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105.第一百零五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117 次浏览 0个评论

    “你会不会穿衣服?”

    “啊?”

    谢俞指了指他身上那件衬衫。

    贺朝反手把浴室门关上, 只顾着擦头发,本来都打算光着上身直接出来:“害羞什么, 脱光了你也见过。”

    谢俞换了个坐姿,反过来跨坐,手腕搭在椅背上, 两条长腿曲着, 就着这个姿势, 冲贺朝勾了勾手。

    贺朝胡乱擦了两下, 把毛巾挂在脖间。

    等他走近了, 谢俞这才伸手, 帮他把衣服纽扣从下至上一颗颗扣上。

    谢俞手指隔着布料,动作缓慢,偶尔触在他腰腹上, 不轻不重地擦过去。

    贺朝本来还没觉得这动作有什么, 但距离靠得近, 等这人扣了几颗之后,手指从腰腹慢慢爬到胸口,这才有点受不住。

    谢俞顺着衣扣往上抬头, 扣最上面几颗的时候对上了贺朝的眼睛。

    两个人都没说话。

    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贺朝微微弯下腰,正要低头凑过去,寝室门被人敲得“哐哐”作响。

    “……”

    “大哥!”

    “你们在吗?”

    “哈喽?”

    门外好几个声音混在一起, 万达嗓门尤其大, 那声‘大哥’喊得热情洋溢。

    贺朝喉结没忍住上下滚了滚:“……操。”

    谢俞听得有点好笑, 手往上挪了几寸,直接拽上他衣领,二话不说把人拽着往自己这边带。

    贺朝一下子失去重心。

    谢俞手上没控制好力道,直接又粗暴,安抚性地在他唇上亲了一下。

    然后谢俞才松开手,扬扬下巴说:“去开门。”

    三班几位住宿生在门口等了两分钟,正准备再继续哐哐撞大门,手还没碰上门板就被人从里面拉开。

    贺朝挡在门口问:“有事?”

    万达把手里那个从其他同学寝室里顺来的苹果塞过去:“朝哥,听说你搬寝室了?乔迁之喜,我们特意过来祝贺。”

    贺朝拿着苹果,觉得这帮人实在有些夸张:“谢谢……我就搬个对门。”

    “客气啥,搬对门也是搬!”

    说是祝贺乔迁之喜,其实都是借口。这几个人手里每人拿着本厚厚的练习册,就差再带个小板凳过来排排坐下听课。

    来问的题目实在太多,谢俞本来也不是能耐下性子一遍遍教的人,他抬手按了按眉心,对排在后面的那位说:“自己再感受感受题目。”

    贺朝:“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

    万达捧着数学练习册叹气:“这题我刚才已经在寝室里跟它灵魂交流了超过四十分钟,感受了很久,还是没能明白它到底是什么意思。”

    “……”

    万达叹完气,趁着排队的空档去看谢俞桌上那套写了一半的试卷。

    这题目难度,别说四十分钟,给他四十个小时他也解不出来。

    贺朝嚣张地放话出去说作业太简单,各科老师倒也没生气,按照这两个人的水平,给他们单独布置作业。尤其吴正,出题难度直接向重点学校看齐。

    万达还听到过吴正心情舒畅地在办公室里说:“我平时总是压抑着自己的内心,很多难题不方便拿出来给他们做……就不信难不住他们,还真当我是吃素的?”

    等讲完题,已经临近熄灯时间。宿管大爷吹着口哨在楼下来回晃悠,手电筒强光四处游移,偶尔透过窗户照进来,把整间寝室照得亮堂不少。

    谢俞正要赶人,发现这帮人聚在一块儿还聊上了,话题越聊越歪:“我周末下了部片,那个,要一起看吗?”

    “什么片子?”

    “还能是什么片,男人看的片子。”

    男生之间,丰富夜生活的方式无法那么几种。

    谢俞不打算参与这场高中男生深夜激情热聊,也不想看片丰富夜生活,然而“不看,滚”这三个字说了等于白说,那位同学已经调出了手机视频:“我跟你们说,这部真的刺激,绝世好片,欲罢不能——”

    其他人心驰神往:“哦?”

    贺朝:“你们别闹,回自己寝室看去……”

    他话还没说完,一声惊悚又猛烈的音效在寝室里炸开。

    诡秘,阴沉,忽高忽低。

    原本漆黑的手机屏幕慢慢地映出一个人影,那个人影由远及近,手里提着个脏兮兮的玩偶——直到凑得不能再近,才猛地抬起头,露出被长发遮掩大半的、布满可怖伤痕的脸!

    那人嘴角挂着一抹怪笑,那笑越扯越大。

    片名:《厉鬼缠身》。

    “……”

    贺朝几乎在音效刚跳出来的时候就抓上了谢俞的手,整个人僵了一下,脏话卡在嘴边,好不容易才咽下去。

    妈的。

    是挺刺激。

    “这部我知道,小说改编的,原作写得特别好,我小时候看完原作两个晚上没敢睡觉,”万达说完,才意识到刚才两位大佬好像说了什么话,“俞哥你刚才说啥?”

    然后贺朝听到身边这位没良心的男朋友改口说:“没什么,这片子不错。”

    万达又问:“是吧,朝哥呢?”

    谢俞手指骨节正抵在他掌心,贺朝手下力道又紧了几分。

    “我觉得不太行,”贺朝演技一流,完全看不出破绽,“造型俗套,这也太假了,一点气氛也没有,就这样你还两个晚上不敢睡觉?”

    其他人丝毫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听得心服口服。

    谢俞实在没忍住:“说这话前,先松个手?”

    贺朝:“不松。”

    熄灯后的寝室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手机屏幕光打在几人脸上,配上音效,竟显出几分诡异。

    谢俞对这种惊悚剧情没多大反应,全靠这帮人一惊一乍,把原本粗制滥造、故弄玄虚的恐怖片氛围往上调高到了一种意想不到的境界。

    “卧槽!”

    “我的妈啊!”

    “这人是不是也要死了?”

    “我手有点酸,等会儿,我找个地方架一下……”

    贺朝也就只能在万达他们面前逞个强,等这帮人完全沉浸在电影剧情里,这才低声说:“这片子也太他妈吓人了。”

    谢俞拿他刚才说过的话回呛他,学得还挺像:“造型俗套,没有气氛。”

    贺朝出声提醒:“够了啊。”

    贺朝握得紧。

    谢俞没再说话,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手腕动了动,然后五根手指一点点从贺朝指缝里挤进去。

    桌上太矮,举手机的那人举了半天举得有点累,正在四下搜寻哪里能架手机。

    中途正好有厉鬼突然出现的画面,边上不知道哪位兄弟吓得惊慌失措,谁离得近就扯谁,这一扯——手机直接被他失手扔了出去。

    这场时长一个半小时的电影看得很是艰辛,中途手机被甩飞三次。

    “稳住,别再扔了,这手机还想不想要了……”

    “我很稳,不知道是谁一直在扯我。”

    最后影片落幕,临走前这帮人还犹豫了一会儿,想组个队结伴着回去:“我四楼,有人顺路吗?”

    沿着走廊往回走的时候,万达甚至还忍不住感叹:“大佬不愧是大佬,他们俩真淡定。”

    然而被夸淡定,并且对“晚上不敢睡觉”一事进行深度鄙视的某位大佬,关上门扭头就问:“一起睡吗?”

    谢俞坐在床上看他:“你别跟我说你不敢一个人睡。”

    贺朝能屈能伸:“不敢。”

    “……”

    这场夜间电影大概是这段时间以来,这帮住宿生唯一的消遣。

    高三,高考。

    这个话题从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就不断被人提及,只是他们一直都没什么紧迫感,总觉得还有很长时间,还离得很远。

    然而这次四所学校排出来的联合排名,让高二年级组所有考生提前感受到了高考的压力。

    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阶段,再往前迈一步。

    再往前一点就是高三了。

    “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暑假咱得提前返校,学校打算给你们补补课,争取在暑假完成第一轮复习。”

    期中考过去,紧接着就得准备期末考,不少同学都在期待放假,老唐提前给他们打好预防针:“这次排名情况不理想的,也不用担心,咱们还有一年多的时间……”

    老唐在早自习上围绕着暑假补习的事,进行三百六十度发散式演说,最后话题直接开进了其他领域,谢俞听到一半没再继续往下听。

    他跟贺朝挤着睡了一晚,早上醒的时候浑身都不舒服,恨不得把这人踹回对面寝室。

    只是贺朝这人早上刚睡醒的状态异常磨人,把他那股烦躁的脾气都给磨没了。

    习惯性赖床不说,就算被他喊起来,也会叼着牙刷,半眯着眼站在他身后,下巴抵在他肩上喊“困”。

    以前也经常串寝,真搬到一起住之后,又觉得哪里不太一样。

    谢俞撑着脑袋看了一眼身侧这人,想到贺朝搬东西时候说的那句“睁开眼就看到你”。

已有 117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