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95.第九十五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91 次浏览 0个评论

    “不是喜欢犯规吗, ”贺朝走到半途,弯腰把刚才万达失手砸出去的球拿起来, 手腕发力, 运了几下球,说话时语调听不出情绪,又道,“接着犯啊。.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

    谢俞没说话。

    他直接从看台围栏翻下来, 手撑在栏杆,整个人腾空跃过去,在一片沸腾声不紧不慢地往三班球队里走。

    两队人面对面站着。

    贺朝说完,反手把球扔给四班那队, 球正正好好落在梁辉脚边。

    梁辉说不害怕对面这两位校霸那肯定是假的。

    他虽然平时在班里横着走, 也只敢窝里横,典型的欺软怕硬。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看,极速膨胀的自尊心和胜负‘欲’让他顾不了那么多。

    裁判又吹了几声哨,站在两队人间,将他们隔开, 生怕两队人打起来。尤其看台这些人还在边煽风点火, 瞎起哄。

    四班的人也被彻底‘激’怒,站起来喊:“辉哥, 加油!”

    听得裁判头都大了:“你们冷静点, 干什么呢, 打球还是打架啊……赛第二友谊第一。”

    梁辉一开始没太听懂贺朝让他们‘接着犯’到底是什么意思。

    等贺朝他们重组的队伍聚在边临时商讨完战术, 再重新场的时候,他才领会到这句话的含义:犯规又怎么样。

    让你犯规都找不着机会。

    贺朝刚才在看台看了十分钟,把四班那帮人的套路‘摸’得差不多了:“等会儿你们配合老谢,他突破能力强,打快攻,是打起来六亲不认,配合别指望了……你们小心别被他误伤。然后体委你盯六号,我盯梁辉,架死他们。”

    裁判眼瞎没法治,只能不让四班这队人凑在一起为犯规打掩护,争取下半场把分数拉回来。

    罗强惊讶于贺朝对赛场的观察能力,愣了两秒,连连点头:“行,我会注意的,不让俞哥伤害我。”

    谢俞不太乐意,皱眉说:“我?”

    “你什么你,”贺朝手搭在谢俞脖子,凑近了说,“你,单排玩家,永远的孤狼,别想了。”

    贺朝场组织了一次来势汹汹的快攻,主场完全‘交’给谢俞,四帮这帮人没遇到过这么野的打法,一时间被攻懵了。

    梁辉被贺朝盯着,只能眼睁睁看着谢俞拿到球之后一连越过两个人,根本不给别人贴身的机会。

    攻势太猛,两个人防不住。

    “辉哥!”

    四班那个六号球衣好不容易脱离罗强的控制,还是没能来得及去把谢俞拦住,他情急之下喊了一句:“拦啊!”

    梁辉“‘操’”了一声,心说拦个屁拦,贺朝防他跟防贼似的,根本过不去。

    球砸,篮筐里落下的瞬间,看台三班全体起身“哦——”了一阵。

    谢俞配合倒也没那么烂。

    主要从篮球赛开始筹备的这大半个月以来,他也多少也跟着他们打过几次。罗强这段时间防守技术大幅升,是跟谢俞一对一打了好几场练出来的。

    谢俞进了球,往回倒退两步,正好退到贺朝身侧,两个人击了一下掌。

    贺朝扯着衣领扇了两下风,笑了笑说:“我家小朋友真帅。”

    谢俞换了个位置,准备回防,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我男朋友也很帅。”

    罗强刚才差点扭伤脚,站在篮下,一边趁着这个时间暗暗活动踝关节,一边察觉自己眼眶有点热:我日,男人的热血。

    “俞哥!酷!”

    “帅爆了!干他们!”

    梁辉听着耳边这些声音,暗暗吐了口气,‘胸’口剧烈起伏一阵,他略微弯腰,手着运球,眼神‘阴’鸷:“‘操’。”

    三班回防,四班那队开始占主导地位。

    梁辉带着球进攻,本来以为能够扭转局势,结果没想到谢俞以攻为守,直接抄了他的球,连对峙这一步骤都直接省略。

    两次下来,梁辉逐渐‘摸’清三班的作战套路,两个人防不住他,那三人连防:“防死他,‘操’他妈的,把谢俞防住了,剩下的人都容易解决。”

    梁辉盘算得很美,想控制住谢俞,维持两队的分,压着三班别让他们追来追得太快。

    这招却正贺朝下怀。

    四班那群人以为谢俞是主攻,贺朝是个组织整个队伍行动的后卫,哪料谢俞被他们防住之后,这一轮的主攻变成了贺朝。

    贺朝假动作和套路层出不穷,打球跟耍人似的,几个回合下来直接把分带了去。

    “……”

    看台只剩下三班的人在喊话,四班士气越来越低‘迷’。

    “好球,”谢俞出了汗,把外套拉链往下拉了点,堪堪卡在‘胸’口,这时候才想起来去看边那块分板,“还差一分。”

    贺朝:“分分钟的事。”

    离赛结束时间只剩下半分钟不到,只差一球。

    三班这帮人加快了节奏。

    谁都没有注意到梁辉防守的同时,给边那个六号球衣使了个诡异的眼神,六号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他本来还在挡谢俞的球,突然间惨叫了一声,整个人连连后退,最后跌倒在地。

    六号倒在地喊:“裁判——他撞我!”

    梁辉:“他带球撞人!”

    谢俞没想到他们还能突破下限、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你他妈……”

    “不玩犯规改碰瓷,你们队这碰瓷玩得‘挺’溜啊,”贺朝刚从谢俞手里接过球,听到这话停下动作,“你再说一遍?谁撞你?”

    场面失控,两个班的人从看台下来,聚成一团,你推我搡。

    “别吵,不要动手,友谊第一!”裁判吹了好几声哨子,仍然没有控制住这个‘混’‘乱’的局面,嘴里叼着口哨又喊了一声,“——友谊第一!”

    二十分钟后。

    两个班齐刷刷站在疯狗办公室‘门’口,沿着走廊站了长长的两排。

    “你们两个班级怎么回事,啊?!打篮球打得那么热血沸腾,篮球场都不够你们发挥的,怎么个意思,要不要再给你们建个拳击场?办个自由搏击大赛?”

    “……”

    疯狗本来准备去会议室开会,东西都收拾好了,结果没想到篮球赛又出了事,这回不止是两个篮球队之间的矛盾——而是两个班浩浩‘荡’‘荡’四十几号人发生摩擦。

    疯狗骂了几句,四班的人不服气,还在那边喊:“是他们先……”

    谢俞被这帮人烦得不行,正想骂回去,贺朝用手背碰了碰他的:“别说了。”

    “还没吵够?”疯狗沉下脸,搬出了一套去年说过好几次的话来,“篮球赛,还个屁,以后都别想了,都给我滚去踢毽子——”

    两人站在排尾,谢俞听到疯狗说这句反应过来贺朝那句“别说了”是什么意思。

    疯狗好不容易帮他们争取回来的篮球赛,结果现在又‘弄’出这种事。

    走廊几阵风吹过来,谢俞被吹得清醒不少。

    三班全体低着头,没再说话,任由疯狗越骂越狠,看去跟理亏似的。

    疯狗差点背过气去,临近课,他也不想耽误两个班的课时间,缓了缓,最后还是说:“你们好好反省反省,回去每人写一份检讨,明天早‘交’到我办公室。两千字,少一个字你们明天提着脑袋来找我!”

    疯狗走后,两个班的人也互看生厌,谢俞正准备下楼,却听到梁辉在背后冷笑了一声。

    谢俞脚步顿住。

    贺朝拉着他,怕按照这位小朋友的暴脾气,二话不说去把梁辉摁在地:“行了,下节老唐的课。”

    然而梁辉却拖长了语调,‘阴’阳怪气地说:“你们班那个‘骚’扰学生被重点学校开除的老唐啊。”

    “……”

    贺朝松开手:“你他妈瞎说什么?”

    老唐学期临时转来二的时候,众说纷纭,什么传闻都有。

    有说是二重金挖过来的,也有版本说他在原来学校犯了事,这个版本当时在学校贴吧里火了一阵,后来帖子被管理员删除,来去如风,没人把这件事当真。

    梁辉这脏水说泼泼,泼完也没骨气真在教导处‘门’口跟他们再打一架。

    他刚才在篮球场已经吃过苦头,谢俞挥来的那拳打在他腹部,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有种明天晚放学别走。”

    谢俞眉头一挑,这种约架的口‘吻’很熟悉,他正打算问“在哪儿打”,听梁辉熟练地报出了一串游戏名以及时间地点。

    “——《创世纪》断情崖!晚九点,问你们班敢不敢来!”

    三班全体:“……”

    “创世纪”是这两年兴起的热‘门’游,风靡校园,几乎人手一个账号。

    谢俞回想起暑假那会儿周大雷是因为沉‘迷’“创世纪”才为了件紫武跑出去跟人打架,结果意外遇到了贺朝,蹲在局子里面对面写检讨。

    看着梁辉那张脸,谢俞觉得自己越来越猜不透傻‘逼’的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屎。

已有 91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