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70.第 70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52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防盗时间24小时

    等她出门的时候,外面依旧一片白雾。

    今天早晨起了大雾, 到现在都还没散开。蔚蓝习惯性地走在自己停车的地方,等看到空荡荡的车位, 才想起来,她的车子留在了酒吧街那边。

    起雾天,出租车很难等, 要不是蔚蓝的家离工作室近, 她今天也得迟到。

    虽然工作室是她自己的, 不过蔚蓝一向有着良好的作息习惯, 一般工作室里她都是来的最早的那一拨。

    所以她从电梯里走出来, 正端着水杯在前台喝水的杨佳,差点儿呛着。

    杨佳赶紧放下杯子,低声说:“蔚老师, 早上好。”

    “早上好。”蔚蓝微微颔首, 脸上浅笑, 进了自己的工作室。

    没一会,蔚蓝的助理张萧从茶水间出来, 她手里端着一杯热豆浆,早上没来得及吃早餐,带到公司来了。杨佳见她赶紧喊了一声, 小声提醒道:“蔚老师来了。”

    张萧夸张地拍了下胸口, 说道:“幸亏来了, 要不然我真的要去蔚老师家里看看了,她上班可从来不迟到的。”

    即便偶尔身体不舒服,蔚蓝也会提前一个小时告诉她。

    所以今天这么反常,她刚才还在和杨佳说起自己的担心。

    杨佳想了下,摇头说:“放心吧,蔚老师不仅没生病,我看她心情还挺好的,跟我打招呼的时候,还冲我笑了呢。”

    张萧伸手抵了下她,嗤嗤笑道:“瞧你说的,蔚老师也没那么可怕吧。”

    “是不可怕,不过有距离感。”杨佳仔细想了下,说道:“就是那种一看就跟我们不是一个阶层的人。”

    阶层,这种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蔚蓝说起来其实也没比她们大几岁,已经是这么大一间心理工作室的老板。杨佳因为还兼着行政的工作,所以知道工作室运作的状况。

    这里其他的心理老师,说是合伙人,其实给蔚蓝交的佣金,并不足以支撑这样地段的房租。说到底,他们能租用这么一大独栋别墅当工作室,还真的要仰仗着蔚蓝。

    况且蔚蓝本人性格又淡,待人温和却不过分亲近。

    即便不认识她的人,在第一眼看见都会觉得,她一定是从小到大被保护的很好。

    属于另外一个圈子的那种人。

    张萧眨了眨眼睛,明白她说的意思,伸手拍了拍杨佳,“这就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所以咱们别比,默默地仰望就好了。”

    好在两人都不是钻角尖的人,况且蔚蓝和她们之间的差距,也确实不是说几句就能扯平的。

    此时蔚蓝全然不知道外面两姑娘对她的评价,她依旧平静地准备着早上的咨询工作。

    等这一小时的咨询过去,蔚蓝送走咨询者,这才有时间去看手机。

    她工作的时候,习惯把手机静音。

    她打开微信的时候排在最上面的联系人。

    连头像都是微信最初始的头像,即便没点进去,也能看到消息栏里提醒,是一条转账待确认的消息。

    十七块钱。

    她用这个借口,要到了那个男人的微信。

    所以盯着这个头像看的时候,蔚蓝才发现她也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

    秦陆焯是睡到快中午的时候,才在仓库后面的休息室里醒过来,外面早已经热热闹闹地搬了一早上的货。

    他起床,从休息室的柜子里拿出一套备用的衣服,换上之后,进了洗手间洗漱才出去。

    “老板。”

    “焯哥。”

    “老大,你终于醒了。”

    他一出来,见到他的人频繁地跟他打招呼,搬运工人跟他不算熟的,都是叫老板。有点儿关系的叫的是焯哥,至于还叫他老大的,大概就面前的这个沈放。

    当初他从警队辞职的时候,沈放毫不犹豫地递上辞职跟着他。

    秦陆焯发起狠的时候,甚至还打过他,找人压着他的辞职信。可这小子就跟一头牛一样,犟地居然连秦陆焯最后都放弃了。

    从他开了这间物流公司之后,沈放就一直跟着他。

    就像当初沈放一进警队,天天跟在他身后那样。

    秦陆焯看见他,问道:“那边的合同发过来了吗?”

    “老大你亲自出马,哪儿还有搞不定的事情。就算是国内物流巨头,上达物流这样的公司,您都能在他们身上硬是撕下一块肉。”沈放马屁拍地响亮。

    不过他没说错,秦陆焯轻易不出手,但是一旦他想要,必定能得到。

    “肉?蚊子腿还差不多。”秦陆焯嗤笑了一声。

    每年两千万的单子,顶多也就是对上达物流的华北地区有点儿影响吧,要想撼动这个中国物流界的大象,他们犹如蚍蜉撼树。

    沈放知道他们和上达之间的差距,笑了笑,赶紧说:“老大,你也饿了吧,食堂已经做了午饭,咱们过去吃吧。”

    “对了,老大,他们早上收拾货车的时候,在副驾驶座上发现一枚胸针……”沈放坐在秦陆焯对面说道。

    秦陆焯抬头看着他的时候,就见他拼命地挤眉弄眼。

    他面无表情:“眼睛什么毛病?”

    沈放嘿嘿笑了两声,语气确实十分理解地,他说:“老大,你也是三十岁的人,交个女朋友有什么可害羞的。你哪天把嫂子带过来给我们瞧瞧,你尽管放心啊,我们都是斯文人,绝对不会吓着嫂子。”

    嫂子……

    秦陆焯突然想起姜晨昨晚的误会,禁不住哼了下。

    他看了沈放一眼:“待会把东西给我。”

    “老大,你真太不够意思,交了女朋友也不跟我们说一声,现在连看都不让看一眼,你也太护着了吧。”沈放嘀咕着,口吻充满吃味。

    毕竟这几年秦陆焯一心忙着事业,身边姑娘倒是有不少,可人家的媚眼,通通抛给瞎子了,他压根不接招。

    “滚。”秦陆焯瞪了他一眼。

    一个、两个上赶着认嫂子,什么毛病。

    最后,秦陆焯还是拿到那枚胸针,阳光下,胸针上的宝石折射,华丽又冰冷。

    倒是像那个女人。

    只是这个念头刚闪过,他又想起那只拿着一叠钞票的纤细手掌。

    又软又暖。

    他一甩头,又嫌恶地看了一眼胸针,直接扔进了自己桌子的抽屉里。

    女人就是麻烦,大晚上出门,还戴这玩意?

    *

    胸针丢了,蔚蓝是晚上回家才发现的。

    不过她还没顾得上找,就接到好友温沁的电话,是叫她出去喝酒的。温沁是她在美国时候的校友,两人从高中是同窗,后来大学在一个城市。

    在偌大的美国,特别是华人颇少的情况,这也算是一种缘分。

    蔚蓝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温沁便已略带哭腔地说:“姐们失恋了,来吧。”

    这时,电话那边出现另外一个无奈地声音,她说:“蔚蓝,快来吧,今天我一个人是弄不了这个疯女人。”

    这是徐佳宁的声音,她是蔚蓝在哈佛时候的校友。

    因为蔚蓝的关系,徐佳宁和温沁也熟悉了起来,后来她们回国之后,两人租住了一套房子,关系更亲密了。

    见温沁已经开始哭号,蔚蓝想了会,还是同意。

    她的车是张萧下午从酒吧那边开回来的。

    所以她直接开车到了徐佳宁说的地方,一个据说是温沁精心挑选,准备和男友一起庆祝在一起三个月的地方。

    自然,她到烧烤店门口的时候,还是愣住了。

    “所以你明白她和Mike分手的原因了吧,就那个香蕉人,让他坐在这种烧烤店里吃东西,估计跟拿刀捅他差不多了。”

    徐佳宁无奈地摇头,此时温沁终于忍不了了,她拍案而起,怒道:“烧烤怎么了,我告诉你,我大中华美食,由不得他任何侮辱。”

    Mike是温沁在宠物医院里认识的男朋友,两人因为有共同的美国留学经历,又都样貌出众,自是一拍即合。

    谁知最后,却因为一顿烧烤散伙。

    徐佳宁笑道:“算了,算了,你面子也够大了,没看今天连蔚蓝都来了。平时她哪里会踏足这样的地方。”

    温沁这会儿才想起来,她手臂撑着脑袋,一双眼睛红通通地看着蔚蓝。

    “蓝蓝,你会因为我喜欢吃烧烤,就鄙视我吗?就觉得我是脱离不了低级趣味吗?”

    蔚蓝看着她,摇头。

    温沁站起来,就要扑过来抱着她。

    不过这一扑不要紧,旁边却有突然窜出来一个男人,竟是跟温沁撞了个满怀,撞完还得意地问道:“哟,小姐,投怀送抱啊。”

    说罢,他居然还顺势摸了一下温沁的腰,想要搂着她。

    跟他一桌的男人,纷纷起哄,还有人冲着她们吹口哨。

    徐佳宁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将温沁拉了回来,嫌恶地看着他们:“人渣。”

    “你他妈骂谁呢?”或许是徐佳宁毫不掩盖的鄙视,彻底惹怒了他们,一帮五大三粗的男人都站了起来。

    好在老板及时赶到,赶紧说和。

    谁知刚才摸了温沁腰的男人,不仅没觉得自己错,反而气焰更嚣张的说:“今个这三妞要是不给我喝酒赔罪,我他妈还真就不放她们走了。”

    “都别走,正好哥们家床宽。”

    老板左右为难,赶紧说:“几位小姐,你们就赔个不是吧。”

    徐佳宁气得脸都红了,怒道:“他们先惹事,让我们赔礼?我还不信北京就没说理的地方,那行,报警吧。”

    徐佳宁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机。

    对面几个男的一见她要报警,就有人想过来抢手机,谁知他刚动,兜头一杯啤酒全倒身上了。

    被浇了一头的人,错愕地转头看着旁边。

    才发现动手的,居然是刚才一直没说话的姑娘。

    这人自觉失了面子,跨步过来的时候,手掌已经挥了起来,徐佳宁和温沁都失声尖叫,倒是蔚蓝垂着的手掌已经微捏着。

    只是她没想到她还没动手,这巴掌就被挡住了。

    因为在最后一刻,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面前,抬脚就将对方踹了出去。

    那一桌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人,像个沙包一样,被踹飞出去几米。

    蔚蓝看着男人的后背,直到他缓缓转过头,拧着眉,直勾勾望着她。

    秦陆焯想起昨天林纪明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什么来着,他妹妹很乖,从来没惹过事,会在警局,肯定是被人欺负了。

    结果呢。

    半晌,他嘴角勾起,终于开口。

    “你,怎么这么能惹事儿?”

    “它是不是受伤了啊。”

    “哎呀,它都不叫了呢,肯定是痛痛。”

    “姐姐,你快把小猫救好吧。”

    此刻,坐在树上的蔚蓝,俨然已经成了救世主,似乎只要她吹一口气,怀里的小猫就能立即好了。

    直到有个小孩,见她迟迟不下来,终于问:“姐姐,你是不是不敢下来了啊?”

    这会儿其他小朋友也意识到了,毕竟树这么高啊。

    好在有个小女孩看到旁边站着的秦陆焯,鼓足勇气,软软地问:“叔叔,你可以帮忙抱姐姐下来吗?”

    秦陆焯登时哑然。

    他身材高大,小姑娘站在他旁边,堪堪到他腰侧。他低头看着那张粉嘟嘟的小脸,大眼睛里一派天真。

    末了,他伸手摸了下小姑娘的脑袋。

    神色莫名温柔。

    “这个姐姐既然能自己爬上去,就能自己下来。”

    只是说完,他自己也觉得好笑。

    为了救猫,亲自爬树上了?

    她可真够可以的。

    ……

    坐在树上的蔚蓝,听到这句口吻凉薄的话,登时笑了。

    她低头抚摸怀中的小家伙。

    通体雪白的猫毛,柔软又舒服,一看就是平时喂养的很好。

    她低笑道:“这可是你的猫,我是为了救它才上来的,难道你不应该对我负责任?”

    其实蔚蓝是想说,他应该对她现在的状况负责任,谁知刚说完,才注意到话里的歧义。

    于是,树上的姑娘和树下的男人,都微怔。

    秦陆焯微蹙着眉头看她,过了会,沉着声问道:“我的猫?又是你的推理。”

    秦小酒平时都在家里,就是这几天他没空,放在宠物医院寄养了两天,今天刚领回来,就撒欢一样地跑,又被小孩子带出来。

    连他公司的人都不知道,他还养了只猫。

    蔚蓝继续抚摸猫的脊背,约摸是把它摸舒服了,小家伙又嗷嗷地叫了两声。

    秦陆焯听得额角微跳。

    小白眼狼。

    直到蔚蓝从小猫脖子上勾起一块牌子,纤细手指,在夕阳下染上一层蜜釉。

    “不用推理,观察就好。”

    蔚蓝低头看着树下的人,神色悠然道。

    她穿着一件宽松白色高领毛领,松软舒服的料子,勾勒着她整个人白瘦纤细。黑色长裤露出一段白皙脚腕,秦陆焯原本并没注意,只是她交叠的双腿在树干上无意地轻晃,黑色长裤和鞋子中间那一段纤细白润,格外显眼。

    秦小酒脖子上就挂着银质牌子,写着它的名字。

    秦陆焯又恰好出现在这里,不难推测出这中间的联系。

    于是,一帮小朋友都看着秦陆焯,十分哀怨,尤其是最先开口的小姑娘。她一脸不赞同地说:“叔叔,我妈妈说男生就该主动帮助女生的。这样才是好孩子。”

    小姑娘被教得很好,此刻没有主动帮忙的秦陆焯,正接受着她眼神的谴责。

    就连树上的蔚蓝,都被小姑娘逗乐。

    还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

    极少受到如此‘指责’的秦陆焯,难得神色温柔地看着小姑娘,末了,他问:“那你想我怎么帮她?”

    “抱姐姐下来吧,这么高,怕怕。”

    小姑娘举起胖嘟嘟的小手,说:“多多爬很高的时候,爸爸就是把多多抱下来的,就是这样,这样举高高……”

    不管是树上的蔚蓝,还是树下的秦陆焯,都认真地看了一遍。

    结果,他们没说话,小姑娘着急了,以为秦陆焯没看懂。

    她干脆转身抱起自己身边的小男孩,惹得小男孩白皙的小脸涨地通红。

    呃,这次秦陆焯彻底看清楚了。

    确实是举高高的姿势。

    不过在小姑娘示范完之后,他抬起头,目光深沉地看着树上的人。

    蔚蓝的视线撞上他的眼睛,微愣,乖张地笑了下:“你不会是觉得我教她的吧?”

    秦陆焯没说话。

    确实不是她教的,不过小朋友的提议,她觉得不错。

已有 5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