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超级小道士 第七十章:究竟是不是人

都市 zblog 2018-08-05 82 次浏览 0个评论

    从韩董伟诡异惊悚的死亡,再到凡是持枪的迷彩壮汉,手腕全部被炸了。

    如今这些各大家族的人可以笃定,所有的一切全是郝然的手笔,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一个普通的市井小民,为何会有这样骇人的能力?

    刘长青哪里还有先前的淡定,他整张脸挂满了汗珠,脚下步子连连后退。

    一名距离出口比较近的迷彩壮汉,捂着手腕被炸断的地方,他试图向外面跑去。

    然儿在他刚刚跑到门口的时候。

    “砰!”

    他的脑袋莫名其妙从脖子上掉了下来,郝然说道:“要是谁想走,请随意,我不会拦的。”

    看着脑袋滚出老远的迷彩壮汉,很多人直接吓尿了,这叫不会拦?

    本来自认为没有站错队的邓昌武和邓修文,坐在椅子上身体不停哆嗦,他们现在别提多后悔了,鬼知道郝然除了医术,还有这么恐怖的能力?

    尽管之前的治疗他们给了钱,不过郝然也出手救了他们一命,现在他们跟其余家族要联手对付郝然,最后他们的下场会有多惨?

    想到这里。

    这对难兄难弟抱在了一起,失声痛哭,他们不想掉脑袋啊!更不想脖子被无数冰刺洞穿。

    先前的淡定从容呢?

    先前的胜券在握呢?

    此时此刻,所有在场之人,终于明白龙山为什么称呼郝然为高人了。

    为什么当初龙山不惜得罪他们,也要维护郝然了!

    当初他们以为龙山吃错了药。

    结果到头来是他们瞎了眼,没认出真佛。

    在治疗的过程中,龙山将整件事的前应后果说了一遍。

    把韩元平逼迫他交出成品汉阳草制作方法的事全部说了出来,看着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迷彩壮汉,他、顾涛和刘方刚激动的直跺脚。

    这些大家族不是很拽吗?

    有本事在高人面前继续拽啊!

    将龙山和顾涛治疗完毕后。

    郝然扭头看向了韩元平:“你想要的制作方法是我的,这些人全是你蛊惑来的?看来你胃口不小啊!你很想要我手中的汉阳草?那你很喜欢品尝美食对不对?”

    “别傻站着啊,铺张浪费是非常不好滴,你快点坐下吃。”

    郝然全身的道气朝韩元平汹涌而去,利用道气控制后者的身体。

    在郝然的控制下,韩元平机械的来到了一张餐桌前,桌上摆满了各种珍贵菜肴。

    只见韩元平整个人惶恐不安,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太煎熬了,他双手控制不住的抓起各种食物向嘴里塞,他的牙齿也在道气的控制下嚼了起来。

    一盘澳洲大龙虾连壳被韩元平吃光了,他又抓起桌上一块又一块的鱼翅糕吞咽下肚,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抓菜的速度越来越快。

    鱼翅糕、燕窝羹、清蒸鲍鱼……

    各种菜肴被他吃的精光儿,让四周这些大家族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他们更不敢打电话求救,万一刚掏出手机,自己脖子就被冰刺洞穿,那可是亏到姥姥家了。

    只见韩元平的肚子越来越涨,他脸色乌青,吃的快而且急,全身衣裳被汗水湿透。他又抓起一只大章鱼,胃里面一阵绞痛,想呕吐,只可惜郝然用道气封锁了他的喉咙,现在他只能下咽,不能呕吐。

    “我,我实在吃不下去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这次我们韩家认罚。”韩元平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才模糊不清的说出这句话。

    股票涨了才知道买?现在才知道后悔??之前在龙山他们面前不是嚣张至极嘛!

    只可惜郝然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屈指一弹,加大了对韩元平的控制。

    几只大章鱼眨眼吃的干干净净。

    韩元平还在不停的抓食物,不停的咽食物。

    吃的泪水哗啦啦的流,或许因为是太难受,他的眼珠子都快撑出来了。

    直至某个瞬间,他毫无预兆的抽搐起来,他的胃部被食物撑裂开了。

    郝然不再控制,只见韩元平栽倒在了地面,口吐白沫,仅仅几个呼吸间,他就不动弹了,活生生给撑死了。

    韩元平可是韩家辈分最高的老爷子啊,同样是韩家现任家主。

    韩家身为东南第一大家族,韩元平那可是跺跺脚整个东南都要抖三抖的大佬啊!

    但如今居然被食物活生生撑死了?虽说死法土豪范,可是忒煎熬了吧!

    在场这些各大家族的人顿时觉得胃痉挛。

    顾涛、龙山和刘方刚则是极为兴奋,这个老狗竟然对汉阳草动了歪脑筋,活该落得被撑死的下场!

    反应过来的毛天赐,双腿哆嗦,他是真害怕了,每一种死法都这么折磨人,他毫不犹豫的冲龙山跪了下来:“龙哥,我错了,真的错了。求求你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求求你了,看在以前我们是兄弟的情分上。”

    郝然看了眼龙山:“他就是把汉阳草泄露给韩家的叛徒?”

    龙山点头道:“高人,这混蛋太缺德了,我把他当亲兄弟,他刚刚还落井下石打我,就他还有脸说兄弟情分!”

    郝然冷漠道:“很多时候熟悉的亲人,往往比敌人要可怕,特别是他从背后捅你刀子的时候。”

    当初郝然才进入茅山仙派的时候,他也曾被信任的人从背后捅过刀子,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卑鄙小人。

    如果不是毛天赐泄露汉阳草的事情,东南各大家族不会大张旗鼓的联手对付龙山他们。

    郝然挥了挥衣袖。

    当即有百十来只暴餮蚁向毛天赐飞了过去。

    暴餮蚁速度极快,毛天赐完全来不及反应,他的脸上瞬间出现了上百个米粒大小的血洞。

    暴餮蚁轻松钻进了毛天赐的大脑,在郝然意念的控制下,百十来只暴餮蚁畅快淋漓的在毛天赐的头颅里穿梭。

    一阵阵无法形容的剧痛在他头部扩散,毛天赐不断的敲打脑袋,身子在地面来回翻滚,嘴里时不时发出凄厉的嚎叫声。

    突然之间。

    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在暴餮蚁的穿梭下,他的脑子彻底坏死。

    郝然呢喃了一句:“权当废物利用吧。”

    随后,从他兜里的暴餮蚁巢穴中,飞出了铺天盖地的暴餮蚁。

    这些暴餮蚁兴致勃勃的吞噬着毛天赐和韩元平等这些尸体的血肉。

    没一会儿功夫,韩元平他们的尸体只剩下白骨森森,这让各大家族的人头皮发麻,这虫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强烈的视觉冲击,让他们呼吸都显得困难。

    邓昌武和邓修文缩着脖子,他们悔不当初啊,仿佛体内有无数只虫子在叮咬似的,难受的紧,这对老哥俩被暴餮蚁吓破胆了。

    刘长青眼角有泪水流出,口中苦涩,嘴唇也干裂了。他知道今天在场之人,全部成了郝然的掌中玩物,他们今天纯粹是给自己摆下的鸿门宴。

    拥有如此多神奇的手段,这小子究竟是人是鬼?

    事情已经发展成现在这样。

    刘长青不想死,更不想死的凄惨,他看向了刘方刚,说道:“以前是我不对,但咱们是父子,你体里流着我的血脉,这是不可改表的既定事实。”

    “你任何时候都可以回到刘家,刘家的下一任家主让你来当,以前我没尽到父亲的责任,从现在开始,我会加倍补偿你。”

    郝然看着刘方刚,淡淡道:“你自己的家事,你看着办。”

    听到郝然的话后,刘方刚鄙夷的眼神锁定了刘方刚:“才想到补偿我?以前你在什么地方?”

    他指向了瘫坐在地的刘良高:“在你这个宝贝儿子,用椅子砸碎我膝盖骨的时候,你又做了什么?”

    “刘家?”

    “如今我跟在高人身边,谁稀罕当你刘家的家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已有 82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