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超级小道士 第六十八章:二合一大章

都市 zblog 2018-08-05 45 次浏览 0个评论

    黄级道矿里。

    郝然嘴角一扬,露出可笑意,蚁后终于被他收服了。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可以随时用意念控制所有暴饕蚁。

    他从挖掘开的地面走了出来,随后心神一动。

    周围一只只暴饕蚁飞进了他手中的巢穴。

    暴饕蚁巢穴只有巴掌大小,携带方便。郝然将其放进裤兜,他突然眉头紧蹙,先前在黄级道矿内,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暴饕蚁上。

    现在从道矿走出来,他发现四周太安静了,本来建造庭院的喧杂声全部不见,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想到施工的半山腰去看看时,一道狼狈的身影迅速向这边窜了过来。

    “郝、郝大哥,龙老板他们被抓走了。”

    找准时机,借助龙山跟顾涛给的保命玉符,总算跑出来的李二虎走近之后,气喘吁吁说道。

    说完,他还忍不住感叹玉符的神奇。

    要知道发现他逃跑后,留下的迷彩壮汉可是全部冲他开枪的,结果一道白色光罩出现,他愣是一根毫毛都没掉。

    郝然的手掌按住了李二虎额头,说道:“放松,不要有任何抵触情绪。”

    李二虎虽说不明白郝然在干什么,但儿子救命恩人的话,他必须听。

    郝然是在读取李二虎的记忆,这样可以在最短时间内了解到事情的前应后果。

    他尽管拥有读取记忆的能力,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必须要对方配合,否则根本达不到效果。

    顺利读取到李二虎的记忆后,郝然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之前是刘方刚和龙山的请求,他才暂时饶恕了东南各大家族。

    但这些大家族实在想早点死了吧?他们是不愿意等刘方刚跟龙山崛起了。

    “现在看你怎么跑,你这坑蒙拐骗的小子也在?看来我们的运气确实好。”

    有三个迷彩壮汉一路追击李二虎到了这里,他们之前看过郝然的照片,所以都认识。

    郝然没兴趣跟这些货色浪费时间,他说道:“二虎,我们走!”

    李二虎用力的点点头,他跟在了郝然身边。

    先前三个迷彩壮汉亲眼目睹了李二虎身上爆发出光罩,抵挡子弹的诡异场景,虽说他们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李二虎真有本事,那为什么要跑?还不是怕他们手中的枪!

    其中一个瞎了右眼的迷彩壮汉,向前走了几步,轻蔑道:“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居然学骗人装神弄鬼,冒充高人?如果不是有人想留你活口,我特么一颗子弹送你下地狱。”

    旁边两个迷彩壮汉将枪口对准了郝然的腿部。

    “反正别让这小子死了就行,至于不能伤他,可没人告诉我们。”

    “看他一脸装逼的样子,老子很不爽,他真把自己当成神仙下凡了?”

    说话间。

    这两个迷彩壮汉想要对郝然开枪,然而没等他们扣动扳机。

    “砰砰!”两道清脆声响。

    不是枪声,而是他们两个胸膛莫名其妙爆炸了,鲜血飞溅了独眼龙一脸。

    独眼龙的表情瞬间凝固,身边两个同伴无缘无故胸膛爆炸,这是怎么回事?眼前只有郝然和李二虎,难不成这小子真有什么特殊的能力?

    拿着枪的手掌瑟瑟发抖,他能肯定两位同伴不是子弹打死的。不由分说,他当即便想朝郝然开枪,现在他才顾不上什么留活口。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扣动班级,数不胜数的暴饕蚁朝着他飞了过去。

    无数暴饕蚁呼啸而过,地面眨眼只剩下一具尸骨。

    暴饕蚁除了喜欢吸收人血,同样也对血肉感兴趣。

    对此,郝然面无表情,吞食了血肉的暴饕蚁,重新回到了郝然裤兜里的巢穴。

    李二虎瞪大了眼睛,他额头不断的冒出汗珠,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究竟是什么人?

    他之前已经体会到了玉符的生气,如今眼前这一幕又再次刺激到了他的神经。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见郝然走远,连忙战战兢兢的跟了上去。

    郝然没有东藏西躲,他堂堂正正的从山路走了下来。

    剩下来看守工人的迷彩壮汉,在看到郝然跟李二虎后,他们意识到不妙,急忙调转枪口对准郝然。

    那些工人见他们转移了枪口,如释重负,当即泛起了异样心思,其中一人终于硬着头皮向村外跑去。

    有了第一个人,其余的工人也急忙四处逃串。

    剩下的迷彩壮汉顾不上这些工人了,在他们看来还是郝然重要,只能眼睁睁看着工人全跑了。

    郝然连对这些迷彩壮汉亲自动手的欲望都没有。

    挥了挥衣袖。

    密密麻麻的暴饕蚁朝着那些迷彩壮汉涌了过去。

    那些迷彩壮汉立马变了脸色,当机立断的扣动扳机,可惜暴饕蚁数量太多,根本没打死几只。

    密密麻麻的暴饕蚁飞过,地面上当即多了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双腿吓软,来不及逃窜的魏广和看见这幕,彻底懵逼傻眼。

    之前只有李二虎看到暴饕蚁吞噬独眼龙,所以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如此惊悚的画面。

    几个活生生的人顷刻间就变成了这样?他们难道是被那密密麻麻的肉虫给咬成这样的?

    这些肉虫是什么品种?似乎都听郝然的话?

    魏广和心跳不停加速,他越来越庆幸听了三伯的话,早早向郝然鞠躬赔礼,否则面前这等神人,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他没有想太多,而是恭敬道:“高人,我送您去太平洋酒店。”

    工人跑了也好,他们没看见这匪夷所思的恐怖场景,郝然点了点头,他看向李二虎,说道:“二虎,你把这些尸骨处理一下。”

    在李二虎点头答应后。

    魏广和开车停在了郝然面前。

    郝然纵身一跃跳上车,魏广和一踩油门,车子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而在魏广和疯狂奔向太平洋酒店的时候。

    毛天赐等一行人带着龙山、刘方刚和顾涛已经来到了酒店门口。

    数个迷彩壮汉将龙山他们从车里拽了出来。

    毛天赐冷笑道:“走吧!所有人都在三楼等你们呢。”

    事到如今,只能暂时走一步看一步了,龙山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迈进了大门,在他们来到三楼厅堂的瞬间。

    里面全部眼神纷纷投射了过来,东南各大家族的人到齐了。

    一道道眼神或鄙夷或怜悯,可能在这些大佬看来,龙山等人不过是案板上的死鱼,可以任由宰割。

    毛天赐小跑到了主桌前,他对着韩元平,毕恭毕敬道:“韩老,我把龙山他们抓来了,我们没找到那小骗子,但是,只要他现身,留下石桥村的人会立马把他抓过来。”

    韩元平摇了摇头,他并不关心郝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淡淡道:“小龙,今天的宴会是专门用来款待你的,你看看你人缘多好,所有人都来给你捧场了。”

    转而,他话锋一转,脸上笑容也被阴险取而代之:“小龙,不要负隅顽抗,跟我们合作共赢不好吗?你有什么资格独吞这么大的蛋糕?只有我们东南各大家族拧成一股绳,才能达到共赢。”

    “狗屁!”

    龙山看着虚伪的韩元平,他冲地上吐了一口痰:“韩老狗,还有你们这些人,难道不觉得自己不要脸吗?把明抢都能说的堂而皇之,在我面前虚情假意什么?”

    韩元平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后,白眉一竖:“看来你不愿意配合?”

    说完。

    他的儿子韩董伟向着龙山等人走了过去,周围一个个迷彩壮汉全部严阵以待。

    要是之前龙山识抬举,那么完全不用告知这些家族,他们韩家可以闷声发大财。

    魏董伟心里憋了一肚子火,这种拥有无限商机的摇钱树,只要稍稍获得一丁点利益,就可以为家族累计一大笔财富。

    在靠近龙山之后,韩董伟陡然一脚向前者胸膛踹了过去。

    韩董伟以为在目前的情形下,龙山是断然不敢还手的。

    谁知道,龙山想都没想的抓住了韩董伟踹过来的脚腕,正当他想对韩董伟动手的时候。

    四周的迷彩壮汉反应迅速,其中几人踹在了龙山的背部,另外有人踹在了他肋骨处。

    接连挨了重重几脚。

    龙山跌倒在了地上,而韩董伟的身子在踉跄退了几步后,勉强站稳了。

    看着蜷缩在地上呻吟的龙山,他心里的怒火蹭一下冒了出来,冲上前去,一拳接着一拳招呼向龙山。

    顾涛跟刘方刚想要帮忙,韩董伟厉声道:“傻站着干什么?给我打!”

    周围的迷彩壮汉随即对顾涛和刘方刚拳打脚踢,很快,他们两人也倒地不起了。

    刘长青对于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儿子,视为人生污点,他不仅没有丝毫好感,反而很厌恶,只是冷冷在旁边看戏。

    刘良高冷笑了出来,他居高临下看着鼻青脸肿的刘方刚:“这样才对嘛,像你这样的下贱东西,就应该趴在地上,我看你适合去天桥当乞丐,只不过感觉你还不够惨。”

    话音刚落。

    刘良高举起一把椅子,狠狠朝着刘方刚的膝盖砸了过去。

    一下还不解气。

    他是不停的挥舞椅子砸向刘方刚膝盖骨。

    “啊!”

    倒地不起的刘方刚没有一丁点反抗能力,从他嘴里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吼叫。

    在一次次砸击下,他两条腿的膝盖骨全部破碎,他发现自己双腿连动都不能动了。

    刘方刚脸色乌紫,他愤怒的瞪着刘良高,随后,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刘长青,只可惜从这位亲生父亲的眼神中,看不出一点的悲痛,两只手紧紧捏着在一起,他愤怒啊!

    为什么?

    为什么都是刘长青的儿子,他却在后者眼里连陌生人都不如?

    韩元平挥了挥手:“好了,停手!”

    在所有人停下后,只见龙山和顾涛也是狼狈不已,他们被围殴之后,伤痕累累,嘴里还有鲜血流出。

    “龙山,你当真要逼我们动粗?”韩元平问道。

    “哈哈哈——”

    脸上全是脚印的龙山,擦了擦嘴角鲜血,从他嘴里发出了傲天大笑:“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可悲的是什么人吗?分明自己死到临头,偏偏还自以为是。”

    “可惜啊可惜,我不能凭自己的能力让你们跪拜了,没曾想最后还是要高人出面。”

    龙山似疯似癫的自言自语在宴厅来回回荡。

    这让各大家族的人唏嘘不已,包括邓昌武跟邓修文也是连连摇头,他们知道郝然医术高明,但想凭医术跟东南所有大家族作对?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找死。

    可悲的是他们邓家家主邓锡侯不明白这点,亲眼见识到了汉阳草的神奇效果后,居然还拒绝来参加这个宴会。

    “砰!”

    毛天赐一个冲刺,他一脚踹中了龙山的下巴。

    龙山整个人被踹翻,门牙当场掉落。他趴在地上痛心的看着毛天赐,忽然觉得自己悲哀,以前为什么不知道这位好兄弟会是如此的心狠手辣?

    “到了现在你还指望那坑蒙拐骗的小子?蠢货,一口一个高人,你把我们当三岁小孩?想要用这种办法欲擒故纵吓唬我们?龙山,告诉你,我们大家都不是吓大的。”

    毛天赐非常享受这种感觉,他的脚踩在了龙山的胸膛上。

    刘长青走到了龙山跟前,说道:“前不久在红楼会所,你不是要我滚吗?不是还对我儿子动手吗?现在怎么比土狗还不堪?乖乖说出制作方法,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点,要不然……”

    说着,他顿了顿。

    紧接,猛地踢向了龙山的太阳穴。

    “砰!”

    龙山只感觉耳鸣目眩,眼前的视线变得模糊不清。

    坐在远处木椅上的邓昌武以及邓修文,脸上面无表情,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二哥,幸亏我们也参加了,郝然那市井小民除了会一点医术,他还能对抗东南各大家族联手吗?锡侯那小娃娃脑袋就是不会转弯,要是邓家继续由他执掌,那么将来铁定会衰败。”邓修文低声道。

    邓昌武赞同的点点头,回应了一句:“大哥去世的早,本来我对锡侯这孩子比较看好,如今看来他的确不适合当家主。”

    闻言,邓修文小心脏一阵激动,只要二哥跟他想法相同,两人联手完全可以罢免了邓锡侯的家主之位。二哥又只有一个闺女,而他却有个儿子,那家主的位置岂不是要落到他儿子的头上?

    在邓修文对未来抱有无穷幻想憧憬的时候。

    太平洋大酒店外。

    一辆车子急刹停在了门口。

    郝然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已有 45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