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超级小道士 第七十五章:你这骗子

都市 zblog 2018-08-05 79 次浏览 0个评论

    在魏荀想要请郝然进入祖宅内看一看的时候。

    有一个穿着中山装的白胡子老头跟一个青年,从一辆奥迪车里走了出来。

    青年帮老头拎着一个破旧的医药箱。

    见到来人,何晓慧连忙迎了上去,客气道:“段老先生,您来了!”

    段老段援朝。

    乃是岔河市有名的杏林圣手,在岔河的中医界,称之为领头人也毫不为过。

    他是岔河各大家族的座上客,毕竟谁敢确保自己能一辈子没病没灾的。

    帮他拎着医药箱的青年是他的徒弟钱斌,其脸色也挂着倨傲之色。

    近些日子,魏荀兄长的病一直是段援朝在治疗,最开始还是有效果,但如今效果是越来越差。

    段援朝对着何晓慧微微点头,说道:“你们站在门口干嘛?”

    何晓慧实话实话:“回禀段老先生,二哥在东南请来了一位高人给大哥治疗。”

    一听到“高人”这两个字。

    段援朝神色一凝,他是认识魏荀的,目光在郝然和魏广和身上来回打量。

    魏广和的年龄比较靠谱,他当即问道:“我也见过不少东南的同道之人,阁下却是有些面生,不知是不是刚在东南打出名头?”

    魏广和看向了郝然,说道:“段老先生,给大伯看病的是这位高人,我是魏家旁系的人。”

    闻言,段援朝瞬间懵逼了几秒。

    随后视线聚焦在了郝然身上,这小子是医学高人?

    瞎扯什么鬼话?

    段援朝问道:“年轻人,你是学的西医吗?”

    郝然摆了摆手:“算中医吧!”

    此话刚说出口。

    段援朝当即黑了脸,中医靠的是无数年月积累出来的经验,这么一个小子能在中医方面有什么造诣?

    “乱弹琴!简直是乱弹琴!中医就是被你们这些坑蒙拐骗的人给祸害了,你小小年纪懂什么是中医吗?”段援朝怒发冲冠的喝道。

    身为岔河市中医的领头人。

    段援朝放眼全国也是有名有号的人物,他有作为中医的傲气,心里同样有将中医发扬光大的宏愿。

    只可惜他能力有限,最多只能影响岔河,并且现如今西医横行,在华夏,中医的地位非常微妙,明明中医才是华夏数千年文明的结晶啊!

    其实也难怪段援朝会怒发冲冠,主要是郝然看起来真不像什么中医!他是为华夏中医的未来感到痛心疾首!

    段援朝没有坏心思,只是对中医很偏执,他不允许任何人玷污中医的名声,不善的目光狠狠瞪着郝然,有一种想把后者杀人毁死的架势。

    见到自己老师动了怒火,拎着医药箱的钱斌,自然不能在旁边静静看戏,他向前跨了几步,厉声道:“你有行医执照吗?你今天才多大?假冒什么不好,为什么偏偏假冒中医?就是你们这些坑蒙拐骗的骗子坑害了不少患者,导致很多人对中医都存在误解。”

    郝然淡淡道:“必须要有行医执照才能救人?你们有行医执照,可你们治好病人了吗?”

    钱斌没想到这小子如此嚣张,听这小子话里的意思摆明了是没行医执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骗子说话理直气壮。

    段援朝瞪着愤怒的双眼,呵斥道:“华夏中医界,就是像你这样的骗子太多,像你这种把治病当成儿戏的人,罪大恶极。”

    “咳咳……咳……”

    或许是太气愤,一时喘不过气,段援朝连连咳嗽。

    何晓慧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郝然承认自己是医学方面的高人,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关键是连行医执照都没有?万一把大哥医出问题怎么办?

    魏荀跟魏广和陡然变了脸色,之前何晓慧对郝然有过质疑,现在段援朝和钱斌这对师徒,他们居然对高人如此不敬,高人需要什么行医资格证?

    高人可以让膝盖骨粉碎的刘方刚痊愈,立马站起身,段援朝有这个本事吗?放眼全世界,有几个医生有这本事?

    想到太平洋酒店里韩家的下场,万一高人迁怒魏家,那可是灭顶之灾啊。

    魏广和尽管只是魏家旁系,但他此刻还是忍不住呵斥道:“跟高人说话,请你们注意态度。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井底之蛙这个成语不知道?在岔河的医术界你们的确是权威人物,但放眼全世界,谁又认识你们?”

    何晓慧皱了皱眉头,魏广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知轻重了?大哥的病还需要段老先生治疗,这个魏广和胡乱插嘴干嘛?

    但在她打算开口训斥魏广和的时候。

    魏荀抢先一步开口说话了:“段老先生,辛苦您了,非常感谢近些日子你对我兄长的治疗,您好好歇息歇息,后面还是交给高人吧。”

    语气听起来倒是客气,但话里的意思却明显是在赶人,如果不是之前段援朝的确帮他兄长稳住了一些病情,他绝对会当场翻脸。

    即便如此,他也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看向了郝然:“高人,请您别生气。”

    何晓慧瞪大了眼睛,二哥今天究竟吃错了什么药?要不要这么夸张?不过一个黄毛小儿罢了,怎么如此点头哈腰的?她还从未见过二哥对别人这样。

    段援朝气的脸红脖子粗:“魏荀,你想让你兄长一辈子失心疯吗?无论接下来由谁治疗你兄长,这小子没有行医执照,打着中医的旗号行骗,我就不能轻饶了他。”

    正在此时。

    一个身材健硕,四十来岁的男人从祖宅内走了出来。

    这男人眼眸尖锐,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厉杀气,他是魏荀兄长的儿子魏矛。

    郝然看到魏茅之后,随即察觉出后者不是一般人,从他龙行虎步的走路姿势来看,以前肯定是专门训练过的,并且他全身有浩然杀气,很可能在某个特殊部门,或者是在特战部队待过。

    魏茅听到宅子门口隐隐有争吵声,他是出来看看情况的。

    见到魏茅之后,段援朝立刻说道:“小魏,你二伯太不像话了,他完全是想害死你父亲,还口口声声说不需要老头子我了,找来了一个连行医执照都没有的黄毛小儿。”

    “要是这小子能够治好你父亲的病,那么我在你魏家祖宅当众跪一天一夜,算是赔礼道歉。”

    现在的魏家是魏茅当家,钱斌也连忙将郝然的事情说了一遍。

    魏茅对自己这个二伯还是很了解的,以魏荀的沉稳性格,不会干出这种糊涂事,这里面定是有什么隐情,他皱了皱眉头问道:“二伯,您有把握吗?”

    魏茅注意到魏荀的眼神后,他笃定道:“凭高人的能耐绝对能治好兄长,我断然不会拿兄长的性命开玩笑。”

    魏茅竖起眉毛,他看向了郝然,说道:“我二伯喊你高人,那么我姑且喊你一声高人,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魏荀想要让魏茅恭敬一些,只是郝然摇了摇头,他此次最主要是获得魏家的万尸树:“嗯,我们走吧,到你父亲住在屋子看看再说。”

    魏荀跟魏广和赶紧毕恭毕敬的领着郝然踏入了祖宅。

    何晓慧和魏茅也跟在了后面。

    “小魏,你为什么同意那小子治疗啊?你相信他医术高超?”何晓慧压低声音问道。

    魏茅想都没想摆了摆手:“我并不相信。”

    没等何晓慧开口,他继续道:“但我相信二伯,他肯定不会害我父亲。”

    魏茅脚下的步子顿了顿,扭头看了眼段援朝和钱斌,差点把这两人搞忘了。

    此时,段援朝和钱斌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段老先生,今天多有得罪,还请您别见怪,改日抽时间我一定登门道歉。”魏茅真挚的说道。

    段援朝甩了甩衣袖:“不用,我倒想见识见识那小子怎么治好你父亲。”

    憋了满肚子怒火无处发泄,段援朝并不准备这么离开,他对中医的名声很看重,他不允许郝然今后继续打着中医的名头,坑蒙拐骗。

    他要等着治疗失败,然后报警,让这骗子受到法律的制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已有 79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