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那片蔚蓝色 77.第 77 章

都市 zblog 2018-07-28 56 次浏览 0个评论

    此为防盗章,订阅率50%, 防盗时间24小时  然后, 电光火石间,她想起昨晚那个男人气鼓鼓的话。

    ——你觉得这帮人会看你长得好看, 就放过你?

    他是这么说的。

    蔚蓝望着镜子,脑海中浮现他那张盛怒的脸,嗯, 确实是这么说的。

    所以, 他还是觉得她好看啊。

    如果被秦陆焯知道,他昨晚一通责骂,最后在蔚蓝脑海里, 只留下这个结论,大概会气得想要撬开她的脑袋, 看看她的脑回路究竟是什么构造了。

    她又掬起一捧冷水,敷在脸上。

    只不过心情, 更愉快了。

    助理张萧都明显感觉到蔚蓝今天的好心情,所以在汇报行程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她告诉蔚蓝, 那个因为儿子出国而心理失衡的李太太, 取消了下周的预约, 据说是不用过来了。

    她告诉蔚蓝这个消息的时候,蔚蓝只是淡淡点头, 没有在意。

    倒是张萧微叹气说:“蔚老师, 你这个时间段又要空出来了。”

    这哪里是空出来的时间, 根本就是空出来的钱啊。

    一个小时一千块,这个时间段的咨询者取消了,如果没有新的咨询者过来,那就是一笔损失。

    蔚蓝抬头看她,淡笑道:“你很怕我闲着?”

    “当然不是。”

    张萧赶紧摆手,她哪里敢啊。

    蔚蓝知道她是为了自己着想,安慰:“放心,你一个人的工资,我还是能发出来的。”

    张萧更加窘迫,赶紧说:“蔚老师,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蔚蓝也只是和她说笑而已,于是她挥挥手,叫张萧先出去忙。

    下午的时候,客户离开时,蔚蓝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名字,随手按了接听键。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朗润好听,是林纪明,她姑姑的儿子,也是蔚蓝的表哥。

    “小蓝,晚上有空吗?”

    蔚蓝拿着电话,“你回国了?”

    林纪明朗声一笑,“我们蓝蓝还是这么聪明。”

    蔚蓝忍不住捏了下鼻尖,“不要这么称呼我。”

    相较于林纪明黏糊的叫法,她倒是宁愿他喊自己蔚蓝。

    随后,林纪明报了个地址,是个餐厅,他说:“晚上不见不散啊,穿漂亮点儿。”

    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说来蔚蓝和林纪明关系一直很好,林纪明是独子,他们自幼一起长大,所以他一直把蔚蓝当作自己的亲妹妹。这也是蔚蓝在警局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而不是给蔚然打电话的原因。

    她一个人住在外面,家里本就有微词,那晚事发突然,给蔚然打电话,最后必然掀起更大的波澜。况且那天还有周西泽在场。

    晚上下班的时候,她想了下,还是先开车回了自家。

    林纪明订的是八点,显然他公司事情也忙。

    这是一间位于五星级酒店里的法国餐厅,是一间米其林三星店,林纪明读书时是在英国,对于英国本土的食物,即便如今回国多年,都还抱怨不已。

    好在法国餐厅及时拯救了他的味蕾。

    等到了餐厅,门前的侍应生刚开口询问,蔚蓝便报上林纪明的名字。

    穿着西式马甲套装的服务员,彬彬有礼地将她引进餐厅。

    餐厅的环境有些幽暗,此时大多数桌子都已经坐着人,却不见喧哗声。她跟在侍应生的后面,一直走到餐厅里面。

    林纪明原本正在和对面的人说话,一抬头,就看见蔚蓝走了过来。

    他招手,坐对面的男人回身看过来。

    蔚蓝今晚穿了一件白宽松刺绣毛衣,一条牛仔裤,及膝黑长靴,她本来就身材高挑,比例绝佳,又因黑长靴的视觉冲击效果,从她进门开始,不少人都盯着她看了又看。她头发简单地披散在肩膀,一侧长发被挽在耳后,耳朵上戴着钻石流苏耳环,钻石钉在耳垂上,流苏随着她走动的幅度,轻轻晃悠。

    林纪明笑道:“我请的另外一位到了。”

    说着,他起身,给蔚蓝拉开里侧的座位。

    蔚蓝也是走到跟前,看见秦陆焯坐在这里。他端端坐着,一只手搭在铺着白桌布的桌面上,闲闲地敲着手指,像是无意识的动作。

    她将外套脱下,搭在椅背上,这才坐下。

    林纪明见秦陆焯不说话,笑道:“你们两个之间,我就不用再相互介绍了。”

    确实没这个必要。

    林纪明说:“上次蔚蓝的事情,麻烦你大晚上跑一趟。”

    这话是对秦陆焯说的。

    蔚蓝看着对面巍然不动的男人,伸手撩了下长发,点头,“那这顿饭,得我来请。”

    “别,既然是我叫你们出来的,这顿我来。况且咱们兄妹,还分谁跟谁。”

    林纪明朗声笑道。

    秦陆焯总算抬头望着对面,原本没什么表情的脸,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一顿饭就打发我了?”

    林纪明跟他关系一直不错,知道他性子,直接说:“那成,想怎么样,你说一句,眨眨眼都算我输。”

    秦陆焯:“无聊。”

    好,提起这话头是他的,说无聊也是他。林纪明一向在他面前吃憋惯了。

    所以林纪明干脆转头跟蔚蓝吐槽,“我跟你说蓝蓝,你最好离这小子远点儿,我们哥几个在他跟前就没人不吃憋的。”

    “你们认识很久?”

    这个话题被蔚蓝提起来,林纪明登时来了兴致,“我们初中就是一个学校的,他是转校生,你知道我读的那学校,里头背景深厚的多,谁瞧谁都不爽。结果他转学过来,拽地跟什么似得,我们瞧着他就不爽。”

    蔚蓝来了兴致,“你们欺负他了?”

    林纪明摇头,无奈说:“怎么可能,你不知道这小子有多贼。刚开始不言不语,装得跟什么似得,结果上体育课打篮球的时候,有人故意撞他。你知道吗?他二话不说,直接把那个同学一个过肩摔,摔地跟个四脚朝天的乌龟似得。”

    那画面是真的太过鲜活灵动,以至于这都十几年过去了,林纪明再提到当时的场景,依旧津津有味。

    他咋舌道:“幸亏当时挑衅的不是我,要不然现在我那帮初中同学想起我,肯定就得说,哦,就是当时被秦陆焯摔地四仰八叉那个倒霉蛋啊。”

    得幸保住自己的光辉形象的林纪明,说着又笑了起来。

    他还没笑完,放在桌子下面的脚,就被对面的人踢了下。

    秦陆焯瞪了他一眼,“这么老掉牙的故事,你是打算说到什么时候。”

    林纪明骨子里就是个北京人,虽然这些年在国外,不过贫这个字,到底还是深入骨髓,他笑道:“等我老了,躺在自家阳台的躺椅上,身边坐着我孙子的时候,这故事还能继续说。”

    ……

    秦陆焯被他震惊,翻了下眼睛,彻底没话。

    蔚蓝安静地看着他,居然能想到他年少时,又拽又不可一世的模样。

    她直勾勾地盯着他,以至于秦陆焯抬头,一眼就撞上她的眼神。

    他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就看见她身体微微前倾,头顶的灯光恰到好处的圆弧光晕落在她头顶,她穿着的毛衣领口略低,白嫩精致的锁骨下,饱满的弧度有些过于明显。

    他撇过头,却不知就在方才,他舌尖不自觉地舔了下嘴角。

    林纪明还在说:“蓝蓝,你说这个人奸不奸诈,我把他的光辉历史宣扬了一遍,他才叫我闭嘴。我倒是闭嘴了,他高大形象已经树立起来了。”

    秦陆焯真被他气笑了,翻眼道:“高大形象?留给你自己。”

    因为有林纪明在,即便其他两人话不算多,这顿饭吃的倒还算和谐。

    就是他们快吃完的时候,不和谐的因素出现了,不远处两桌位置不知为何原因,居然吵了起来。

    “我没资格跟你说这话?你也不瞧瞧你自己的贱样,以为拿个香奈儿就是上流人了?你身上的这股洗脚水味道,熏到我了,你知不知道啊。”

    少女尖细的声音,在幽静的餐厅里,格外清晰。

    伴随着这个嘲讽声音之后的,还有几声嘲笑。

    蔚蓝转头看过去,就见那边站着的多是姑娘。

    陈锦路,直到她看清楚开口说话的人。

    此刻,被陈锦路拦着的女人,穿着一身烟草粉香奈儿粗格毛呢连衣裙,整个人垂着头,似乎在极力克制。

    陈锦路似乎还嫌不够过瘾,转头就对餐厅经理说:“你们还是米其林三星餐厅吗?真是随便什么垃圾都敢放进来,这种洗脚妹身上有细菌的,万一传染了别的客人,你负责得起吗?”

    她身边站着的几个少女,各个都名牌傍身,此刻附和她的动作,居然都纷纷捏着鼻子。

    终于,被她一直羞辱的女人抬了头,她看着陈锦路,竟是娇媚一笑,轻声说:“对啊,我出身是不高,不过谁叫我找了个好男人,你陈大小姐还得叫我一声小妈呢。”

    小妈,这两个字就像是两记耳光,狠狠地抽在了陈锦路脸上。

    她脸一变,当即就抬手。

    却不想,女人一把握住她的手掌,“大小姐,我是干力气活出身的,要不是看在你爸爸面子上,真打起来,你可不是我对手。”

    陈锦路终于忍不住,骂道:“你他妈少拿我爸来压我,你算什么东西,不过就是又一个爬上我爸床的贱女人。”

    “我迟早有一天要弄死你。”

    女人微微一笑,松开她的手,撩了下落在耳边的碎发,笑道:“那就看陈大小姐你的本事了。”

    说完,女人松开手,带着自己的朋友离开了。

    这么一场闹剧,叫整个餐厅的人,都看了个热闹。

    林纪明在一旁叹道:“这都叫什么事儿。”

    秦陆焯朝她看了一眼,显然他认出了陈锦路。

    不过两人都默契地没开口。

    几天后,陈锦路再次到蔚蓝的工作室,一进门就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显然情绪并不算高。半个小时,她都没说一句话。

    直到蔚蓝开口问:“我说过,你遇到的问题,都可以告诉我。”

    她声音低柔,带着安慰的味道。

    陈锦路撇撇嘴,正好说话时,突然门被敲响。

    她皱眉,门已经被推开。就见张萧站在门口,一脸窘迫,而她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警服的男人。

    警察?

    陈锦路这次倒是开口了,她冲蔚蓝看了一眼,有些意外地说:“蔚老师,你惹什么事了?”

    她刚说完,其中一个略高些的警察,看着她说:“陈锦路,麻烦你跟我们去一趟警局,有个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

    ……

    这次,轮到蔚蓝愣住。

    蔚蓝抬起头,就看见秦陆焯站在树下,神不明地盯着她看。

    树下的几个小朋友一个个急不可耐地问:“姐姐,小猫怎么样了?”

    “它是不是受伤了啊。”

    “哎呀,它都不叫了呢,肯定是痛痛。”

    “姐姐,你快把小猫救好。”

    此刻,坐在树上的蔚蓝,俨然已经成了救世主,似乎只要她吹一口气,怀里的小猫就能立即好了。

    直到有个小孩,见她迟迟不下来,终于问:“姐姐,你是不是不敢下来了啊?”

    这会儿其他小朋友也意识到了,毕竟树这么高啊。

    好在有个小女孩看到旁边站着的秦陆焯,鼓足勇气,软软地问:“叔叔,你可以帮忙抱姐姐下来吗?”

    秦陆焯登时哑然。

    他身材高大,小姑娘站在他旁边,堪堪到他腰侧。他低头看着那张粉嘟嘟的小脸,大眼睛里一派天真。

    末了,他伸手摸了下小姑娘的脑袋。

    神莫名温柔。

    “这个姐姐既然能自己爬上去,就能自己下来。”

    只是说完,他自己也觉得好笑。

    为了救猫,亲自爬树上了?

    她可真够可以的。

    ……

    坐在树上的蔚蓝,听到这句口吻凉薄的话,登时笑了。

    她低头抚摸怀中的小家伙。

    通体雪白的猫毛,柔软又舒服,一看就是平时喂养的很好。

    她低笑道:“这可是你的猫,我是为了救它才上来的,难道你不应该对我负责任?”

    其实蔚蓝是想说,他应该对她现在的状况负责任,谁知刚说完,才注意到话里的歧义。

    于是,树上的姑娘和树下的男人,都微怔。

    秦陆焯微蹙着眉头看她,过了会,沉着声问道:“我的猫?又是你的推理。”

    秦小酒平时都在家里,就是这几天他没空,放在宠物医院寄养了两天,今天刚领回来,就撒欢一样地跑,又被小孩子带出来。

    连他公司的人都不知道,他还养了只猫。

    蔚蓝继续抚摸猫的脊背,约摸是把它摸舒服了,小家伙又嗷嗷地叫了两声。

    秦陆焯听得额角微跳。

    小白眼狼。

    直到蔚蓝从小猫脖子上勾起一块牌子,纤细手指,在夕阳下染上一层蜜釉。

    “不用推理,观察就好。”

    蔚蓝低头看着树下的人,神悠然道。

    她穿着一件宽松白高领毛领,松软舒服的料子,勾勒着她整个人白瘦纤细。黑长裤露出一段白皙脚腕,秦陆焯原本并没注意,只是她交叠的双腿在树干上无意地轻晃,黑长裤和鞋子中间那一段纤细白润,格外显眼。

    秦小酒脖子上就挂着银质牌子,写着它的名字。

    秦陆焯又恰好出现在这里,不难推测出这中间的联系。

    于是,一帮小朋友都看着秦陆焯,十分哀怨,尤其是最先开口的小姑娘。她一脸不赞同地说:“叔叔,我妈妈说男生就该主动帮助女生的。这样才是好孩子。”...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已有 56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