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76.第 76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63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 订阅率50%,防盗时间24小时

    秦陆焯对这种黄毛丫头没什么兴趣, 听到这话,眉梢微挑。

    “不用。”

    陈锦路对于他的拒绝倒是没什么意外,她还想再纠缠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大哥居然来了。她脸色一变,看向蔚蓝。

    “卧槽,蔚老师,你不是吧,居然跟我哥告状。”

    陈锦路的哥哥陈宇看着蔚蓝, 歉意地说:“抱歉, 蔚小姐,这么晚还让你为小路的事情跑出来。”

    蔚蓝微摇头,说道:“没什么事,你把她带回去就好了。”

    陈家兄妹在这里暂留片刻, 在得知秦陆焯会送蔚蓝回去之后,陈宇也没多客气, 拎着自家妹妹的耳朵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姜晨依依不舍地对秦陆焯说:“焯老大,现在看见你可真不容易, 什么时候出来聚聚吧。”

    秦陆焯原本已经转身准备离开, 却回头看了他一眼。

    姜晨站在警局的门口, 身后灯火通明, 这么晚, 警局值班的人都没消停,里面不时传来吵嚷的声音。

    这种熟悉的闹腾,秦陆焯也许久未听到了。

    他转身之后,伸手朝后摆了摆,“回头有空聚吧。”

    出了警局之后,白日里车水马龙,此刻空荡荡的马路,在深夜里显得格外萧条。寒风一吹,刮在人脸上,犹如刀子般。

    蔚蓝刚才是坐警车过来的,她的车还停在酒吧那边。

    这么晚了,她也懒得再过去开,于是跟着男人一路往前走。

    直到两人来到一辆箱式货柜车前停下。

    蔚蓝裹着大衣,微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因为没注意到男人脚步停下,差点儿撞上去,就是这样,她的鼻尖还是触到他的外套上,凉凉的。

    “上车吧。”秦陆焯打开货柜车的驾驶座。

    等他坐上去之后,蔚蓝还站在路边发愣。

    秦陆焯把车窗降下来,手臂搁在车窗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蔚蓝,声音淡淡地问:“这车我明天还有用,所以不能打车送你。”

    虽然说的话是解释,口吻里却是强压着的不耐。

    显然,此刻没上车的蔚蓝,在他眼里,已经成了那种娇滴滴的大小姐。

    这种人在秦陆焯这儿,都有一个统一的代名词。

    累赘。

    好在蔚蓝没再犹豫,走到副驾驶旁,伸手拉开车门之后,还没上车就闻到里面扑鼻的烟味。车内开着昏暗的灯,但副驾驶坐垫上的黑漆漆一团的油渍,清晰可见。

    秦陆焯低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脏污,心底骂了一句。

    下一刻,他脱掉身上的外套,直接铺在副驾驶座上,嘲讽地弯了下嘴角:“抱歉,我该提前去洗个车迎驾的。”

    蔚蓝听出他话里嘲讽的味道,没在意,反而是弯着嘴角,踩着踏板,坐了上来。

    夜里,很安静。

    大卡车开在路上,因为驾驶座那边的车窗没关严实,呼呼地风声刮进来。

    蔚蓝坐在他的外套内衬上,居然还有股余温。

    其实按照她谨慎的性格,在跟着他离开之前,应该跟林纪明打电话确认这件事,可是不知为何,她甚至连这个男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就任由他带着自己离开了。

    直到快到蔚蓝家,车子先在一条小吃街上停下。

    两旁的店铺依旧霓虹闪烁、灯火通明,有种世俗的温暖。

    秦陆焯转头,正好看到蔚蓝正看着他。

    他说:“晚饭还没吃,我吃点儿东西,十分钟就好。”

    想了下,他又问:“你饿吗?”

    这句话倒是客气地询问,因为光冲着蔚蓝这一身打扮和刚才给他留下的印象,他就不觉得这个看起来无欲无求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小姐,会跟着他一起去吃街头小店。

    果然,蔚蓝摇头。

    倒不是她看不上这种小店,而是她不习惯在晚上吃东西。

    秦陆焯没多纠结,意料之中的回答,他点点头,声音极淡地说:“你在车上等我,我马上就回来。”

    蔚蓝当真乖乖坐在车上,看着男人下车,绕过车头,进了前面不远处的重庆小面店。

    深夜里,只偶有人路过。

    没一会,店铺门口再次出现男人的身影。

    他站在马路边,没往这边看。

    可是,蔚蓝却知道,他肯定是放心不下自己。

    蔚蓝伸手将车窗降下,隔着窗户看向他,此时,男人伸手从兜里掏出一包烟,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紧接着,他摸了摸兜,半天都没找到打火机。

    就在此时,不远处有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一步一步,走得又缓又慢。

    那是个头发已经花白的老奶奶,身上还背着一个蛇皮口袋,因为驼着背,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矮小,似乎只要这街上的风再大点儿,就能将她吹倒。

    街边有个垃圾桶,垃圾因为没及时回收,早已经溢出来了。

    老人家拎着蛇皮口袋,手里拿着铁钳,专门翻垃圾用的。

    秦陆焯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在身上摸了半天,可除了一包烟,连个硬币都找不出来。他才想起来,之前加油的时候,身上零零总总,全都给了加油站。

    刚才买吃的,是手机支付。

    最后,他往车这边走,拉开车门上去,想从车里找找看,有没有零钱什么的,突然一沓红色纸币出现在他眼前。

    他没抬头,已经听到身边轻柔地声音问:“你是不是在找这个?”

    秦陆焯这次总算抬头看着蔚蓝,车内的灯没开,窗外暖黄色路灯正好打在她脸上,乌黑的长发温婉地披在肩上,白皙的脸颊被路灯这么一照,犹如上了一层薄釉,细腻又白皙。

    刚才林纪明在电话里,几次强调蔚蓝的好看。

    这一瞬,秦陆焯倒是真有体会了。

    他没客气,伸手接了过来,却在拿钱的时候,碰到她的手背。

    肌肤柔软细腻,有点儿暖。

    男人一怔,第一反应竟是,怎么这么软。

    好在秦陆焯迅速接过纸币,抽手,“借用一下。”

    他不是占人便宜的人,既说了是借用,肯定要还。

    蔚蓝看着他走到老人家身边,两人也不知说了什么,就见老人拼命摆手。

    然后,男人微微弯着腰,倾身,将耳朵凑近老人。

    冷冽的冬夜里,北风一吹,刮得周围的树枝哗哗作响。这么寒冷的天气,蔚蓝看着不远处那两个身影。

    一个高大笔直,一个佝偻矮小。

    可两人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却那样和谐。

    随后,秦陆焯扶着老人,进了旁边的重庆小面店铺。

    没一会,蔚蓝看见秦陆焯端着碗出来。

    他站着的方向是朝着卡车的,显然大半夜,他也不放心让蔚蓝一个人在车上。

    蔚蓝趴在车窗上,这时候倒是丝毫不嫌弃,上面有多少灰尘了。

    头一次,她居然觉得一个男人端着碗在马路边上吃饭,一点儿都不狼狈,反而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可惜这个有味道的男人,只顾着埋头苦吃,几分钟后,就吃完了。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拿着一根点燃的烟。

    他站在马路边,一双长腿微敞着,远远看着他身形很正,并没有高个儿男人驼背的通病,指尖夹着烟,吸一口,缓缓吐出暖白色烟气。

    蔚蓝就这么安静地看着他,把一根烟抽完。

    等吸完烟之后,往卡车这边走,他没直接走到驾驶座,反而先走到副驾驶这边。

    秦陆焯从兜里,掏出一卷钱,是蔚蓝刚才给的。

    蔚蓝有些诧异,问道:“没要?”

    秦陆焯拧着眉,这次倒不是对她,像是对自己,他说:“她说自己不是乞讨的,所以不要钱。”

    是他唐突了老人家。

    ……

    蔚蓝微滞,没说话。

    因为她是坐在车里,这次反而可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秦陆焯只穿了一件线衫,还没领子,他说话时喉结上下滑动,连带着稍露出来的锁骨,都有种属于男人的魅力。

    他的声音在冬夜里,虽然低沉,却格外好听。

    “不过我用你的钱请她吃了一碗小面,十七块,回头我还给你。”

    说话间,秦陆焯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蔚蓝,显然她并没仔细听他说话,反而是眼睛直直地看着他,似乎在出神。

    秦陆焯正准备把钱塞给她的时候,蔚蓝终于开口。

    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微愣,有些好笑地看着她,片刻后,他说:“现在才问我的名字,是不是有点儿晚了?”

    蔚蓝看着他,没说话,眼睛里却是不晚两个字。

    或许是手里这卷钱的作用,秦陆焯居然难得好脾气地自报家门,他说:“秦陆焯。”

    蔚蓝拿出手机,直接递给他,见他没伸手,她说:“加你的微信吧。”

    秦陆焯脸上嘲讽的笑意再次浮起,他嘴角扯了扯。

    就听蔚蓝又淡淡说:“可以手机转账。”

    似乎像是提醒他一样,她看了一眼那个小面店,低声说:“那十七块钱。”

    秦陆焯舌尖舔了下嘴角,终于忍不住笑了。

    被逗得。

    他他妈难道还会因为十七块钱跑路???

    进入洗手间,她打开水龙头,用微冷的水拍在脸上,当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脸,肤色白皙透嫩,连一条细纹都找不到,犹如剥壳的鸡蛋。

    然后,电光火石间,她想起昨晚那个男人气鼓鼓的话。

    ——你觉得这帮人会看你长得好看,就放过你?

    他是这么说的吧。

    蔚蓝望着镜子,脑海中浮现他那张盛怒的脸,嗯,确实是这么说的。

    所以,他还是觉得她好看啊。

    如果被秦陆焯知道,他昨晚一通责骂,最后在蔚蓝脑海里,只留下这个结论,大概会气得想要撬开她的脑袋,看看她的脑回路究竟是什么构造了吧。

    她又掬起一捧冷水,敷在脸上。

    只不过心情,更愉快了。

    助理张萧都明显感觉到蔚蓝今天的好心情,所以在汇报行程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告诉蔚蓝,那个因为儿子出国而心理失衡的李太太,取消了下周的预约,据说是不用过来了。

    她告诉蔚蓝这个消息的时候,蔚蓝只是淡淡点头,没有在意。

    倒是张萧微叹气说:“蔚老师,你这个时间段又要空出来了。”

    这哪里是空出来的时间,根本就是空出来的钱啊。

    一个小时一千块,这个时间段的咨询者取消了,如果没有新的咨询者过来,那就是一笔损失。

    蔚蓝抬头看她,淡笑道:“你很怕我闲着?”

    “当然不是。”

    张萧赶紧摆手,她哪里敢啊。

    蔚蓝知道她是为了自己着想,安慰:“放心吧,你一个人的工资,我还是能发出来的。”

    张萧更加窘迫,赶紧说:“蔚老师,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蔚蓝也只是和她说笑而已,于是她挥挥手,叫张萧先出去忙。

    下午的时候,客户离开时,蔚蓝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随手按了接听键。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朗润好听,是林纪明,她姑姑的儿子,也是蔚蓝的表哥。

    “小蓝,晚上有空吗?”

    蔚蓝拿着电话,“你回国了?”

    林纪明朗声一笑,“我们蓝蓝还是这么聪明。”

    蔚蓝忍不住捏了下鼻尖,“不要这么称呼我。”

    相较于林纪明黏糊的叫法,她倒是宁愿他喊自己蔚蓝。

    随后,林纪明报了个地址,是个餐厅,他说:“晚上不见不散啊,穿漂亮点儿。”

    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说来蔚蓝和林纪明关系一直很好,林纪明是独子,他们自幼一起长大,所以他一直把蔚蓝当作自己的亲妹妹。这也是蔚蓝在警局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而不是给蔚然打电话的原因。

    她一个人住在外面,家里本就有微词,那晚事发突然,给蔚然打电话,最后必然掀起更大的波澜。况且那天还有周西泽在场。

    晚上下班的时候,她想了下,还是先开车回了自家。

    林纪明订的是八点,显然他公司事情也忙。

    这是一间位于五星级酒店里的法国餐厅,是一间米其林三星店,林纪明读书时是在英国,对于英国本土的食物,即便如今回国多年,都还抱怨不已。

    好在法国餐厅及时拯救了他的味蕾。

    等到了餐厅,门前的侍应生刚开口询问,蔚蓝便报上林纪明的名字。

    穿着西式马甲套装的服务员,彬彬有礼地将她引进餐厅。

    餐厅的环境有些幽暗,此时大多数桌子都已经坐着人,却不见喧哗声。她跟在侍应生的后面,一直走到餐厅里面。

    林纪明原本正在和对面的人说话,一抬头,就看见蔚蓝走了过来。

    他招手,坐对面的男人回身看过来。

    蔚蓝今晚穿了一件白色宽松刺绣毛衣,一条蓝色牛仔裤,及膝黑色长靴,她本来就身材高挑,比例绝佳,又因黑色长靴的视觉冲击效果,从她进门开始,不少人都盯着她看了又看。她头发简单地披散在肩膀,一侧长发被挽在耳后,耳朵上戴着钻石流苏耳环,钻石钉在耳垂上,流苏随着她走动的幅度,轻轻晃悠。

    林纪明笑道:“我请的另外一位到了。”

    说着,他起身,给蔚蓝拉开里侧的座位。

    蔚蓝也是走到跟前,看见秦陆焯坐在这里。他端端坐着,一只手搭在铺着白色桌布的桌面上,闲闲地敲着手指,像是无意识的动作。

    她将外套脱下,搭在椅背上,这才坐下。

    林纪明见秦陆焯不说话,笑道:“你们两个之间,我就不用再相互介绍了吧。”

    确实没这个必要。

    林纪明说:“上次蔚蓝的事情,麻烦你大晚上跑一趟。”

    这话是对秦陆焯说的。

    蔚蓝看着对面巍然不动的男人,伸手撩了下长发,点头,“那这顿饭,得我来请。”

    “别,既然是我叫你们出来的,这顿我来。况且咱们兄妹,还分谁跟谁。”

    林纪明朗声笑道。

    秦陆焯总算抬头望着对面,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一顿饭就打发我了?”

    林纪明跟他关系一直不错,知道他性子,直接说:“那成,想怎么样,你说一句,眨眨眼都算我输。”

    秦陆焯:“无聊。”

    好吧,提起这话头是他的,说无聊也是他。林纪明一向在他面前吃憋惯了。

    所以林纪明干脆转头跟蔚蓝吐槽,“我跟你说蓝蓝,你最好离这小子远点儿,我们哥几个在他跟前就没人不吃憋的。”

    “你们认识很久?”

    这个话题被蔚蓝提起来,林纪明登时来了兴致,“我们初中就是一个学校的,他是转校生,你知道我读的那学校,里头背景深厚的多,谁瞧谁都不爽。结果他转学过来,拽地跟什么似得,我们瞧着他就不爽。”

    蔚蓝来了兴致,“你们欺负他了?”

    林纪明摇头,无奈说:“怎么可能,你不知道这小子有多贼。刚开始不言不语,装得跟什么似得,结果上体育课打篮球的时候,有人故意撞他。你知道吗?他二话不说,直接把那个同学一个过肩摔,摔地跟个四脚朝天的乌龟似得。”

    那画面是真的太过鲜活灵动,以至于这都十几年过去了,林纪明再提到当时的场景,依旧津津有味。

    他咋舌道:“幸亏当时挑衅的不是我,要不然现在我那帮初中同学想起我,肯定就得说,哦,就是当时被秦陆焯摔地四仰八叉那个倒霉蛋啊。”

已有 63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