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104.第一百零四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97 次浏览 0个评论

    三班这群人在后排围了个圈。

    谢俞伸手去够桌角那瓶水,看万达相当浮夸地又演了一遍。

    贺朝还是一如既往地捧场:“可以可以, 演技不错啊。”

    “过奖, ”万达抱拳, “都是父老乡亲们抬举。”

    谢俞本来觉得没什么意思,喝了口水, 反手把瓶盖拧回去, 实在是他们笑得太夸张,最后还是没忍住跟着这帮人的哄笑声一起笑了出来:“……无不无聊。”

    其实恢复成绩之前, 谢俞多少也犹豫过。

    但他逐渐发现, 不论成绩好坏——是把班级均分拉下去,拉得让人恨不得闭上眼从楼上往下跳, 还是现在的‘高出四点六分’, 这帮人的态度都没什么太大变化。

    刚开始恨不得揍死他们, 后来隔了一段时间也都消化得差不多了。

    刘存浩来找贺朝问题目的时候, 还能嘲上两句:“我真是服了你们,你们俩可真是咱学校数一数二的两位哥……不管是正着数, 还是倒着数。”

    “几个意思, 夸我还是损我?”

    贺朝正在看题目,刘存浩拿来问的是家教老师给他布置的题,手里捏着笔, 随口说:“给你两分钟,重新组织一下语言。”

    刘存浩算是见识到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以前贺朝主动给他抄作业他跟见了鬼似的, 现在还真是应了那句“高攀不起”。

    他闭上眼, 来了一波尬吹:“你们牛逼!男人中的男人!二中骄傲!所以这道题到底怎么解?”

    然后刘存浩吹完就听见贺朝说:“这题有几种解法。你看你是喜欢简单粗暴的,还是喜欢有创意点的……”

    “……”

    刘存浩心说,大哥,放过我好吧,我就想普普通通地解道题。

    谢俞实在看不下去,直接把贺朝手里那本练习簿抽走:“哪题。”

    谢俞讲题没一句废话,思路清晰,几句话的功夫,刘存浩听下来简直如雷灌顶、茅塞顿开。

    贺朝指了指自己:“我讲得有那么烂吗?”

    谢俞反问:“烂不烂,你心里没点数?”

    刘存浩听完题,又抬头看了看日常斗嘴的两个人。

    他刚才没说出口的是:不管正数倒数,还是我们认识的那两位大佬啊——为了维护女生忍下莫须有罪名的贺朝,篮球赛上二话不说撩起袖子就下场的谢俞。

    从三班同学的角度来看,对他们俩的认识早就超过了成绩这个范畴。刚分班那会儿,只知道这两位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校霸,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

    但接触下来,完全不是那样。

    谢俞把练习簿合上,递还给刘存浩,余光瞥见薛习生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看。

    那眼神相当复杂,盯得人毛骨悚然。

    薛习生每天坚持不懈地想跟他们交流学习方法,躲都躲不开:“你们恶意拉低班级平均分就算了,就不能跟我交流一下学习方法吗。”

    贺朝也察觉到学委如狼似虎的眼神,提议说:“去沈捷那儿避避?”

    谢俞:“你确定?”

    “……”

    谢俞又说:“那个疯子,不了吧。”

    期中考成绩出了多久,沈捷就疯了多久。

    一个平时考试只能考那点分的兄弟,一夕之间冲上云霄,还站在他面前告诉他‘不好意思,其实我就是那么厉害’。

    每回考试坐在谢俞前面的那位兄弟也在八班,整天跟沈捷两个人恍恍惚惚地互相倾诉心事。

    本来他在最后考场里,不管再怎么考、考得有多烂,身后总还有两个人在默默支撑着他,让他不至于跌至谷底。每次考试成绩出来之后,他都可以自信地对他家长说:我不是最差的!爸妈,你们看,还有两个比我更差!

    现在他背后的两个男人说不见就不见。

    他简直丧失了活下去的动力,世界从彩色变成了黑白。

    说话间,玻璃窗被人敲了两下。

    疯狗那张脸跟拍恐怖片似的出现在窗边。

    平时晚自习偷偷玩手机,被疯狗站在窗口悄悄观察的阴影太深,贺朝觉得后背有点发凉。

    不过这次疯狗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冲两位‘二中的希望’招了招手:“你们出来一趟。”

    疯狗一路上都在说“等会儿不要紧张,放轻松”、“拿出我们二中学生最良好的面貌”。越说越让人摸不着头脑。

    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跟着疯狗一路走到校长办公室门口,对着门上那块门牌,谢俞右眼皮止不住地跳了好几下,心下有种不太好的预感,隐约猜出把他们拎过来想干什么。

    “举着试卷,站好了,两位同学靠近一点……”

    “陈校长,您往边上站一点。”

    “挺胸抬头,我数三二一,喊茄子。”

    校长办公室里站了六七个人,校领导分成两排,穿得西装笔挺。

    二中校长即使头顶秃了一块,还是执着而又精致地在所剩无几的头发上抹了点发蜡,抹得油光蹭亮,他把手搭在谢俞肩上,面露微笑,看上去春风得意:“茄子。”

    贺朝:“茄子。”

    谢俞:“……”

    “微笑,那位同学,笑一下行不行?”

    “不用那么,”摄影师半蹲着,想说别那么阴沉,话说到一半又觉得这个词用得不是很恰当,改口说,“不用那么严肃。”

    二中校长之前说要把他们俩往校史里记,谢俞以为这话就是瞎几把说着玩,没想到这帮校领导还专门叫了摄影师过来给他们照相。

    一进门,还没看清楚办公室的情况,校长直接拿着一条绶带往他身上挂。

    红底黄字,还有两道长长的金边,上头写着:优秀学生。

    “载入校史!这张照片一定要摆在正中间!”

    “围绕二中学生创造奇迹,写个导语……”

    “他们就是太高兴了,”等拍完照,姜主任也有点承受不住,带着他们出去,“你们下午还有课吧,早点回去。”

    谢俞二话不说把胸前的绶带取下去。

    贺朝反手关上门,正要下楼,又在楼梯口停住:“姜主任。”

    姜主任回头:“还有事吗?”

    贺朝笑了笑说:“我这次考得还行。”

    “嗯?”

    “我同桌考得也不错。”

    这套路挺深,姜主任听到这儿还搞不懂贺朝到底想说什么:“嗯。”

    然后贺朝才说:“所以我们是不是能换个宿舍了?”

    之前贺朝过来申请换宿舍的时候,姜主任气得不行,两个年级垫底还想凑一个寝室,那不是玩疯了,想也不想地直接把他们俩轰了出去。

    没想到他们还惦记着这事。

    姜主任犹豫道:“你们……”

    贺朝:“我们互帮互助,一起学习,共同进步。”

    谢俞靠着楼梯扶手,听这人胡扯,听到一半没忍住抬脚轻踹上去。

    姜主任考虑了一会儿,联想到他们俩这次的成绩,还真被贺朝那番‘共同进步’给唬住了,最后松口道:“行,那你填好申请表,放学前交到我办公室。”

    二中办事效率很高。

    申请表交过去,没多久就走完了所有程序。

    当天晚自习下课,谢俞宿舍门边那张入住名单上已经多了个人名。

    谢俞一个人住惯了,桌上摊着张试卷,曲着腿坐在椅子上看贺朝前前后后忙活。原本空着的另外半间房被堆满,一时间还有点不太适应。

    他试图把注意力转到题目上,没看两眼又放下笔,发现贺朝那点东西早就整理好了用纸箱装着:“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前几天。”

    “想离我家小朋友近一点,”贺朝搬了几趟,后背出了点汗,边脱外套边说,“最好每天一睁开眼就能看到的那种。”

    谢俞听得愣了愣。

    等贺朝把床铺得差不多了,这才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忘了刚才那些题目要求。

    贺朝东西不多,几个箱子就搬完了,把他门上贴着了很久的那张‘冲刺高考’也搬了过来。

    梅姨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贺朝刚收拾完,拿着换洗衣物去浴室洗澡。

    许艳梅激动得话都说不利索:“还真是第一?”

    谢俞听着浴室里的流水声,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你家里那个谁,那个傻叉,没找你麻烦吧?”许艳梅冷静下来,顺着‘傻叉’又往外彪了一通脏话。

    谢俞在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才把这个“傻叉”跟钟杰对上。

    “没,你别瞎操心。”

    钟杰有什么反应他倒是不知道,顾女士让他不用管这个。出成绩出了这么些天,确实没接到过钟杰的电话。

    又聊了一会儿,谢俞边聊天边分心把手边最后一道题解了出来。

    “行了,那我不跟你扯了,你注意身体……”

    等梅姨唠叨完,谢俞挂断电话,把手机往边上扔,这才看到某个洗完澡不好好穿衣服的人拉开门出来。

    贺朝头发还湿着,身上就穿了件衬衫,纽扣压根没扣上几颗。

    谢俞觉得跟这人住一个寝室可能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已有 97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