,蔚蓝才发现她也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

    秦陆焯是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在仓库后面的休息室里醒过来,外面早已经热热闹闹地搬了一早上的货。

    他起床,从休息室的柜子里拿出一套备用的衣服,换上之后,进了洗手间洗漱才出去。

    “老板。”

    “焯哥。”

    “老大,你终于醒了。”

    他一出来,见到他的人频繁地跟他打招呼,搬运工人跟他不算熟的,都是叫老板。有点儿关系的叫的是焯哥,至于还叫他老大的,大概就面前的这个沈放。

    当初他从警队辞职的时候,沈放毫不犹豫地递上辞职跟着他。

    秦陆焯发起狠的时候,甚至还打过他,找人压着他的辞职信。可这小子就跟一头牛一样,犟地居然连秦陆焯最后都放弃了。

    从他开了这间物流公司之后,沈放就一直跟着他。

    就像当初沈放一进警队,天天跟在他身后那样。

    秦陆焯看见他,问道:“那边的合同发过来了吗?”

    “老大你亲自出马,哪儿还有搞不定的事情。就算是国内物流巨头,上达物流这样的公司,您都能在他们身上硬是撕下一块肉。”沈放马屁拍地响亮。

    不过他没说错,秦陆焯轻易不出手,但是一旦他想要,必定能得到。

    “肉?蚊子腿还差不多。”秦陆焯嗤笑了一声。

    每年两千万的单子,顶多也就是对上达物流的华北地区有点儿影响吧,要想撼动这个中国物流界的大象,他们犹如蚍蜉撼树。

    沈放知道他们和上达之间的差距,笑了笑,赶紧说:“老大,你也饿了吧,食堂已经做了午饭,咱们过去吃吧。”

    “对了,老大,他们早上收拾货车的时候,在副驾驶座上发现一枚胸针……”沈放坐在秦陆焯对面说道。

    秦陆焯抬头看着他的时候,就见他拼命地挤眉弄眼。

    他面无表情:“眼睛什么毛病?”

    沈放嘿嘿笑了两声,语气确实十分理解地,他说:“老大,你也是三十岁的人,交个女朋友有什么可害羞的。你哪天把嫂子带过来给我们瞧瞧,你尽管放心啊,我们都是斯文人,绝对不会吓着嫂子。”

    嫂子……

    秦陆焯突然想起姜晨昨晚的误会,禁不住哼了下。

    他看了沈放一眼:“待会把东西给我。”

    “老大,你真太不够意思,交了女朋友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现在连看都不让看一眼,你也太护着了吧。”沈放嘀咕着,口吻充满吃味。

    毕竟这几年秦陆焯一心忙着事业,身边姑娘倒是有不少,可人家的媚眼,通通抛给瞎子了,他压根不接招。

    “滚。”秦陆焯瞪了他一眼。

    一个、两个上赶着认嫂子,什么毛病。

    最后,秦陆焯还是拿到那枚胸针,阳光下,胸针上的宝石折射,华丽又冰冷。

    倒是像那个女人。

    只是这个念头刚闪过,他又想起那只拿着一叠钞票的纤细手掌。

    又软又暖。

    他一甩头,又嫌恶地看了一眼胸针,直接扔进了自己桌子的抽屉里。

    女人就是麻烦,大晚上出门,还戴这玩意?

    *

    胸针丢了,蔚蓝是晚上回家才发现的。

    不过她还没顾得上找,就接到好友温沁的电话,是叫她出去喝酒的。温沁是她在美国时候的校友,两人从高中是同窗,后来大学在一个城市。

    在偌大的美国,特别是华人颇少的情况,这也算是一种缘分。

    蔚蓝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温沁便已略带哭腔地说:“姐们失恋了,来吧。”

    这时,电话那边出现另外一个无奈地声音,她说:“蔚蓝,快来吧,今天我一个人是弄不了这个疯女人。”

    这是徐佳宁的声音,她是蔚蓝在哈佛时候的校友。

    因为蔚蓝的关系,徐佳宁和温沁也熟悉了起来,后来她们回国之后,两人租住了一套房子,关系更亲密了。

    见温沁已经开始哭号,蔚蓝想了会,还是同意。

    她的车是张萧下午从酒吧那边开回来的。

    所以她直接开车到了徐佳宁说的地方,一个据说是温沁精心挑选,准备和男友一起庆祝在一起三个月的地方。

    自然,她到烧烤店门口的时候,还是愣住了。

    “所以你明白她和Mike分手的原因了吧,就那个香蕉人,让他坐在这种烧烤店里吃东西,估计跟拿刀捅他差不多了。”

    徐佳宁无奈地摇头,此时温沁终于忍不了了,她拍案而起,怒道:“烧烤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大中华美食,由不得他任何侮辱。”

    Mike是温沁在宠物医院里认识的男朋友,两人因为有共同的美国留学经历,又都样貌出众,自是一拍即合。

    谁知最后,却因为一顿烧烤散伙。

    徐佳宁笑道:“算了,算了,你面子也够大了,没看今天连蔚蓝都来了。平时她哪里会踏足这样的地方。”

    温沁这会儿才想起来,她手臂撑着脑袋,一双眼睛红通通地看着蔚蓝。

    “蓝蓝,你会因为我喜欢吃烧烤,就鄙视我吗?就觉得我是脱离不了低级趣味吗?”

    蔚蓝看着她,摇头。

    温沁站起来,就要扑过来抱着她。

    不过这一扑不要紧,旁边却有突然窜出来一个男人,竟是跟温沁撞了个满怀,撞完还得意地问道:“哟,小姐,投怀送抱啊。”

    说罢,他居然还顺势摸了一下温沁的腰,想要搂着她。

    跟他一桌的男人,纷纷起哄,还有人冲着她们吹口哨。

    徐佳宁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将温沁拉了回来,嫌恶地看着他们:“人渣。”

    “你他妈骂谁呢?”或许是徐佳宁毫不掩盖的鄙视,彻底惹怒了他们,一帮五大三粗的男人都站了起来。

    好在老板及时赶到,赶紧说和。

    谁知刚才摸了温沁腰的男人,不仅没觉得自己错,反而气焰更嚣张的说:“今个这三妞要是不给我喝酒赔罪,我他妈还真就不放她们走了。”

已有 15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