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75.第 75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77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防盗时间24小时  蔚蓝看着周西泽变幻的脸色, 便知他大概是相信了。

    只是她确实是不认识这个什么焯哥。

    跟着周西泽一起过来的女孩,此时听到这个消息,心底竟是乐开了花,就连嘴角都不自觉地上扬, 到底还是年轻, 脸上藏不住事。

    女孩叫任颜, 是周西泽合作公司的实习生。年轻、漂亮、高学历, 又野心勃勃的姑娘,而周西泽这样的钻石股, 即便他不是单身,依旧挡不住前赴后继的人。

    至于任颜为什么会成功,大概是因为在她身上,有种楚楚可怜地味道。

    惹人怜爱又穷途末路的女大学生, 不就是一出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

    蔚蓝并不奇怪,周西泽会喜欢上这样的姑娘。男人都有种奇怪的保护欲, 似乎身边的女人都该柔软、纤弱、不堪一击, 只要外面稍微风吹草动,就要躲进他们宽阔的胸怀里。

    在蔚蓝身上, 周西泽这种保护欲, 无从释放。

    蔚蓝是个冷淡的人, 相比于建立亲密的关系, 她更擅长的是独处。这也是为什么, 她在北京拥有家人和男朋友,生活地像个孤家寡人。

    更何况,她的职业是心理医生。

    别人总觉得心理医生拥有一颗能看透人心的能力,或许没那么神奇,蔚蓝确实能迅速地看穿一个人,要知道这样的迅速,有时候也会让人心生疲倦。

    她并没有那么想要了解每个人的**。

    所以时间久了,她整个人都沉静地像一方湖泊,轻易掀不起涟漪。

    至少,周西泽让她生不出涟漪。

    终于,周西泽忍不住,上前边拉蔚蓝的手,边问道:“小蓝,他是不是认错,什么嫂子,什么焯哥,我相信你不是这样的人。”

    “在今天之前,我也确实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蔚蓝看着他,淡淡地说。

    这话不算质问,却抽地周西泽耳光响亮。

    他们两人虽然是家里安排认识的,但是周西泽当初确实是喜欢蔚蓝的。第一次见到她时,那天正下着雨,眉眼如画的姑娘安静地坐在窗口,明明是在北京,那一刻他却像是看见水墨缱绻的江南。

    他被吸引了。

    周西泽如家里的期待的那样,开始认真地追求蔚蓝。

    半年之后,蔚蓝同意跟他在一起。

    周西泽终于撑不住,放软姿态,低声说:“蔚蓝,对不起,我真的是一时糊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一旁正脸上正噙着笑的任颜,脸色僵硬。

    她迷茫地看着这个男人,浑然不知,为何刚才在酒吧里按着她,亲地热烈的男人,怎么转眼就变成了逢场作戏。

    “你知道我的身份,像这种女人每天不知道多少扑上来,可我心里真的就只有你一个。别人在我心里连你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别说任颜了,一旁的陈锦路早就看不惯他的臭德行,骂道:“放你的狗屁吧,男人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上树了。蔚老师,你要是这么就原谅他的话,我真的要去北京消费者协会告你乱收费了。”

    一个时薪一千的心理医生,要是连这种鬼话都信……

    可不就是乱收费。

    终于,蔚蓝抬起头看向他,认真地问:“如果我也这样的逢场作戏,你会原谅我吗?”

    扑哧,别说正跳脚骂人的陈锦路,终于旁边到现在都没插上话的警察,都笑了。

    周西泽张张嘴,没说出话来。

    其实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夫妻各玩各的不少。不过男人在外面玩是一回事,自己的女人在外面玩又是一回事。那些各玩各的夫妻,丈夫其实也会被背后奚落,毕竟是管不住自己的人。

    蔚蓝看着他,禁不住冷笑。

    她极少动怒,可周西泽的虚伪让她厌恶。

    此刻,那双水墨画般透润的眸子,看得他心底发颤。

    倒是先前叫嫂子的那个小警察,听了半天,又一头雾水。

    毕竟听着,这两人倒是有关系的,焯哥那边又是什么情况?难不成焯哥当第三者插足?

    呸、呸、呸。

    小警察在心底唾弃了自己的念头,就算焯哥和这个大美女有什么关系,那也肯定是大美女弃暗投明,毕竟对面这男的可太渣了。

    在派出所工作,说真的,遇到的奇葩事可太多了。

    什么街头原配殴打小三,酒店捉奸拍裸照,甚至被堵在家里,最后差点儿闹得从楼上跳下来,都不是新鲜事儿。

    眼前这位大美人是斯文人,就算抓着了,冷眼旁观。

    比看别人家的事情,还要淡定。

    小警察也算看出来了,这位的冷淡,更多的是不在意。

    他正分析着,就听蔚蓝淡然开口:“戒指我没戴在身上,明天会派人送给你。”

    “结束吧。”蔚蓝甚至连分手两个字,都吝啬给他。

    周西泽知道蔚蓝性格冷淡,却没想到她能如此冷漠,居然眼睛都不眨地就要分手。于是他不禁气急败坏道:“蔚蓝,就为了这点儿事情,你要跟我分手?你知不知道咱们两家的关系,你爸妈怎么可能允许。”

    蔚蓝不想再和他在这种确定的事情上纠缠,转身准备出去。

    周西泽见她想走,立即按住她的肩膀,低怒道:“蔚蓝,你也太绝情了吧,你以为你身边的男人都是忠贞不二的,你看看咱们这个圈子,有谁只有一个女人的。”

    啊,一声惨叫,周西泽不敢相信地看着蔚蓝。

    因为蔚蓝此时抓着他的手掌,往后掰,登时钻心的疼袭来,他冷汗一瞬间都出来了。

    好在蔚蓝没真的打算在这儿和他动手,给了警告之后,便松开手掌。

    这次,周西泽没敢跟上来。

    蔚蓝来到警局外面的走廊,此时头顶亮堂的白炽灯,照亮周围方寸之地。凌晨的北京,冷地出奇,呼出的气体,在空气中凝结成白雾,犹如烟圈,瞬间又飘散在夜色中。

    这么晚,除了值班的警察和闹事的人,没人会在派出所附近出没。

    直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靠近。

    夜色中,男人出现的有点儿突兀,只不过他走近时,蔚蓝才抬头看到他。他穿着一身黑色,仿佛要融在这夜幕中,因为微低着头,只看得见他短而漆黑的头发,有些凌乱却显得很有型。

    “知道,就为这点儿事情,你已经打了两个电话。”他正在打电话,声音低沉又成熟,即便口吻不耐,却显得很好听。

    待走到台阶处,男人终于挂断电话,抬起头。

    蔚蓝的眼睛和他的视线在空气相遇,这次,她也看清楚来人的长相。

    来人模样俊朗英气,漆黑短发下是一张窄脸,棱角分明。漆黑凌厉的长眉下,那双眼睛在夜色中亮地犀利,鼻梁高挺,处处都透着属于男人的坚毅深邃。倒是那双薄唇,不知是不是因为刚打完电话,噙着似是而非的笑,痞气张扬。

    男人一步步踏上台阶,只剩下最后一层的时候,脚步顿住。

    因为他的眼睛在盯着蔚蓝。

    蔚蓝也没说话,安静地看着他,明明并不相识的两个人,却同样注视着对面。

    夜空中,圆月当空,将清辉洒向大地。

    很快,有个脚步声打破了这个安静的场面。先前的小警察在看见男人后,惊喜地说:“焯老大,你来了啊,我打了你好几个电话,都是正在通话中。”

    他见男人的眼睛盯着蔚蓝,不由嘿嘿一笑,像是要讨赏似得说道:“嫂子在我这里,连一根头发丝都没被别人碰到,你就放心吧。”

    嫂子……

    秦陆焯看向廊下的人,刚才电话中好友便交代,进了派出所,都不需要问,最漂亮那个,肯定就是。

    此时,她就站在警局走廊,白炽灯照在她身上。

    倒是真的有种……

    如斯美人,清冷如霜。

    秦陆焯伸手拍在姜晨脑袋上,“别他妈乱叫,你嫂子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呢。”

    姜晨一愣,合着是他搞错了?

    可秦陆焯是谁啊,能叫他大半夜过来接人,就算不是女朋友,也是关系匪浅吧。

    谁知他心底嘀咕的时候,秦陆焯已经看向蔚蓝,走了过来。

    此时他跨上最后一层台阶,蔚蓝才意识到他真的很高,以她的身高都需要抬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

    秦陆焯说:“是你哥林纪明让我来接你的,他在国外。”

    蔚蓝算是明白过来,刚才警察问话的时候,就说过需要家人来接。因为涉及到周西泽,她没给她姐姐蔚然打电话,也没自家律师打电话,反而是通知了表哥林纪明。

    不过没想到,他人不在北京。

    秦陆焯说完,转头问道:“这边没事了吧。”

    姜晨立即说:“本来也没什么事,打架的不是他们,录个笔录就能走了。”

    秦陆焯点头,直接说:“既然没事,走吧,我送你回家。”

    他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不过既然接了朋友的嘱托,自然送佛送到西,干脆把人送回家,省得再出别的幺蛾子。

    蔚蓝回头看了一眼,倒是姜晨见状,立即说:“你是不是担心你那个朋友,放心,要不我把她叫出来。”

    结果,陈锦路出来的时候,周西泽也跟着出来了。

    他见到蔚蓝身边的男人,先是一愣,随后是惊讶。作为男人,看别的男人,总是带着轻视,可在看见秦陆焯的一瞬间,周西泽却明白,这不是他能轻视的人。

    这人松松垮垮地站在那里,看着痞气,实则凌厉。

    他心底疑惑再生,大半夜的愿意过来接人,这种关系怎么看都不简单。

    于是他看向蔚蓝,咬牙:“你够可以,蔚蓝,我真是看错你了。”

    “平时跟我装贞洁烈女,连我碰你一下都要退避三尺。”此时周西泽平时的温柔伪装全无,显然他已经认定蔚蓝给他戴了绿帽子,“你也没干净到哪儿去。”

    蔚蓝见他这模样,面无表情,往后退了一步,似乎连和他靠近,都是一种玷污。

    谁知周西泽被她的举动激怒,刚伸手想拉他,被旁边高大的男人跨步挡在了面前。

    秦陆焯垂眸看着他的手掌,一手插在兜里,神色微蔑道:“想干嘛?打女人?”

    周西泽个子不算矮,一米八的身高,却在气势上生生被压了一头。

    他咬着牙,薄怒道:“你们两个狗男女。”

    这句话,倒是骂得秦陆焯笑了。

    男人一笑,身上那股子痞气更掩不住,他往前迈了一步,周西泽后退了一步。直到秦陆焯抬起手臂,周西泽看着身后,有些底气不足地问道:“这里是警局,你想干嘛?”

    谁知男人只是指了指旁边灯火通明的大厅。

    “你是觉得我没进过这地方?”

    蔚蓝抬起头,就看见秦陆焯站在树下,神色不明地盯着她看。

    树下的几个小朋友一个个急不可耐地问:“姐姐,小猫怎么样了?”

    “它是不是受伤了啊。”

    “哎呀,它都不叫了呢,肯定是痛痛。”

    “姐姐,你快把小猫救好吧。”

    此刻,坐在树上的蔚蓝,俨然已经成了救世主,似乎只要她吹一口气,怀里的小猫就能立即好了。

    直到有个小孩,见她迟迟不下来,终于问:“姐姐,你是不是不敢下来了啊?”

已有 77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