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本站博客!登录后台查看权限
  • 如果您觉得本站非常有看点,那么赶紧使用Ctrl+D 收藏吧
  • 网站所有资源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伪装学渣 108.第一百零八章

伪装学渣 zblog 2018-07-27 80 次浏览 0个评论

          贺朝被他们追得没办法, 停下来挨了几下。

    一群人挤在楼梯口, 罗文强拖鞋都掉了, 单腿蹦着蹦下去捡。

    贺朝靠着扶手, 趁着他们不注意, 对自家男朋友做了个口型, 两个字‘救我’。

    “闹完没有。”

    谢俞笑着看了眼时间,又说:“还去不去班级了?”

    老唐让他们简单收拾一下, 下午回班里开个会, 估计不是发新书就是聊期末考试的事。

    听到这声, 刘存浩松开手, 低头扫了一眼腕表:“我去,都这个点了。”

    贺朝三两步从楼梯上往下走,勾着谢俞脖子低声凑近道:“你有没有良心……我被他们追了半天,你就站这看好戏。”

    谢俞看着他,毫不避讳地也往这人耳边凑了凑:“知足吧, 其实我也想揍你。”

    “……”

    一行人从宿舍楼走出去, 路上绿荫缭绕,并没有什么遮阳效果。

    燥热的风扑面而来。

    只有高三年级有假期补课计划, 其他几栋的教学楼空无一人,安静得让人有些不太习惯。

    还没到班级门口, 老唐已经开始他的演讲, 说话声音顺着窗户往外飘:“座位就不给你们重新排了, 还按原来的坐, 天很热, 大家坚持一下。咱们争取早点把第一轮复习完,能多给你们放几天假。”

    三班教室到了一半人,都在打扫教室卫生。

    谢俞走到门口,往教室里看了两眼,又看到门牌:

    高三(3)班。

    值日分配都差不多了,谢俞进去的时候已经没什么可以干的活,最后跟贺朝一人分了半块黑板:“这半块我的,你滚去那边。”

    即使分工明确,谢俞洗玩抹布回来发现自己那半边江山已经被贺朝占了。

    “抢我地盘?”

    贺朝:“这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

    谢俞手上还沾着水,差点就想把抹布往这人头上招呼。

    男孩子个子都高,挤在黑板面前推搡了一阵。谢俞伸手去抓贺朝手里那块抹布,贺朝侧过身,低头看他:“行了,不跟你闹。”

    老唐该讲的都讲得差不多了,站在边上喝水,看着这俩觉得好笑,又摇摇头,把目光落在窗边。

    许晴晴虽然在擦窗,明显魂不守舍。

    同一个地方反反复复地擦,隔了好一会儿才回神。

    “知道你们都对期末成绩很感兴趣,排名都整理好了,咱班这次成绩还不错,比预期的好。大家要有对自己有信心。”

    老唐从办公室里拿了成绩单,准备好好给他们分析考卷,分析之前,忍不住提了另外一件事。

    三班全体就听见老唐慢慢吞吞地说:“我们学校这次,全市前五里占了俩名额。”

    “……”

    全场寂静。

    即使班里两位可能是撞坏了脑子的大佬在四校联考的舞台上一鸣惊人,但总归只是四所学校,跟重点学校还是有很大距离。

    现在全市前五这个消息一出来,还是被震得魂飞魄散,半天说不出话。

    不光是三班同学消化不过来。

    老唐录完成绩的那天,整个下午,办公室电话就没停过,不光是本校的领导过来问,其他重点学校也都惊讶于杀进来的这两位到底是什么骚操作。

    刘存浩最先回过神,在裤兜里摸半天,最后摸出来一张五块钱,往书桌上拍:“我押排在前面的是俞哥。”

    万达:“我……我也押俞哥。朝哥太飘了,根本不是我能抓住的男人。”

    罗文强:“我今天就赌上我的尊严,我也选谢老大!”

    谢俞本来对这个排名不甚在意,随手翻了两页新教材,发现这帮人已经开始赌了,而且局面一边倒,有点好笑:“这有什么好赌的?”

    这帮人可能想追求一下仪式感。

    贺朝等了半天,没人押他,坐不住了:“你们还是人吗,就算是表面兄弟情也要意思一下啊,一点都不懂事。”

    刘存浩:“不好意思,我们不想意思。”

    “……”

    贺朝起身走到前排去,打算自己押自己,但是摸了半天也没摸着零钱,他俯身在万达桌上敲了敲:“那个,借点零钱?”

    万达还没来得及说不,贺朝又说:“这是你发财的机会,考虑清楚了,机会只有一次,今天你借我十块,日后我——”

    万达:“我不!我拒绝!”

    谢俞笑着往后靠。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没人愿意押的“走位风骚、皮一下皮掉两分卷面分”的劣质股,这次还真扳回了一局。

    老唐低头,边看成绩单边说:“这次贺朝同学以总分743的分数位列市第二,跟第一之间仅相差两分……”

    万达手里那叠钱差点没拿稳,心说这次还真的失去了发财的机会。

    重点学校那批尖子生他们是见识过的,实力相当恐怖,每次分数出来光是看着都让人胆战心惊。

    说是前五,这五个人之间互相也都只有几分之差。

    况且离高考还有一年时间,下一次考试指不定谁在前谁在后。

    谢俞这次语文作文拿的分数比预期低了两分,名次排在贺朝后面,第三。不过作文这一块,批卷老师带着自己的主观偏好,有个一两分差距也很正常。

    谢俞听完成绩有点头疼,他大概能预料到二中校史里又会给他腾出来一个版面,写什么‘力压全市,共创辉煌神话’。

    上次在校长室里的画面他都不敢回想。

    贺朝揉了一把他的脑袋:“小朋友想什么呢。”

    谢俞面无表情:“在想这次会用什么样的傻**姿势上校史。”

    老唐孩子啊继续唠叨,贺朝听了一会儿,伸手去摸手机。

    手机刚才在兜里震了半天,他都没顾得上看。

    谢俞:“谁啊?”

    “沈捷,”贺朝说,“问你等会儿有没有空,帮他抽两张卡。”

    谢俞想也不想:“没空。”

    贺朝把手机摆在桌肚里,屏幕不断暗下去又亮起来,低着头偷瞄了两眼,又说:“……我抽不行吗,哥手气也很好啊。”

    从换装游戏到野男人,谢俞实在是没有感受到他所谓的好手气在哪儿。

    很显然,作为好兄弟的沈捷也从来没有领教过。

    [沈捷]:朝哥,认清自己。

    [贺朝]:我觉得我对我自己的认知非常明确。

    沈捷简直头疼。

    [沈捷]:你可别说了!你跟你家老谢能一样吗,人家那才是真正的欧神。你是不是失忆了,要不要让我来帮你唤醒一下记忆?

    他跟贺朝认识好几年了,这人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就算本来有好运也能硬生生被这人皮光。

    沈捷说完真打算奉上一段黑历史串烧,然而他还没组织好语言,就看到对面回过来一句:

    [贺朝]:可老谢是我的啊。

    沈捷:“……”

    贺朝发完,沈捷头像跟变戏法似的,一秒变灰。

    连句再见也没有,直接消失。

    没礼貌。

    老唐讲完班里两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开始按照排名,汇报班里其他人的成绩。

    说他们班这次考得不错,这话不是安慰他们,虽然从分数上来说是更低了,但试卷难度不同,总体还是有所提升。

    平时报完薛习生,紧接着就是他们晴哥,没想到这次许晴晴的成绩往后落了好几名。

    “怎么回事,”贺朝低声说,“晴哥没发挥好?”

    “不知道。”

    谢俞抬眼看过去,只能看到许晴晴挺直的后背,和脑后的马尾辫。

    他们一开始还担心许晴晴会难受,但是整节课下来许晴晴都没什么其他动作,该听课继续听课。这样打量了几下,下课之后刘存浩放松了警惕,拍着万达的肩说:“你看,不愧是我们晴哥,男人——”

    刘存浩后半句话还没说完,许晴晴原本挺得笔直的背突然弯了下去,整张脸脸埋在臂弯里。

    “……哭、哭了?”

    许晴晴这一哭,周围人手足无措。

    徐静轻轻拍她后背,说了好几遍“没事的,就一次考试”。

    谢俞被贺朝拉着去八班抽完卡,再回班,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面:许晴晴红着眼,刘存浩他们几个人排着队站在她跟前,轮番上阵:“我讲个笑话吧,有一只小企鹅……”

    高三带来的压力,让很多人一时间没办法接受。

    残酷的竞争、对未来的不确定、以及家人的期待……

    看都能看出来是怎么回事。

    贺朝隔着窗,也加入了大部队,扬声说:“晴哥!给你变个神奇的魔术。”

    这人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蹩脚魔术还需要配合,于是谢俞临时担任魔术师助理这一职位。

    结果贺朝第一句话就掉链子,指着助理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托儿。”

    谢俞:“……你到底会不会。”

    许晴晴:“……”

    许晴晴无语之余,感觉眼睛又有点酸,她不动声色地眨了眨眼睛:“你们有病啊,走走走,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这帮男生笨拙得不像话,压根不会安慰人,手法一个比一个离奇。

    心情却不可思议地变好了。

已有 80 位网友参与,快来吐槽:

发表评论