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69.第 69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61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 防盗时间24小时  不过在片刻惊愕之后, 蔚蓝迅速问道:“据我所知, 死者以前是在类似洗浴中心,从事洗脚或者按摩等工作,即便如今养尊处优, 但是她在体力方面绝不是一个陈锦路能轻易制服的。”

    肖寒震惊地看着她, “你怎么会知道?”

    他可以确信, 他刚才只是透露了死者的姓名,绝对没有透露过多的信息。

    如果蔚蓝单单只凭那几句话就猜到死者以前是干什么的, 那, 太可怕了。

    好在蔚蓝并没让他惊讶太久,她将前几日在餐厅偶遇的事情,告诉了肖寒。当时陈锦路和杜如丽在餐厅相遇的事情。

    陈锦路讽刺杜如丽一身洗脚水味,说明杜如丽以前确实是在洗浴中心这样的场所待过。杜如丽本人则说她是干力气活出身, 她这样的年轻姑娘,无非就是帮人洗脚或者按摩。

    肖寒即便心底诧异微减, 不过对蔚蓝的推理还是钦佩。

    他说:“你说的不错, 杜如丽确实是按摩出身, 大概也就是在这种地方跟陈鸿源搭上, 进而被包养的。不过经过我们化验科的检测,杜如丽血液里含有药物, 具有强烈致幻效果, 别说女人, 一个强壮男人都能轻松迷倒。”

    所以,如果杜如丽是被迷昏的,那么陈锦路未必就没机会下手。

    从这个角度,倒也能说通。

    秦陆焯在他们说话期间,一直侧着脸望着窗外。

    直到肖寒说完,他转过头,“陈锦路和杜如丽之间关系紧张,你觉得陈锦路会有机会给杜如丽下药?”

    陈锦路在公共场合都能如此羞辱杜如丽,杜如丽怎么会对她没有戒心。

    只怕陈锦路出现在她三米之内,杜如丽都要小心翼翼。

    肖寒自然也考虑到这层。

    但他说:“现在最关键的是,陈锦路已经承认是她杀人。”

    “如果她是为了保护真正的凶手呢?”秦陆焯声音淡然地反问。

    蔚蓝:“又或者,她是在保护她以为是凶手的那个人。”

    肖寒在他们两人之间转头,来回看了一遍,终于吐出一口气,点头承认:“确实有这个可能。”

    只是这句话,叫秦陆焯彻底冷下脸。

    他冷笑了一声,重复了一句:“有这个可能?”

    “人命关天的事情,你就这么糊弄的。”

    肖寒惊地赶紧抬起头,解释道:“队长,你误会我了。我们不仅仅口供,还有物证,而且陈锦路昨晚没有不在场证明,她聚会的那些朋友全都证实,她昨晚十一点就离开了酒吧,我们也调查了监控。”

    至于这个物证,他没说是什么。

    房中出现片刻沉默,秦陆焯直接望向蔚蓝,用下巴点了点,“她是嫌疑人的心理医生,或许真的对你们有帮助。”

    肖寒微怔,没想到秦陆焯真的帮他说话了。

    就在肖寒考虑这个可能时,他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敲响。

    穿着警服的年轻男人进来,着急地说:“肖队,您看,死者家属在网上接受采访。”

    肖寒接过手机,播放了这段视频,蔚蓝和秦陆焯没过去看,却都听到了手机里声嘶力竭的声音。

    “我妹妹才二十二岁,就这么被人杀了。到现在警察也没给个说法,我父母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把她当成掌上明珠……”

    蔚蓝哼笑,引得秦陆焯瞥了她一眼。

    年纪轻轻就在娱乐场所打工的掌上明珠?

    视频采访就几分钟,点击量却很高,这么一会儿已经上百万了。

    肖寒看完,直接把手机扔了回去,怒道:“胡说八道。”

    视频里接受采访的是死者哥哥,话里处处透着一股,这件事警方没有全力侦破,背后肯定有恶势力,有人想要一手遮天。

    小警察接过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道:“肖队,还有个更不好的消息。”

    肖寒挥手,“赶紧说。”

    “这个案子上热搜了,死者住的那个别墅在微博热搜上。”

    肖寒瞪直了眼睛,怒道:“现在人都是什么毛病,以为凶杀案是闹着玩吗?围观这么起劲干嘛?”

    小警察一脸无辜,他能有什么办法啊。

    倒是这会儿被骂了一头,小警察还不忘偷瞄站在一旁的秦陆焯。

    这可是偶像啊。

    显然这不是最惨的,就在几秒后,肖寒接到了局长电话。即便他没开免提,可是领导这一嗓子吼的,连站在离他最远的蔚蓝都听得一清二楚。

    方局长吼道:“你小子到底怎么回事,我就出来开个研讨会,咱们局就成黑窝了?”

    肖寒求救地朝秦陆焯看了一眼,要知道在方局的心里,秦队就跟他亲儿子一样。

    可是秦陆焯双手插在口袋里,松散地站在那里,神色悠闲。

    没办法,他赶紧说:“局长,这案子刚不到二十四小时,我们也正在全力追查。”

    方局知道,要他们立即破案,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他还是吼道:“这种人命案,还闹得这么沸沸扬扬,我告诉你,要是不尽快破案,别说网上那帮看热闹的不放过,上头也会叫你好看。”

    肖寒伸手摸了下额头,低声正要应,手中的电话却被旁边横空伸出来的手掌拿过去。

    修长的手掌,在阳光下犹如上了一层白釉,白的有些反光。

    秦陆焯直接把电话拿了过去,喂了一声之后,低笑,“方局,是我。”

    这一声,叫对面暴怒的老头,一下安静了下来。

    方局有些不敢相信地反问:“陆焯?”

    “您还是这么中气十足,看来身体依旧健朗。”秦陆焯低沉的声音里含着几分低笑,还有说不出的亲昵。

    蔚蓝安静地看着他持着手机打电话的模样。

    别说,就连低头莞尔一笑,居然都透着十足的男人味。

    方局又上火了,“你小子别敬给我说好听的,有这份心,怎么不见你来家里瞧瞧。”

    “我怕上门多了,回头你叫人给检举到纪委。”

    方局一听,拍大腿的声音透着电话都能听到,他怒道:“你少给我胡扯这些。”

    不过刚说完,他就觉得不对劲,问道:“你现在在咱们局里?”

    咱们局里,这四个字,说的秦陆焯一张俊脸都柔和了起来,冷肃全消。

    他嗯了一声,然后往窗子边走了两步,压低声音跟对面又说了两句。等他说完之后,再回来,就把手机扔给肖寒,说道:“方局同意了,让她专家顾问的身份参与这个案子,背景调查可以一切从简。”

    电话还没挂断,肖寒赶紧拿到耳边。

    没一会,那边挂了,他也松了一口气。

    这边肖寒去准备材料,蔚蓝和秦陆焯被带着前往审讯室。

    路上的时候,蔚蓝走在秦陆焯的身边,瞧着男人紧绷地下颚线,忍不住低声问:“我是以专家顾问的身份参加这个案子,那你呢。”

    男人停下来,望着她,嘴角微扯,“助手。”

    蔚蓝微愣,直到男人再次启唇,淡淡道:“专家顾问的助手。”

    这也是方局的条件,方局没见过蔚蓝,不信任她正常。所以他要求蔚蓝想要参与这个案子,秦陆焯也必须在。

    “只有今天吗?”

    秦陆焯扫了她一眼,视线落在她的眼睛上,然后,撇过头。

    眼睛忒亮了。

    他思绪被稍稍扰乱,可是蔚蓝却没有。

    她嘴角上扬,突然伸手碰了下他靠近自己这边的手臂,惹得秦陆焯再次看向她。

    这次,她用黑亮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声音特淡:“要不要考虑当久一点儿?”

    他没做声,于是她得寸进尺了。

    “一辈子好不好?”

    秦陆焯望向她,其实蔚蓝的长相柔和清淡,美得没有攻击性。偏偏此时,她眼尾上扬,也是在笑,这次却透着几分媚,像是有羽毛轻轻拨弄你的心。

    有点儿痒,也有点儿迷。

    他们早已经跟走在前面的警察,落了一段距离。

    秦陆焯这次干脆看也不看,直接跟上去了。

    蔚蓝被落在最后面,反而不紧不慢。

    他们进入审讯室之后,通过面前的单面玻璃墙,看见了此刻正坐在里面的陈锦路,此刻,她脸上透着一股茫然。

    肖寒没一会也来了,在他过来之后,几人一起重新观看了审讯陈锦路的视频。

    “姓名。”

    “陈锦路。”

    前头都是最基本的一些信息询问,并不算有用,但也全非没用。

    直到警察问陈锦路,你昨晚在哪儿?

    陈锦路掀了掀眼皮,“跟朋友一起玩。”

    “什么朋友,都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这次陈锦路有点儿不耐烦了,她说:“好多人呢,我怎么能都记得。”

    蔚蓝一直都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的看着录像。

    当警察告诉她,杜如丽死在别墅的时候,蔚蓝依旧双手抱在胸前,没有开口。

    一直等到警察拿出一份物证袋,扔在她面前,陈锦路眼睛陡然睁大,似乎一脸不敢相信,随后她的唇在颤抖。

    渐渐地,她低头,双手抱着脑袋。

    过了好久,录像里传来她凄楚的声音,“是我,是我杀了她。”

    蔚蓝缓缓转头,看向肖寒,“肖队,要听听我的分析吗?”

    肖寒点头,自然是要的。

    蔚蓝让人将录像返回到陈锦路听到杜如丽被杀的地方,又让人按下慢放,“注意,她的表情的惊讶不超过两秒,在惊讶之后,眼睛里便透着一层惊恐,说明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十分意外,并且让她觉得害怕。”

    “紧接着她又问了一句,她真的死了?这句话看似是在问警察,倒不如说是她下意识的自问。说明她确实第一次面对这个结果,如果真的是她杀人,她就不会下意识接这句话,因为在之前她肯定知道杜如丽死亡的结果。”

已有 6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