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98.第九十八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37 次浏览 0个评论

    万达根本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一路重复喊着“求你们清醒一点”, 跑回了座位。.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谢俞站在‘门’口,心情有点复杂:“……我们很清醒。”

    贺朝还维持着刚才那个姿势,勾着谢俞的脖子, 被万达搞得愣了愣:“……真的很清醒。”

    贺朝说完,又冲着万达的背影扬声喊:“你别不信,拿个满分而已。”

    这话一出,崩溃的不止万达,刘存浩恨不得反手把手里那本英语词汇手册往这两人脸甩:“信什么信,我们之间没有信任!你能考满分我把期考卷吃下去!”

    “……”

    早自习铃响,各班嘈杂的声音逐渐低下去。

    英语老师拿着课本从办公室出来, 隔着半条走廊看到三班‘门’口站着两个人:“——你们俩站‘门’口干什么呢, 赶紧回位置坐好, 课了不知道?”

    谢俞暗暗吐出一口气,也不再多跟他们纠结这个话题, 走到后排把椅子拖了出来。

    “三班今天学习气氛不错啊,”英语老师一进教室感觉到这股非同寻常的氛围,她俯身在电脑调试听力件, “背单词背那么认真, 是不是感受到了期考的压力?”

    英语老师把音量调大, 又说:“你们也不用那么紧张,用平常心去对待这次期考试, 调整好心态……”

    她根本想不到, 三班这帮人只是为了跟隔壁四班较劲, 誓死争口气而已。

    谢俞跟着做了一套听力题。

    为了坐车早五点多起‘床’,听了两题开始犯困,最后趴在桌,几根手指勾着笔,写出来的英字母也越来越潦草。

    贺朝侧过头看到小朋友半阖着眼,眉眼困倦的样子。谢俞做题很快,没等一道题问题问完,‘精’准地勾出来了个选项。

    谢俞一边勾划一边在心里暗暗琢磨,他自认入学以来还是给自己留了点余地的,偶尔也会解个半道易错题,给各科老师一点意外之喜:“你看你这题,这思路不是被你想到了吗,让你平时不好好背公式,不然怎么会写了个开头卡在这……”

    没想到这种‘精’心琢磨的小惊喜并没有在同学及老师心留下什么痕迹。

    “还有多的笔吗?”贺朝问。

    “你笔呢?”

    “习惯了……没带。”

    装了那么久,业务能力太熟练的后果是谢俞翻遍了桌肚也没找出来第二支笔,还是一如既往的贫穷。

    两个人这样沉默着对视了一会儿:“……”

    谢俞收回目光,用笔戳了戳前座的肩,想问还有没有多余的笔,然而平时都对两位后排大佬毕恭毕敬的这位兄弟居然有了点小脾气。

    虽然前后桌坐了那么长时间,但前排这两人还是对后排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感,刚开始是被校霸的恶名所震慑,后来是被这两人gay怕了。

    基基的,不能再基。

    谢俞戳完,前排那位兄弟头也不回地说:“大哥,不要打扰我做听力,现在是我们班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我不能分心。

    谢俞按了按眉心,对这帮人彻底绝望了。

    英语老师倒是对三班这种堪称魔障的学习状态表示特别满意,下课的时候收拾好东西,出教室‘门’之前笑着来了一句:“不管你们是邪了还是怎么的,我希望咱三班能够继续保持这种状态……”

    整个课间,三班教室里除了有同学‘交’头接耳讨论题目,没再发出其他动静。

    三班学委桌前几个人排着队,跟寻医问诊似的。

    只见薛习生从容不迫地扶了扶眼镜,帮万达解决完一道立体几何,手里拿着笔,又说:“下一个。”

    许晴晴毕恭毕敬地去,把化学练习册摆在薛习生桌:“薛老师,六十八页第三题,请您指点一下。”

    罗强排在许晴晴后面,等待的过程还不忘利用时间多背几个数学公式。

    谢俞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再怎么说也没人相信,倒不如少点废话,到时候直接用考试成绩说话。

    贺朝却仍然不肯放弃,他整个人看起来尤为闲散,翘着‘腿’、‘挺’无所事事的样子,抬手冲罗强喊:“——体委。”

    罗强抬头:“啊?”

    “你哪题不会,”贺朝说,“我教你。”

    罗强还以为是什么事,听到这个,一口气差点憋在‘胸’口,窒息般的感觉席卷了他,好半天那股气都没缓来。

    他正忙着顺气,听见贺朝又追加了一句:“你不信你拿过来我做一遍给你看。”

    罗强:“……”

    谢俞扯扯贺朝衣角,预感到了罗强会有什么反应,提醒道:“算了。”

    贺朝低声说:“我觉得我还能再抢救一下。”

    谢俞:“……你再说下去,需要抢救的指不定是谁。”

    罗强确实觉得自己现在非常需要一辆救护车。

    脑子里跟安了□□一样,一个接一个炸开:你做个屁啊!

    滚蛋!

    啊!

    罗强最后深吸一口气,婉拒道:“朝哥,是这样,我现在的时间很高贵的,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你懂我的意思吗。”

    贺朝:“你怎么不相信我呢,强强,我们给彼此一个机会不好吗?”

    回应他的,是罗强毅然决然离开的背影。

    罗强走的时候脚步虚浮,整个人如梦似幻:我到底是谁,我在哪里。

    罗强反应太强烈,画面感十足,谢俞扯着贺朝衣角的手松开,没忍住笑着往边靠。

    “……”贺朝抓了抓头发,也没了那种‘再抢救一下’的心思,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帮人,学会信任那么难吗。”

    谢俞说:“哥,我觉得你该学会放弃。”

    三班黑板报“逆天改命”边还加了期考倒计时,整个班级因为这个倒计时变得愈发紧张起来。

    老唐好几次都想劝他们放下手里的课本,多出去走走:“劳逸结合,学习也要适当,你们这一天天的,连体育课也不想了,干什么呢。”

    然而三班同学简直拥有钢铁般的意志,老唐怎么劝也没能劝动他们。

    期考试当天,除了疯狗在广播里喊“各班把考场座位排一下,半小时后去各自对应的考场”,剩下是拖拽桌椅的声响。

    连着两周高强度的复习,三班每个人看起来都不是很‘精’神。

    刘存浩拿着抹布,把板报的“1”擦掉,然后郑重地在倒计时后面写了个“0”。

    “大家稳住,”刘存浩眼底是这两周熬夜熬出来的黑眼圈,虽然疲惫,但眼底闪着坚毅的光,“我们能赢。”

    谢俞拖着桌椅,感觉他们这架势不太像背水一战,更像马要被洪流淹没、死前还在残破的小舟垂死划桨的一船乘客。

    ……

    谢俞跟贺朝两人虽然前两次考试有点起‘色’,但还是免不了去最后考场考试的命运。

    走廊人挤人,都急着换考场,堵的水泄不通。

    “次说的正数第一,”楼梯口堵了半分钟,贺朝停下来,看了他一眼,“?”

    第一‘门’语,谢俞带了两只笔,其他什么都没拿,甚至连橡皮都懒得带,压根不考虑涂卡涂错了没东西擦。

    “行啊。”

    谢俞说完低头关手机,再抬眼,梁辉他们几个人正好从厕所里走出来。

    梁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挑染的头发,鬓角边几缕红‘色’看着特别显眼,浑身下都是烟味。他眼神晦暗不清,整个人吊儿郎当地把手‘插’在‘裤’兜里。

    广播里不断重复着几句提示。

    两拨人互看两眼,最后谁都没有搭理谁。

    “请各位考生到指定考场,请各位考生到指定考场,距离考试开始还有十分钟,注意时间。”

    “第一‘门’考试科目,语。”

    “距离考试开始还有十分钟时间。”

    这次期考考卷是A市几所普高联合出题,难度往年有所提升。

    还没开始考试,差生聚集地里已经有人倒头睡,等监考老师进教室的时候,甚至打起了呼噜。

    缓慢又悠长的几声呼噜,让监考老师的脚步忽然顿住。

    监考老师是个陌生面孔,他显然对这个考场很有意见,边清点试卷边皱眉扫了台下一眼:“……”

    台下干什么的都有,有几个胆子大的,自以为隐蔽地低头摆‘弄’手机。

    不着调,成绩差。是这个考场的代名词。

    伴随着一阵紧促的考试铃,监考老师把试卷一组组发下去,从排头传至排尾。

    打呼噜的那个终于被铃声惊醒,抹抹嘴角勉强睁开眼睛。

    这个考场里完全没有可以让人紧张起来的考试氛围。

    谢俞却觉得喉咙有点发干。

    他一接过试卷,手肘压着考卷直接开始写名字,另一只手把剩余的试卷往后传。

    “谢”字才刚写了两划。

    贺朝伸手,把谢俞手里那张试卷接了过去。

已有 37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