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100.第一百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59 次浏览 0个评论

    这些老师批试卷批了整整一个午, 手边摆着厚厚一摞试卷袋,整个午批到的最高分也不过138。-www.79xs.com- !

    这次题难, 能过130已经称得是高分卷。

    然而眼前这份答卷,不光字写得好, 掐着考点、逻辑缜密, 从头到尾都挑不出什么差错。

    满分。

    王老师眼里的光一点点亮起来。

    “不容易,”等批完放下笔, 他几乎都要忘了后面还有一张试卷没批阅,翻来覆去地、又把这张满分卷看了几遍, 不由地赞叹,“满分, 太漂亮了,不知道这是哪个学校的学生。”

    难得出个满分, 不光是惊喜, 整个午批试卷的疲惫都被这张满分卷一洗而空。

    坐在王老师身侧的其他老师闻言也凑去看:“出了个满分?”

    “看看档案袋, 面有写学校……”

    有老师把档案袋翻了个面,定睛一看, 有些意外,抬高了声音说:“——二、二?”

    吴正跟十四的那帮老师离得有点远。

    他越批越担心自己学校那帮兔崽子, 心想别人学校都已经出了个满分了,叹口气,打算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结果刚拧开矿泉水瓶盖, 猝不及防听到“二”两个字:“……”

    “哎, 吴老师, 你们学校的!”

    吴正把瓶盖拧回去:“你看错了吧。”

    “立阳二,没错啊。”

    吴正彻底懵了,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被桌脚绊倒:“不可能啊,我们二学生的最高水准,撑死了也不过130分。”

    王老师缓了一会儿,才从满分卷的喜悦里缓过神,想起后头还剩一张试卷没批,他把满分卷翻过去,然后手又顿住了。

    这回不只是顿住,甚至连手指忍不住微微发抖。

    吴正走到王老师边,没赶刚才那张满分卷,顺着王老师颤抖的手指和难以置信的目光看过去,入目是后面那份还未批阅的、嚣张得不行的答卷。

    分数栏边,这份答卷的主人自己用黑‘色’水笔打了个醒目的分数:150。

    字迹洒脱随‘性’,笔力劲‘挺’。

    吴正:“……”

    “简直是在胡闹,”王老师深呼吸两下,又说,“吴老师,你们学校的学生,很有个‘性’啊。自己给自己打满分?”

    吴正:“不……”他想说这他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我们学校怎么可能有这种学生?

    而且这字也没什么印象。

    吴正的话还没说完,王老师打断道:“行,我倒要看看,到底拿不拿得了满分。”

    这位不知名考生不光自己一来预定了个满分,而且整张试卷填得满满当当,跟炫技似的,一道大题光是解法写了三四种。

    偶尔还会在某道题边,闲着没事干来个批注:这题不行啊,出题人怎么想的。

    四校联考卷出题人·王老师本尊:“……”

    谢俞还不知道他和贺朝两个人的数学考卷在批卷老师面前造成了多大轰动,更不知道这些老师差点在十四批卷现场打电话叫救护车。

    他午‘抽’空去了趟黑水街。

    刚下车,想起前阵子梅姨在群聊里说自己最近有点咳嗽,又顺路去‘药’店给她买‘药’。

    三班班群里还在统计分数,消息从昨天晚开始震个没完。

    [万达]:完了,我数学怎么算也只有九十来分。

    [刘存浩]:@罗强,强哥,你空间都在发什么?被你刷屏了。

    [罗强]:听说转发会有迹发生。

    谢俞趁着‘药’店店员结账的空档,点进罗强空间扫了两眼。

    空间里里都是一些怪怪的转发,“转发这块石头”、“转发这张神的餐巾纸”、“转发这张幸运符”。

    “……”

    [刘存浩]:这玩意儿真的有用吗?

    [罗强]:死马当活马医吧吗,你看评论,有人说什么‘突然暴富回来还愿’,看起来好像还‘挺’灵的。

    [万达]:已转发。

    [许晴晴]:已转发。

    谢俞付完钱,心情复杂地往广贸走,觉得三班这帮人真的很拼。

    许‘艳’梅在会议室里开会,明明是个服饰批发市场,每次开会讨论却跟黑社会似的。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

    “什么玩意儿,卖他妈个屁啊,是我话说得不够明白,还是他脑子有问题。”

    许‘艳’梅说着掐灭一根烟,又从烟盒里‘抽’出来一根。熟练地咬嘴里,单手把烟点,打火机拍在桌发出“啪”地一声:“这票谁愿意跟着我干!”

    她喊着话,压根没注意到会议室‘门’口多了个人。

    “干什么。”

    谢俞手里拎着几盒‘药’,站在会议室‘门’口看她,脸‘色’有点不太好:“‘抽’烟‘抽’得‘挺’开心啊。”

    都知道广贸一姐平时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这个干儿子,其他人见状自觉往外走:“走了梅姐,这票跟你干,有事一通电话,随叫随到。”

    许‘艳’梅烟都没地方藏:“这个,其实我可以解释……”

    谢俞皱眉,懒得听:“烟拿过来。”

    许‘艳’梅闭了嘴。

    谢俞直接把那根烟掐灭了。

    有段时间没见面,这孩子好像又长高了点。

    许‘艳’梅被压了一头,谢俞又一来抢占道德高地,导致她隔了会儿才想起来成绩的事儿:“你等会儿,兔崽子,我还没跟你算账,要不是雷子跟我说——”

    许‘艳’梅‘操’起边的塑料衣架,反手打,谢俞身不轻不重地挨了几下。

    谢俞说:“哪儿没算,你这账都跟我算了几轮了。”

    寒假那会儿,许‘艳’梅在微信群里炸了一次,紧接着电话、视频。要不是他拦着,估计能大半夜从B市打车赶过来。

    “你还顶嘴。”

    “行,我的错,”谢俞推开窗户通风,把手里的‘药’往桌放,又说,“这次期考给你拿个第一回来。”

    各年级考试成绩名列前茅的总是那拨人,别人都巴不得成绩永远别出来,只有这拨人等着成绩赶紧出。看看这回到底谁第一。

    只不过这次期待考试成绩早点出来的,除了这些优等生,还有三班几十号人。

    周一。

    三班的人到得都很早,进了教室,连书包都没来得及放,聚在一起讨论成绩问题。

    偶尔走廊有隔壁四班的人经过。

    两班人不动声‘色’互盯一阵。三班同学虽然心里没底,但输什么都不输气势,暗暗‘挺’直了背。

    “你们说今天成绩能不能统计好啊?”

    “应该能吧,试卷周末不都批完了吗,咱二别的不说,出成绩的速度堪称一流。次月考,我还没准备好怎么赴死,成绩出了。”

    “老唐之前不是说还得过几天。”

    “要不然,万达你去办公室‘门’口探探情况?”

    万达肩负重任,弯着腰躲在办公室‘门’口躲了几分钟。

    他隐约感觉到办公室里气氛不太对劲,但又说不来哪里不对劲,可能是因为太安静。还没打探到什么消息,正犹豫这墙角还应不应该继续听下去,老唐正好拉开‘门’出来。

    万达麻溜地想往厕所里钻。

    老唐沉声道:“……别藏了,你过来一下。”

    正是学高峰时间,校‘门’口人头攒动,整条街被家长开过来的车堵得水泄不通。

    谢俞靠着车窗,耳机线从校服衣兜里往延伸,手机里那篇英语听力题正好播到尾声,进入提问环节,然而被前面路口纷‘乱’的喇叭声压了下去。

    他低下头,想调音量,看到贺朝发过来的几条消息。

    -小朋友。

    -到哪儿了?

    -我在车站等你。

    贺朝发完消息,又等了一会儿,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拍了拍肩。

    谢俞单手‘插’在衣兜里,耳机还没拿下来,周围人来人往,满街都是校服,明明跟别人穿得没什么不同,还是相当惹眼:“走了,愣着干什么。”

    贺朝没看到有公‘交’车往这边开,随口问:“你走过来的?”

    谢俞说:“前面路口太堵。”

    “太堵还是太想见我?”

    “要点脸。”

    “我决定给我男朋友最后一次机会。”

    “太堵。”

    谢俞走在前面,说完又放慢脚步,重新回答了一次:“见你,行了吗哥。”

    两人走到教学楼楼下,刚从楼梯拐去,迎面撞了万达。

    这人也不知道大清早地发什么疯,在楼梯口蹲着,贺朝被他吓了一跳:“我‘操’,你干什么?”

    万达蹲在楼梯口蹲了将近十分钟,为了第一时间堵他们。

    “老唐叫我蹲在这里堵你们。”

    万达蹲得脚有点麻,扶着栏杆起身说:“让你们来了立马去趟办公室,你们俩是不是犯什么事了?”

    犯事谈不。

    顶多是让各科老师一人吃了好几粒速效救心丸。

    吴正站在饮水机边,接了水,还是觉得自己呼吸不过来:“唐老师,还有吗,再给我来两粒……”

    唐森面前除了速效救心丸,还摆着几份试卷——这几份试卷,不是满分是接近满分。

    他又把这份试卷摊开看了两眼,尤其是右侧姓名栏。

    考生姓名:谢俞。

    考生姓名:贺朝。

    当时批完卷,他跟吴正两个人留在十四教室里,面对面沉默着呆坐了大半个小时。

    二建校那么多年——哪里见过这样的成绩。

    不止是稳压四校,这种成绩算搁在唐森以前教的重点学校里,也并不常见。

    -

    谢俞跟贺朝两个人这一去,半天都没回来。

    万达好得不行,简直抓心挠肝:“这算不算明目张胆翘课啊?到底去哪儿了?干什么呢?”

    刘存浩被他念叨了一整个午,头都大了:“与其坐在这里,你不如趁着午休时间出去跑跑业务?”

    万达:“……耗子,你这个提议不错。”

    结果班里两位大佬的行踪还是成‘迷’,却让万达打探到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万达人缘广,各班都认识不少人,串去七班的时候,刚好有人刚从办公室里抱着作业回来,他拍了拍万达的肩,随口说:“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班这次均分有多少分?”

    万达扒着窗户回头:“啊?我们班均分?”

    “是啊。**炸了,我都怀疑我是不是眼‘花’。”

    那人没看到具体成绩,只扫到老师电脑屏幕罗列出来的各班均分,直到现在还处于震惊状态:“年级均分高出足足四点几。”

    万达:“……你眼‘花’吧。”

    再三确认过这个情报的准确‘性’,万达回教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飘的,满脑子只剩下几行字:我这次一定考得很好!

    不!我们三班的同学们这次一定都考得很好!

    逆天改命!

    “他眼‘花’。”

    然而等万达回到教室,迎接他的却是糟糕的各科分数。各科课代表早已经把考卷发了下去,刘存浩表情惨淡,把万达那几份没在及格边缘徘徊的试卷拍在他面前:“他绝对是眼‘花’。你自己看看,这分数还四点几,做梦呢。”

    万达不肯死心,对自己糟糕的成绩陷入沉思:“……那我们班其他人呢?”

    刘存浩亮了亮自己的试卷:“不逞多让。”

    罗强:“实力均衡,旗鼓相当。”

    “……”

    “是真的,”许晴晴刚把英语试卷全部发下去,听到他们在聊班级均分,犹豫一会儿,最后还是说,“真的,四点六,我也看到了。”

    直到课铃响,三班全体也没搞懂那‘四点六’分到底是从哪儿多出来的。

    也没人发现班里还有两个人的考卷扣着没发。

    罗强异想天开地决定相信玄学:“难道我的好运转发真的有效?”

    “换个靠谱点的思路行吗,”刘存浩说着,立马开拓了一个新思路,“不如我们想想,其他班这次考得到底有多烂?”

    万达抓心挠肝想知道行踪的两个人,此时正在空教室里参加重考。

    谢俞一点也不意外这个安排,换了谁都很难接受两个年级垫底突然之间一跃成为正数第一第二,各科总分更是直接跟四所学校的考生们拉开一道无法逾越的差距。

    宣布重考消息的时候,谢俞没什么太大反应,只说:“老师,有个问题。”

    老唐以为他们多想,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连忙解释:“我们不是不信任你们,这是出于……”

    “考试时间太长了。”

    “啊?”

    谢俞说:“用不了那么久,半小时够。”

    “……”

    贺朝对重考没什么异议,他最在意的只有一件事:“为什么我数学只有148?”

    闻言,吴正默默地握紧了手里那瓶速效救心丸。

    “扣的两分是卷面分。”

    吴正缓了缓才说:“……兔崽子,你在试卷吐槽出题人出题水准不行,你还想拿150?”

已有 59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