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96.第九十六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134 次浏览 0个评论

    明天正好是周六。-79小说网-!

    梁辉这个提议虽然弱智, 但是不得不说相当“明”, 毕竟真打起来,收拾烂摊子的还是老唐和疯狗。

    于是罗强首当其冲,代表三班接下了这封战帖:“来来,谁怕谁!”

    “……”

    由于违反秩序,三班和四班两个班级最终一起出局,取得的成绩直接作废。语课,老唐利用课堂时间教育了他们一会儿:“凡事不能冲动, 有什么问题非得冲去动拳头, 你们也不小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

    班里鸦雀无声。

    老唐以为他们默不作声低头一个劲地盯着‘裤’.裆猛瞧, 是太过于羞愧的表现, 语调不由自主地放软了些:“这次的事情当给你们个教训, 希望下次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

    午休没时间睡觉, 谢俞把手边厚厚的一叠书推到课桌央, 准备躲在书本后面睡一会儿。

    贺朝用手肘碰了碰他:“看班群。”

    “什么?”

    谢俞没睁眼, 脸枕在臂弯里,手往桌肚‘摸’半天才‘摸’到手机, 着这个姿势不情不愿地睁眼点开未读提示。

    [罗强]:有谁要参加的, 来报个名,然后加一下咱班的帮会。我刚托人帮忙建的, 叫四班跪下喊爹。

    [徐静]:这个名字好!简单粗暴又不失霸气, 很有咱班的风采。

    [许晴晴]:算我一个。

    [万达]:我刚才去打听了一下, 隔壁班五个‘奶’妈, 四个法师,剩下基本全都是剑客,梁辉打的是什么职业还不知道,他有三个号……

    看着三班这帮人迫不及待游戏干架的样子,谢俞头有点疼:“他们认真的?”

    如果只是面对面打架,估计阵式还没那么浩大,换成游戏之后简直是全民参与,只要手里有账号,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把隔壁班按在地摩擦。

    下午四节课大家显然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回家打游戏。等放学铃响,刘存浩第一个收拾好的书包往外冲:“再见兄弟们,我要赶紧回去‘精’进一下我的连招技术,话不多说,游戏见——”

    谢俞正靠着走廊栏杆打电话,顾‘女’士在对面叨唠了好几句,走廊太吵,他也听不太真切,只回了几声“嗯”。

    刘存浩从他身边经过,挥挥手喊:“走了俞哥!”

    刘存浩跑太快,塞在书包侧面的水杯整个被颠出去,摇摇‘欲’坠,贺朝手撑着窗沿提醒他:“耗子,水杯。”

    顾雪岚话说到一半,听到电话里传来的略显凌‘乱’的脚步声。属于校园的吵闹,喧嚣,以及男孩子充满活力的说话声。

    谢俞等了一会儿,没等到顾‘女’士说话:“妈?”

    “没事,”顾雪岚回神,最后叮嘱了一句,“回来的路当心点。”

    周末回去两天,谢俞带了几本作业,想了想又往包里塞了套试卷。他正要把书包拉链拉,脖颈间突然一凉。

    贺朝午打球出了一身汗,总觉得浑身不舒服,趁放学这个空档回寝室简单冲了个澡。

    他微微弯腰,下巴搭在谢俞肩,头发往下滴着水:“见不到小朋友的两天,想他。”

    谢俞把拉链拉,说话的时候微微侧头:“我这还没走——”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贺朝在他侧过来的时候,借着这个姿势,俯身亲了去。

    带着一股凉意,猝不及防地‘逼’近。

    本来只是一个不带任何念头的‘吻’,单纯舍不得放这人走,浑然忘了只要一碰到对方情况会立马失控。

    这种失控的感觉午在球场打球还强烈,等谢俞再睁开眼,腰已经顶在书桌边,硌得发疼,校‘裤’褪至胯骨,松松垮垮地挂着。

    “你硬了,”贺朝手隔着布料故意‘弄’他,“求我?”

    谢俞闷哼一声,五根手指浅浅地‘插’进贺朝头发里,沾了一手湿。

    贺朝虽然嘴让他求他,还是伸手拉开松紧带,探进去帮他。谢俞察觉到这人帮他‘弄’完,又打算‘抽’身而退,他半阖着的眼睁开,哑声问:“……不做吗。”

    自从次生日之后,两个人没再做太出格的事,贺朝即使已经硬得不行,做到最后一步还是会强忍着松开他。

    贺朝怕他疼,也担心他还没恢复好,加小朋友等会儿还得坐车回去,怎么想都不合适:“不回家了?打算留在这跟我过夜?”

    谢俞松开摁着贺朝后脑勺的手,撑在桌沿,跟他隔开距离,这才清醒一些。

    贺朝又问:“明天晚断情崖,来不来?”

    “来个屁,不去。”

    谢俞都不太敢去想那个画面:“太傻‘逼’。”

    嘴里说着“傻‘逼’,不去”的某人回到家之后,眼看离两个班的决战时间越来越近,他犹豫一会儿还是登陆了自己以前那个叫“X”的游戏账号。

    谢俞对创世纪这款游戏没什么太大感觉,还是以前周大雷用生命跟他安利才去注册的账号:用我这条狗命担保,真的很好玩,不好玩你把我的头割下来当球踢!

    不过他没玩多久,账号等级停在四十六,很多技能都没解锁。

    谢俞低头给贺朝发过去一句:你还有没有多的账号?

    贺朝回得很快:有,你等一下。

    谢俞退出‘私’聊界面,发现班群里还在聊关于晚决斗的事,平时讨论学习‘激’烈得多。

    三班班群里热聊了一阵,紧接着一个不可思议的艾迪跳了出来。

    [a=(Vt-Vo)/t ]:这是哪个游戏?

    薛习生问了两遍,得到答案之后握着鼠标,找到《创世纪》官,点了下载。

    贺朝把账号和密码发过来的时候,也跟着感慨了一句:咱班学委居然打破了他十七年来从来不碰络游戏的记录。

    谢俞心说,岂止是打破记录,他们班学委还说过络游戏是无聊至极的青少年‘精’神鸦片,耽误他的学习时间。

    贺朝给他的是一个满级号,战士,主攻近战。

    哪儿都‘挺’好,是……

    “这名字什么玩意儿,”谢俞一通电话拨过去,还没等贺朝说话,又说,“你有病?”

    电脑屏幕那个从‘胸’口一直到肩膀有道黑‘色’纹身的狂战士,外观酷炫,手里拿着把青龙刀,头顶却顶了个不能再二‘逼’的名字:╰→想妳俄會癮ヤ。

    贺朝没察觉出哪里不对,他这个账号本来都没有认真取名,刚才谢俞问他要,这才想起来临时改一下:“情侣名啊,你看我的。”

    贺朝的游戏角‘色’是个刺客,从头到脚一身黑,带着帽子只‘露’出来一双眼睛,头顶着:﹏愛妳俄會入‘迷’〆。

    谢俞:“……”

    三班大部分人都已经了线,为了多争取点时间磨练一下配合度,帮会在线人数越来越多。

    当学委顶着“请勿沉‘迷’游戏”的艾迪名字出现的时候,三班全体沉默。

    紧接着两个二‘逼’情侣名出现在帮会列表里,三班全体终于在沉默变了态。

    游戏里大家的名字都各式各样,一时间分不清谁是谁,于是大家转回班群语音聊天,也为了方便等会儿打配合。

    许晴晴家里声音有点吵,应该是还在吃饭,来忍不住喊:“学委算了,但是这俩傻‘逼’是谁!”

    万达边戴耳机边说:“走错帮会了吧。”

    刘存浩:“傻**吗?!”

    “我跟老谢,”贺朝说,“有意见?”

    “……”

    “没有没有,不敢,”刘存浩以为不是班里的人,听到贺朝这话,试图挽回自己刚才说过的‘傻**’两个字,绞尽脑汁尬吹道,“其实……这个名字吧,繁琐流‘露’出一丝贵族气息。”

    谢俞忍着下周一见到贺朝直接把他从走廊这头踹到走廊另一头的情绪,顶着“╰→想妳俄會癮ヤ”的二‘逼’名字参加了这场帮战。

    刘存浩当了两年班长,把与生俱来的领导力带到了游戏里,技能倒是没怎么练,光是拉着他们走方阵‘花’了半个多小时。

    “不管我们的技术怎么样,我们的气势一定要走出来,入场要碾压他们,”刘存浩慷慨‘激’扬地在语音里喊,“战士站在最前面,法师往后靠,‘奶’妈站最后,走位整齐一点,我喊三二一,大家一起往前走……”

    二十几个人在游戏里走起了4x6的小方阵。

    方队边,有个叫“╰→想妳俄會癮ヤ”的战士一动不动,人物建模眼神甚至都透‘露’出一丝冷漠。

    刘存浩不断重复着“三二一”,贺朝在‘混’‘乱’喊了一声:“老谢,走啊。”

    谢俞开了麦:“再喊我下线。”

    四班那帮人取的帮会名字是“三班都是我孙子”,晚九点整,断情崖浩浩‘荡’‘荡’挤了一大批人。

    其实这场所谓的干架没什么技术可言,人数太多,是一场大‘混’战。

    但是三班那个缺了一个人的4x6的小方阵整齐划一出场的时候,四班的人还是震惊了一把。

    “对面那个法师残血了,谁去补一刀!”

    “‘奶’妈呢‘奶’我一口!我要死了,‘奶’妈你看看我啊!”

    “谁给我控住那个傻‘逼’,给我控住他!”

    大家都在语音聊天里七嘴八舌地喊,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艾迪名为“请勿沉‘迷’游戏”的五级新手号了敌方好几个技能攻击,血条眼看着要空了。

    直到薛习生开麦问:“怎么嗑‘药’?”

已有 134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