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97.第九十七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109 次浏览 0个评论

    断情崖是《创世纪》里热‘门’的帮战地点,热‘门’的原因很简单:要实在打不过, 与其死在敌人剑下, 不如自己从悬崖一跃而下。-www.79xs.com-品書網

    死也死得有点尊严。

    这场“四班跪下喊爹”和“三班都是我孙子”两个帮会之间的较量很快了热‘门’,引发多方围观。

    “右下角物品栏, ”贺朝说, “体委往后躲,实在不行跳崖, 耗子去帮忙挡一会儿……对面哪个是梁辉?我去干他。”

    贺朝开局收割了好几个人头, 战术‘阴’险,走位风‘骚’。

    刘存浩冲去把五级新手号护在身后:“你家老谢已经在干了。”

    “╰→想妳俄會癮ヤ”单枪匹马杀进敌方阵营。

    谢俞虽然很长时间没玩这个游戏,但是周大雷成天闲着没事喜欢研究新型连招, 研究出来了在他面前狂秀一‘波’:“谢老板, 你看我这招, 决定给它取名叫雷仔之刃, 你觉得怎么样。”

    谢俞毫不留情:“我觉得很土。”

    周大雷:“……”

    梁辉被头顶二‘逼’艾迪的战士缠得没办法动弹,不过短短五分钟时间,他们这边已经被打得只剩半只队伍。

    你来我往, 一时间看不清楚周围的景‘色’, 满屏幕都是特效。

    “残血,一刀。”

    谢俞说完, 还没等周围的人反应过来, 又说:“死了。”

    梁辉装备不错, 大概是把玩游戏的心思都放在高价装备头, 游戏角‘色’看起来光鲜亮丽, 实际‘操’作算不多好。

    这个时间,薛习生终于嗑好‘药’,回血后放出去了好几个伤害力几乎为零的技能,向大家展示了五级新手号的倔强。

    二十分钟后——

    系统提示:[“四班跪下喊爹”战胜“三班都是我孙子”。]

    这场胜仗打得酣畅淋漓,刘存浩嗓子都快喊哑了,到最后揭胜负的一刻更是拼命嘶吼:“赢了,兄弟们!我们赢了!”

    谢俞被刘存浩这声震得头疼,下意识想伸手拔耳机,紧接着耳机里又出现一阵更响亮的叫骂声:“你要死啊,作业写完没有?还打游戏?”

    刘存浩声音太大,把刘爸刘妈招了过来,推开‘门’是一顿痛骂。

    刘存浩被骂得瞬间老实,低声下气说:“妈,我再玩十分钟……我发誓,真的。”

    而另外一边,却有位家长不按套路出牌。

    “怎么不玩了?再跟同学们多玩一会儿啊,这个游戏看着‘挺’有意思的,要不要买点什么装备,我看别人家孩子都买的……你看了也买,妈妈给你打钱。”              三班全体被这位家长惊得说不出话。

    然后他们听到薛习生无奈地说:“妈,不用,我不玩了,我要去背单词。”

    “……”

    刘存浩简直想哭:“为什么人和人之间的差别可以这么大?”

    谢俞手搭在耳机线,跟着耳机里传过来的笑声一起笑了起来。除了刘存浩还在为命运的不公而哀嚎,其他人都狂笑不止。

    他笑着松开手,正打算退出游戏,却看到四班的人在“世界”用小喇叭当众喊话。

    -“愿赌服输”。

    -“对不起”。

    这场拼本是他们班主动提出来的,现在只好认输。

    只不过虽然低头认错,四班帮会聊天框里可不是这样的画风,梁辉气得把键盘敲得啪啪响,最后按下发送键才发现自己发错了地方。

    一行字突然出现在“世界”。

    -“每次考试均分都垫底的班级,玩游戏玩得当然6了[/呵呵]。”

    两个班的矛盾从篮球赛开始,闹到现在越来越收不住。本是年轻气盛的年纪,根本控制不住情绪。

    谢俞的手僵了僵。

    他本来被这事闹得不爽,现在看到这句,只觉得一股火直接冲头顶。

    三班群里安静下来,直到有人没忍住带头彪了句脏话,然后所有人集体炸了:“他们几个意思?!”

    三班同学还没来得及多骂几句,看见“世界”频道杀出来一个熟悉的、审美异于常人的艾迪名。

    “╰→想妳俄會癮ヤ”:找死?

    谢俞刚发完,另外一个同款艾迪也杀了出来。

    “﹏愛妳俄會入‘迷’〆”:这次期考,睁大狗眼看看清楚,谁才是你爸爸。

    三班全体:“……”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薛习生都还没发言,最先站出来放狠话的居然是班里两位成绩堪忧的学渣。

    虽然气势强到爆炸,嚣张、盛气凌人,莫名地还有点热血,但三班同学并没有被这种热血冲昏头脑。

    罗强声音都开始发抖:“不是,虽然你们这话说得很帅吧,为什么那么嚣张啊,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万达:“——醒醒,啊!求你们两个人清醒一点!”

    刘存浩:“朝哥,人真的不能太膨胀!”

    离期考试还有不到两周时间。

    高二开学以来组织了一次月考,在前不久那次月考里,他们班这两位雷打不动的年级垫底虽然都往前动了点,但幅度不是很大。

    三班同学高兴归高兴,联想了一下这两位大佬平时的课状态,有充分的理由怀疑应该是他俩‘蒙’题的运气变好了。

    这帮人反应太‘激’烈,谢俞跟贺朝两个人想‘插’话都‘插’不进去,贺朝好不容易断断续续说了句:“没事,算让他们三十分都稳赢,其实我跟老谢……”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三班同学一个个退出了群聊。

    [罗强退出语音聊天]。

    [刘存浩退出语音聊天]。

    ……

    [谢俞]:?

    [刘存浩]:再见,听到三十分那边实在听不下去了,他们让我们三十分我们都不太可能赢。为了咱班的尊严,我下线去学习了。

    [万达]:我也学习去了。

    [罗强]:学习。

    语音聊天里退得只剩谢俞跟贺朝两个人。

    贺朝哭笑不得,他最开始只是生气,跟着小朋友一起撑撑场子,既然话都发出去了,干脆跟这帮同学把话说开,没想到他们压根不愿意听:“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呢。”

    贺朝感慨完,又喊了他一声:“老谢。”

    “嗯?”

    “之前那个计划,稳步……”

    谢俞退了游戏,摘下一侧耳机,打断道:“还稳个屁。”

    梁辉那句话还在脑子里绕。

    谢俞烦得不行,尤其火,之前关于学渣包袱的顾虑被这把火悉数烧光。脑子里只剩下一句话:直接干一顿得了。

    贺朝松开鼠标,也说:“行,干。”

    周末两天班群里很安静,基本没什么人冒出来说话,算有也是临时线艾特学委问几道题,问完又没了踪影。

    “对了,桌那袋东西你等会儿走的时候也带到学校里去,别忘了,”周一一大早,顾雪岚没喝几口粥,又放下勺子唠叨,“妈给你买的保健品,补充身体营养的。”

    “知道了。”

    谢俞应完感觉到手机震了两下,点开看到体委正在给罗强讲一道几何题,他看了几眼又放下手机,继续低头吃早饭。

    顾雪岚问:“同学?”

    “嗯。”

    两个人的谈话模式总是这样,搁在以前谢俞没感觉出哪里不对,他本来话少,有空说不如动手做点事,但自从次把话说开之后,他也开始多注意顾‘女’士话里的意思。

    谢俞隔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们班学委,在班群里教人做题目。前几天……”

    谢俞不擅长说这些,好好的一个游戏打架被他三言两语说得特别平淡,但顾‘女’士还是听得很高兴,最后还好地问:“那他平时不干点别的?”

    谢俞说:“他生命里只有学习。”

    路有点堵车,等谢俞到校已经快响铃。三班教室安静得近乎诡异,往常隔很远能听到这帮人吵成一团的声音。

    谢俞刚走到后‘门’‘门’口,看到后边黑板报不知道什么时候写的四个大字。红‘色’,加粗,直击心灵:逆天改命!

    “……”

    贺朝也到的晚,进教室的时候正好跟谢俞撞,他手扶着‘门’框,堪堪停下,又伸手在搭在谢俞肩,微微弯腰说:“站这干什么,不进去?”

    贺朝说完,往教室里看了一眼,也看到了“逆天改命”这四个字:“这什么……这期板报的主题?”

    谢俞反问:“你觉得学校会给这种主题?”

    三班今天学习氛围格外浓厚,一个个的都在埋头苦读,万达正好做完值日从外面进来,贺朝冲他勾了勾手指。

    万达放下抹布,另一只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本小小的单词本:“早啊朝哥。”

    贺朝:“早。朋友,解释一下?”

    “啊,这是耗子写的,”万达说,“说要鼓励一下大家,不能放弃希望,咱班这次期考是背水一战。”

    三班全体压根不指望这两位能考出什么好分数,最多期待一下他们跟次考试那样多‘蒙’对几题,落下的那些平均分只能靠他们再拉去。

    早他们已经聚在一起开过紧急班会,设想了最差的情况,虽然困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当时刘存浩手里拿着张纸,另一只手用笔在面圈划:“我们假设一下,要是这次朝哥考十分……不,我们得再保守一点,我们按照零分算!这样我们每个人只要多考……”

    万达正要回去继续学习,听贺朝来了一句:“背什么水,我跟老谢拿几个满分还是不成问题的。”

    贺朝这样说算了,平时人很话不多的谢俞居然也跟着“嗯”了一下。

    万达脚下差点一滑,内心百感‘交’集,完全不知道他们俩这种‘迷’之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你们神经病啊!在做什么梦!清醒一点行不行!”

    谢俞:“……”

    贺朝:“……”

已有 109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