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超级小道士 第七十六章:源头

都市 zblog 2018-08-05 115 次浏览 0个评论

    魏荀跟魏广和领着郝然来到了一处院子。

    在这院子里有一栋单独的二层小楼,这里是魏荀兄长魏根吉的住处。

    郝然先前感觉到的尸气和怨气,全部是来自于这里的地底下。

    他看到万尸树就生长在位于角落的花园中。

    郝然并没有立马进去查看魏根吉的状况:“去多找点人来,把这院子挖开,到时候一切都会清楚明了。”

    郝然说这句话的时候。

    魏茅跟段援朝等人恰好走了进来。

    要挖院子?

    这跟治病有半毛钱的关系吗?完全是牛头不对马嘴!难不成把院子挖开后,魏根吉的病就能立马痊愈?

    说什么天方夜谭啊!

    钱斌早就看郝然不顺眼了,他从小对中医有着深厚的兴趣,所以才会拜师段援朝。

    否则以他的家境,犯不着行医谋生。

    “臭小子,神神叨叨拖延时间有意思吗?你是不是接下来还要摆祭坛做法事?该不会你准备说魏老爷子的病跟这院子有关系吧?”钱斌鄙夷的说道。

    魏荀眼中燃烧着怒火。

    他恨不得直接将钱斌几脚给踹死,闭上那张不会说话的嘴很难吗?

    郝然是什么人物?

    这是手段神乎其神的高人啊!能够把高人请来魏家,之前魏荀压根儿都没想到会这么顺利。

    有了高人跟着一起回魏家后,他一点都不担心兄长的病情了,本来他还在心思盘算,怎么让魏家趁机跟高人攀上关系!

    谁知道从何晓慧开始,没一个人拿出了应该的态度来,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把话放在这,从现在开始,谁如果再敢对高人出言不逊,我让他滚出祖宅。”

    “仔细听好了,我说的是滚,而不是走,谁特么都不例外。”

    魏荀难得的爆了粗口,眼神依次扫过钱斌,段援朝、魏茅和何晓慧。

    魏广和跟着附和道:“二伯说的没错,谁如果再说高人一句不是,休怪我魏广和不懂敬老爱幼了。”

    除了瞪眼盯着钱斌跟段援朝之外,他的眼神也扫过了魏茅和何晓慧。

    魏广和心里面很清楚一个事实。

    魏家在高人眼中算个屁啊?简直不值一提,他只要紧紧团结在高人身边,即便最后脱离魏家又怎么样?只要高人愿意,分分钟就可以给他超越魏家的荣华富贵。

    魏茅的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尽管相信魏荀,但魏荀跟魏广和也太奇怪了。

    特别是身为魏家旁系的魏广和,什么时候竟然胆敢用这种语气对他们说话了?

    其实魏荀跟魏广和完全是为了魏茅和何晓慧着想,要是他们一不小心冲撞了高人,那么后果绝不是魏家所能承受的。

    何晓慧实在想不明白二哥为何会相信这毛头小子呢?他也没长三只眼啊!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

    魏荀跟魏茅眼神对视。

    随后,魏茅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吩咐人来挖祖宅的院子。

    出于对这位二伯的尊敬,魏茅还是选择了听从。

    段援朝和钱斌气的喘息厚重,脸色涨红,魏荀在岔河地位不俗,他是向来言出必行,如果到时真要他们滚出去,他们两人算是丢脸丢到大西洋姥姥家了。

    将这股怒气竭力的控制住,他们现在只有等着看笑话,等着郝然的治疗没有效果。

    没过多久。

    十来个人走进了院子,他们手里全拿着锄头。

    魏荀问道:“高人,把整个都院子挖开吗?”

    郝然点了点头:“没错,让他们开始挖吧!”

    闻言,魏荀立马吩咐这些人:“快点给我挖,把你们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谁要是敷衍,以后别想在岔河市混下去。”

    这些人同样是认识魏荀的,他们见魏茅没有反对,开始一锄头一锄头的向地面挖去了。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挖了许久也没见挖出什么东西。

    段援朝和钱斌这对师徒双手环胸,冷眼旁观,眼前这一幕完全是在瞎胡闹。

    蔡根吉的病怎么可能跟院子有关系?

    魏茅脸上渐渐有了不耐烦的神色,到底要挖多久?难不成就这么一直挖下去吗?在他要开口制止时。

    “啊!”

    只听一个挥舞锄头的男子,嘴里发出了惊恐的叫声,慌慌张张的说道:“骨头,这下面有人的骨头。”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他的叫喊吸引了过去。

    只见他挖掘的位置,出现了一堆森然白骨,其中几个头颅尤其显眼。

    这一切都在郝然的预料中,他说道:“继续,再挖深一点。”

    见到院子下面挖出了很多人骨,魏茅和段援朝等人微微愣神,难道魏根吉的病是由这些人骨引起的?

    只是随着继续的挖掘。

    除了郝然面无表情以外,其余人全部目瞪口呆。

    只见从院子下挖出的人骨越来越多,待挖不出人骨后,郝然大概的数了数,这里至少埋了一百多具尸体。

    并且这些人死前曾经饱受折磨。

    郝然可以看出这些人身前有被活活打死的;有被一刀一刀割肉疼死的;有被活埋窒息而死的……

    因为死的很痛苦,所有这些人即便成了白骨,也拥有很大怨气。

    地底特地用石灰盖了厚厚一层,有人刻意不让尸体的腐臭味散发出来。

    这院子下,完全称得上是一个死人坑。

    难怪墙角花园里的万尸树可以生长的枝叶茂盛,原来是靠吸收地底下的怨气跟尸气存活。

    何晓慧面无血色,嘴唇干裂,她是在场唯一一个女人,甚至吓得双腿忍不住颤抖哆嗦。

    究竟是谁在院子里埋了这么多的死人?

    幸亏魏荀定力不错,经历过大风大浪,面对堆积陈山的白骨,擦了擦冷汗后,问道:“高人,我兄长的病跟这些人骨有关系?”

    郝然点点头,说道:“你仔细看看这些人骨,骨头上或多或少会留下一点痕迹,他们全是被人杀害的,有的人纯粹是被活埋。”

    “死于横祸之人,他们在咽气前会诞生怨气,久而久之,这么多死人埋在一起,散发尸气的同时,怨气会越来越浓郁,你说成天生活在怨气跟尸气的笼罩下,怎么可能不出事?”

    “这祖宅你们魏家是怎么得来的?”

    在见到无数森森白骨后,魏茅的态度转变了许多,他拱了拱手,说道:“高人,这祖宅曾经是清末一个知府的,后来被我家祖上买了下来。听说那知府极其残暴,如今看来这些人全是死于那知府之手。”

    “只是他为什么要把人埋在院子里呢?难不成是他有什么变态嗜好吗?”

    魏荀接过了话茬:“我以前听爷爷说过,那个知府在民国后,赋闲在家,每个月就莫名其妙死了这院子里,后来我太爷爷才买下了这祖宅,我太爷爷文化程度不高,他向来是百无禁忌。”

    “当年那位知府也是死在这里,而我太爷爷搬进这里没多久后也死了,如今我兄长又变得不对劲,看来一切绝对不是巧合。”

    郝然并没有在死人坑内发现什么!看来极其有可能只是那位知府大人有点变态嗜好而已。

    段援朝和钱斌在看到挖出这么多人骨后,他们紧皱眉头,脸色接连变幻,郝然为什么知道院子下有人骨?难不成魏老爷子的病真跟这些人骨有关系?但这也太扯淡了吧?

    “高人,您看这些人骨怎么办?需不需要立马处理干净?”魏荀忍不住问道。

    郝然摆了摆手:“暂且别动,这些人骨对我有用,一会儿我帮你们处理。”

    “知道了祸事的源头,现在咱们可以去看看你的兄长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已有 115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